【传说】东北大院那些事 (8)惊变初显

字数 2572阅读 90
【传说】东北大院那些事 目录

“待的好好的,怎么就要回去了,是不是泰安又对你耍性子了,待会我好好教训他。”

“不关泰安的事。我也来了挺长时间,咱俩的事也不会有啥结果,家里边又催得紧,我就先回去了。厨房我都收拾好了,我先走了。”秦淑欣转身走向门口。

“淑欣,咱俩要不结婚吧!”

秦淑欣脚步一滞,叹了口气:“你要是只想把我留下来,这婚我也是不愿意结的。你再考虑考虑,我明早听你答复。”说完,红着眼眶走出门外。

“姐,淑欣要回铁岭,完了,我说:咱俩结婚过日子吧。她让我再考虑考虑。”吴建国没有人商量便只好又来找章诗娴。

“唉,也难为了淑欣了,结婚是好事啊。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没有呢,明天大家一起商量商量怎么办吧。泰安那“小倔驴”,不知道会不会又弄出什么幺蛾子。”

“泰安那你放心吧,明天我和他唠唠。”

数月后,照相馆中。

“先生,头往那边动一下,笑一笑”摄影师指示道。

“咔嚓”一声,最后一张结婚照拍摄完成。

“大喜的日子,不照一张全家福吗?”摄影师提议道。

“照,当然得照”

“你们俩带着两个孩子照去吧”章诗娴说道。

“小男孩笑一笑,哎,对,不要动。”摄影师指示道

“咔嚓”一声

章诗娴看着眼前的一家四口都开心的笑着。

眼圈不自觉的湿润了。

“姐,你也照一张吧,大喜的日子。”秦淑欣说完,就后悔了。

“不了,不了,回去吧。”说完便领着两个孩子走在了前头。

秦淑欣自觉说错了话,看着和两个小孩走在前头的章诗娴,怪自己一时大意,怎么就忘了章诗娴是吴建国前妻的姐姐。虽然说自己和吴建国的事是她张罗的,但心里肯定多少还是有些疙瘩的。想到这儿秦淑欣不由自主叹了口气,无措地看着身旁的吴建国,吴建国像是知道秦淑欣在想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想那么多干啥,姐不是那么计较的人。”秦淑欣也只好点点头,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这结婚的的事儿办好了人也舒心,老烟虫想着前面的账也该结一结了,叼着根烟慢悠悠踱步,来到之前那个饭店门口。来招呼的人不是上次那个服务员,换了一个看起来更老练的。这个服务员显然是认识老烟虫的,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前来招呼:“哎哟,烟爷来了,您快请进。”说完朝着柜台里算账的伙计吼了一声:“干哈玩意儿呢,还不赶紧倒茶去。”

“不知道今天烟爷来是有啥事儿?”

老烟虫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又点上一根烟:“你们管事儿的呢?我有什么事他自己清楚。”

“您稍等,我们管事儿的马上来。”柜台里的那个伙计刚好端来了茶,服务员把茶接过来放在桌子上,说了句“烟爷请喝茶”就径直去了后厨。

老烟虫没动桌子上的茶,继续抽着烟,等到手上的烟抽了一半,便又看到那个穿着褂子的人从后厨走了出来。那人一看到老烟虫便带着讨好地笑容凑过来,脸上的横肉堆在了一起,虽是在笑,看起来却带着些狰狞。

“烟爷,您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知道您来我今天就不做生意了,手上的活儿有点多,让您久等了。”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上回那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还没完全整明白,不是说找到了人给带到城南军区大院吗?您怎么自己来了?”

“最近院儿里刚办了喜事,不能让这些事沾晦气。”老烟虫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口白雾,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没完全整明白就是有头绪了,说!”

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了出来:“我手底下的人打听到,偷您那辆二八大杠和市集里偷钱包的,是一个人,那人的手法的确高,是道上的人,只是......”

“只是什么,有屁快放。”

“那人的手法看起来和您像是师承一脉,特别像,就是这点没整明白,本来想着等找到人带着他亲自去找您,结果人还没找到,您自己就来了。”

“放屁,老子当年拜师学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净整些不靠谱的,好好查。”老烟虫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杯子中的茶洒了一些出来,虽然他心里也是一惊,但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直接收了烟盒起身,“不管他是谁,都得教他懂规矩,你继续找,等这几天忙完了,我再过来。”老烟虫说完就走出了饭店的大门,身后的人站在饭店里说着“一定一定”。

老烟虫回到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隐约看到自己家门口站着一个人,等走近一看原来是吴建国。

“司令!你咋站在外头,快进屋,这老娘们怎么也不知道招呼人......”老烟虫掏出钥匙打算开门,吴建国摆摆手:“我出来抽根烟,里头淑欣和弟妹正说话呢,你去干啥了?”

老烟虫嘟囔着:“没干啥,我这边有点事,不是啥大事。”吴建国的脸隐在烟雾后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只听见他说:“我让泰安跟着你,你别忘了答应过我什么,绝对不能让这些事和泰安扯上关系。”

“司令你放心,我老烟虫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泰安我看着他长大的,他什么心性,我们都清楚着呢。我这真是些小事,怎么也和泰安掰扯不到一块儿去。”

吴建国把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勾住老烟虫的脖子:“行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明天婚礼上可得多喝点。”老烟虫听完“哈哈”一笑,“司令,喝酒我可没怂过。”两个人边说边进了屋。

大理石的墓碑,碑帽上浮雕几朵祥云,中部刻着“爱妻章诗慧之墓”七个大字,与地面接壤的底部浮雕出水莲。章诗娴温柔地擦拭上面的灰尘,如呓语般细细诉说着自己的想念。

“泰安该要上学了。”章诗娴待气息平稳后,慢慢的汇报小辈的事情给妹妹听。“泰安最近交了个好朋友,恨不得白天黑夜都捆一块,有时候柔嘉都顾不得照顾了。”

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章诗娴扬了嘴角,抿出微笑。“柔嘉长得越来越像你了。”顿了顿,唏嘘道,“可是姐不好,姐年纪大了,越来越没精力照顾俩孩子了。明天建国大婚,我看淑欣是个性儿好的。定能好好待俩孩子。”

章诗娴也不知道是在宽慰妹妹,还是在宽慰自己。总是有些不舍的,俩孩子是自己带到这么大的,虽说离得近,随时能看到。可是还是不一样了。以后再过多插手俩孩子的事儿,就让秦淑欣这后娘难做了。

章诗娴絮絮叨叨在妹妹墓前说了几个小时。整理了墓前的花和水果。下午还是要回去张罗的。扶起自行车,准备回家。不成想推着车子过了离墓碑不远的一个小土丘,才发现后边躲着个小人儿。

“泰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大姨,我一直在呢。”说着说着大眼睛含着泪珠,便向章诗娴走过来。章诗娴想起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知哪句可能是伤了孩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快步走上去将泰安一把抱住。

夕阳西下,橘色的阳光撒在紧紧抱着的娘俩,影子刚好罩在章诗慧的墓碑上。一阵微风飘过卷起碑前的黄菊上几瓣花瓣,风一散,花瓣轻轻飘落在泰安的小脸上。(未完待续)

下一章【连载】奉天城传说故事《东北大院那些事》第九章 寻活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