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续

第五章:使诈

巧慧见我如此,以为我又想起了玉檀,上前对我说“二小姐,玉檀已经去了,而且沉香和他兄长也没有怪您,您还在叹什么气啊!”听了他的话,我无奈地对她说“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担心呢!算了,不想了,和我去找十四爷,我找他有些事。”说着,我就起身向外走去。

走到十四的书房门口,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本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我却听到了“皇上。。”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了,原来纵使他已经抛弃我了,对于他的一切我依旧“兴趣浓厚”。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巧慧看出了我的异样,出声叫道“二小姐。。”我猛地回过神来,冲她笑笑“走吧。。”门口的奴才看见我走过来,连忙对我说“福晋,爷正在接见客人,用奴才去通报吗?”我笑着摇了摇头,看见院子东侧有一个石台,让巧慧搀着我走过去坐了下来。聚起精神欣赏着这院落的景致。以十四的书房为轴,东西两侧呈对称,物品位置的摆放也对称得丝毫不差,没想到十四一个大粗人竟然能将院落收拾得如此整齐。东侧架着一个葡萄架,葡萄架前的花坛里盛开着合欢和芍药,颜色和形态均不一样的两种花竟让十四栽在了一个花坛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西侧依旧有一个架子,不过似乎是蔬菜的架子,架前的花坛里似乎是鸢尾,看着花坛里的鸢尾,我不禁皱起了眉,这鸢尾在康熙四十七年的时候我曾经得到过一些,是缅甸进贡来的,那时见了此花,心里喜欢之情表现在脸上,康熙爷回头看我正笑得开心,就知道我对这花甚是喜欢,就赏赐了我一些,可这花甚是矫情,只适合在阳坡地、林缘及水边湿地生长,可这在皇宫里我上哪给他找去,结果没几天那些花就全都死了,我还伤心了一阵子呢,那时十爷和十四还嘲笑了我好久呢,就连九爷这和我没什么交情的都嘲笑我爱哭鼻子,让我尴尬了好久呢。只是这鸢尾怎么会在这里有呢,遵化这地方不适合养这种花啊。。看来这十四。。唉。。十四啊,何苦呢,明明知道我早已心系他身,你这又是何必呢。想着想着,竟又想起了四爷,我还真的是中毒不浅啊。。

“若曦。。若曦。。”似乎有人在叫我,我回过神来,看见了十四那张放大的面孔,我忽的瞪大了眼,却只听见“噗。。”的一声,顿时反应过来,十四的小把戏。。我不禁嗔怪道“十四爷,您多大了啊,还玩这种把戏,就不怕弘春他们笑话你吗?”“笑我?他们有几个胆子敢笑话他们老子?哼,那就是欠抽了。”说着,眉毛上挑,看着像不服气的的样子,我没忍住笑了出来。他也笑笑,然后对我说“听奴才们说你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听了他的话,我也敛住了笑,对他说“十四爷,我交给你的信你发出去了吗?”

听到我说了这话,十四敛去脸上的笑容对我说“按照平时的速度,这信怕是早已经到了四哥的手中,如果他看了信的话,早就应该到了遵化了。难道。。。”

“怎么了?”看他欲言又止,我不禁疑惑得问道。

“若曦,我。。我说了你别生气,我。。我。。我在你写的信外面又加了一个信封。。”十四慢吞吞的说出了这一反话,我听到后,猛地站了起来,很诧异地问了一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十四见我如此,慌忙地说道“若曦你别激动,听我跟你解释,那日我从你那里拿走信后,就回到了书房,本想封上蜡后就让小厮把信送出去,可你的笔迹真的是太像四哥了,我的心里嫉妒得发疯,又怕你的字迹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到又引起一番血雨腥风,所以我才在外面又加了一个信封,若曦,若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吧,若曦。。”

看到十四一脸的愧疚之感,又想到他对我的感情,再怎样怨怼的话都哽在咽喉,说不出来,我只好无奈的说“十四爷,算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不想再追究什么了,可是我现在真的只想回到他的身边,你放了我,行吗?”

