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五 老不死(二)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贾家三兄妹和甄淑静都去了帝都。

ICU没了吵架专业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贾赐依旧每天按时来,给贾老爷子擦身体做按摩,脸上也总是带着谦和的笑容。

这一天,ICU延迟了探视时间。从安宁医院,转来了一个新病人。

这个病人突然陷入昏迷,生命体征平稳。送来的时候,本来计划送到普通病房,但快到医院的时候,突然生命体征出现极度衰弱,抢救过后便直接送到了ICU。

“阿明?”阿慧看着病人的名字觉得有些熟悉,又看了看阿明的脸,忽然想到,前一段时间杀死父母和女友的精神病。

“蕊姐!”阿慧有些惊慌地跑到龙蕊面前:“三床那个,是,是变态杀人狂!”

“哦?”龙蕊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阿明的身份,而是惊讶于吕岩今早打过招呼,想来看看这个阿明。

难道阿明身上有问题?

沉吟了一下,龙蕊道:“安定来的时候不是有专用的束缚带吗,全用上,绑得紧一些。别害怕,他还在昏迷了。”

阿慧点点头,面上还是有些担心。


——2——

收拾得差不多,门被打开,等待已久的家属们鱼贯而入。快速地穿戴整齐,进入病房。

贾赐进病房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冲阿慧点了一下头。阿慧眼睛飞快地看向别处,装作没有看到贾赐。贾赐一愣,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疑惑,走到了贾老爷子病床前,重复着每天的一套流程。

阿慧看着贾赐,情绪有些复杂。

又过了几分钟,吕岩走了进来,冲着龙蕊点了一下头,直接走到了阿明的床边。龙蕊给几个病人的家属讲解完病人情况,也走到了阿明的床边。

“岩哥认识阿明?”龙蕊直接问出来了自己的疑惑:“这孩子身上可是有什么问题?”

吕岩点点头:“记得林垚和糯糯吗?”

“广泰的兄弟,糯糯是那个只有一魂一魄的灵。”

“对,和鬼不同,灵是三魂七魄有残缺的存在,残缺的部分都会自回地府。因而灵都会依附于些什么,就像糯糯需要依附林垚。”

“这么说,阿明的身上也有灵?”

“不错,附在阿明身上的灵是一魂三魄,不过这二者出于同一个灵魂。”

“竟然可以同时留在人间?”龙蕊震惊地看着吕岩:“这,这是有违天道的呀?”

吕岩表情严肃:“我也很震惊,所以只能先将两个灵都保护起来,等找齐了三魂六魄再化三为一。”

龙蕊不可思议地看着阿明:“那,这个被一分为三的灵魂是?”

“小草。”


——3——

晚上八点,ICU灯火通明。

忙了一天的龙蕊和阿慧就要换班了,接下来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明天休息,蕊姐什么安排?”阿慧伸了个懒腰,等待着换班的同事过来。

“嗯,广泰说他安排了,神神秘秘的,也不肯告诉我。”说到邹广泰,龙蕊总是一脸的甜蜜。

“赤裸裸的秀恩爱!”阿慧一脸坏笑地看着龙蕊:“什么安排我猜不到,不过最后肯定是五星级宾馆一夜游。”

龙蕊脸微微一红:“别胡说,倒是你,又要宅在家里吗?”

“我又不像你,有个年少多金的男朋友陪着,”阿慧趴在桌子上:“我这个单身汪,在家吃狗粮就好了!”

“哔哔哔哔哔哔”,一阵急促的警示音,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

贾老爷子在病床上痛苦地挣扎着,护士和医生迅速对贾老爷子展开了急救。

医生护士们,熟练地运用着各种仪器,对贾老爷子进行抢救。

匆忙中,贾老爷子突然一把抓住了阿慧的手。

阿慧一惊,只见贾老爷子满脸痛苦,嘴张着,却发不出哪怕一个音。贾老爷子呼吸越来越急促,喉咙蠕动着,仪器上心跳和血压的数值拼命地向上飙!

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阿慧,龙蕊好像猜到了什么,低下头在贾老爷子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贾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后闭上了眼睛,仪器上的各项数值迅速降了下来,最后变成了一条直线,仪器发出一阵长音。

“别放弃!”龙蕊喊道:“不要看仪器,继续抢救,不要放弃希望!”

说完龙蕊继续抢救,周围的护士们也重新投入抢救中。

醒过来呀,老爷子!龙蕊努力地做着心肺复苏:老爷子,要是龙蕊真的猜到了您的想法,您要自己去说呀!”

滴,滴,滴。

仪器恢复到了一声一声的滴滴音,血压和心跳开始逐渐恢复。

护士们发出了一阵压抑的欢呼,龙蕊长出了一口气。

老爷子,您最关心的原来真的是他呀。龙蕊想起了刚才在老爷子耳边说的两个字。

贾赐。


——4——

担心贾老爷子再出问题,阿慧和龙蕊留了下来,在ICU的休息室休息。贾赐很快就赶到了,在贾老爷子身边守了很长时间。

得知贾赐来了,阿慧故意躲在休息室没有出去,那天贾赐的眼神已经成了她心里一个疙瘩。

早晨六点多,看到老爷子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坚守了一夜的阿慧决定回家休息。

医院的门口有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湖边是医院的停车场,阿慧的车就停在那里。

阿慧今天并没有直接去开车,因为她发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湖边一动不动。

贾赐?他坐在那里做什么?

阿慧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想看看贾赐在干什么。

“你在湖边呆了一夜吗?”

贾赐似乎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来。贾赐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似乎是刚刚哭过。阿慧看着贾赐的泪痕,心头忽然一软:“你怎么了?担心贾老爷子吗?”

贾赐胡乱地擦干紧脸上的泪水,脸色微微有些红,点了点头。

“老爷子各项指数都正常了,只是还没有醒过来。”阿慧轻声安慰道。

贾赐点点头,感激地看着阿慧:“谢谢!没有你们,爸爸可能就......”

阿慧摇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一阵沉默。

“可以听我说些事情吗?”贾赐抬起头,神色很坚定。

阿慧有些惊讶,但还是点点头,她又预感,贾赐想说的话,可以解答自己内心的疑惑。因为那充满杀意的一瞥造成的疑惑。

贾赐感激地点点头,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5——

贾老爷子和甄淑静是在帝都认识的。

两个人的相识也很狗血,一个是自命不凡的大学生,一个是小有成就的企业家,两个人还是老乡。在一