“若曦,你不必如此对我,这本来就有我的错,况且之前我就已经答应你,如果你能活下来,我就将你送到她的身边,如今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我自是要将你送回到四哥身边,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让你名正言顺的回到他的身边。”

“十四爷,主意我已经想好了,我就诈死,然后你用奢侈的葬礼来‘祭奠’我,这样的话,肯定会有大臣上奏,这样皇上就看到了。”

十四点了点头,但又十分困惑地对我说“若曦,这府里这么多探子,能瞒过去吗?”

听他说了这话,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十四疑惑的看着我,我遂对他说“十四爷,你没发现这里的探子都没了吗?想是皇上看到你的歪诗,又有探子奏你我动作亲密,他一生气就都撤走了吧。”

听了我说这话,十四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对我说“四哥怎会是那样的人,他若真的那么小心眼,怎么当好大清的主子?”见他这么说,我不禁摇头连笑,心道‘他可不就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要不怎么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就生气了呢?’“不过话说回来,若曦,诈死真的可以吗?四哥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相信呢?”我站起身来,望着窗外盛开的鸢尾,对十四说“那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了。”回过头望向十四,见他一头雾水,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皇宫内

此时,大清的主子雍正正坐在养心殿内批阅着各省县送上来的折子,可他一点儿也看不下去,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距离她离开自己已经月余,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会为不应该的事而忧虑担心,真后悔放走了她,即使她和老八真的有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了,她的身子是真真切切地属于我,我又何苦计较那么多呢,如今怕是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思及此,雍正帝终是摇了摇头,又拿起一本折子看,而折子上的内容却上他大惊失色,握着折子的手发出卡卡的响声,正在这时,怡亲王允祥走了进来,雍正帝似是真的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将奏折扔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被怡亲王看到了上面的内容“恂勤郡王侧福晋马尔泰氏昨日殁,臣观恂勤郡王欲奢靡治丧,特参奏皇上。。。”怡亲王看了,抑制住自己心中的痛苦,忙向前握住要崩溃的皇上,只听见皇上嘴里念叨着“信呢?信呢?”“皇兄。。什么信?是不是十四弟送来的那封?”雍正帝听了以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到平时放奏折的地方,开始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越找不到,失望之感就越强烈,心情就越烦躁,折磨着他的身体和精神,让他痛苦不堪,他绝望地坐在了地上,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发现了被蜡糊得紧紧的一封信。他匍匐向前进,颤抖的手尝试了好几次才将那封信握在了手中。。。

尝试了好几次,雍正才将信封缓缓地拆开,可当他看到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时,那个在朝堂上雷厉风行的七尺男儿终是落下了他悔恨的泪水,十四不过是在信封外又套了一个信封,为何自己要与他置气?为什么不拆开那封信,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当初要放走她?如果。。呵,没有如果。。他摇了摇头,还是将信封里的信缓缓地拿了出来,看着信上的内容,眼泪彻底摧毁了堤坝,簌簌地流在了脸上。每看一字,他的心就痛一分,若曦啊,若是你在离宫前说出这番话,我又怎会在意那道遗旨?爱新觉罗胤禛啊,若你相信若曦对你的爱,你二人又怎会天人永隔?终是在痛苦与悔恨中读完了那封信,怡亲王慢慢地走过来握住了雍正的手,眼角的泪痕告诉着他,他失去了他的知己好友,那个大大咧咧却有心思缜密的“拼命十三妹”彻底的离开了他和他最尊重的兄长。“带我去见她。。。带我去见她。。。”雍正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不停地乞求着他的十三弟,看着兄长如此痛苦的样子,怡亲王重重地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章:病逝 “唉。。” “唉。。” 。。。。 听着巧慧一遍又一遍的叹气,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巧慧,你小姐我还没死呢...
    欢歡讙阅读 34评论 0 1
  • 第一章:旧事 在巧慧的搀扶下,我起身去塌上歇息,可没走几步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我似乎看...
    欢歡讙阅读 81评论 0 1
  • 第四章:新人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暗暗的烛光在摇曳着,我轻轻唤了声巧慧。就见巧慧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 ,...
    欢歡讙阅读 74评论 0 1
  • 第三章:惊醒 是谁?谁在我耳边说话?想要睁开眼看看,却徒劳无功。是梦境?还是现实?我怎么会听到十四的声音?还有巧慧...
    欢歡讙阅读 40评论 0 1
  • 【写在前面】 因为《三寸天堂[https://wx.zsxq.com/mweb/views/weread/sear...
    利卡的一生阅读 11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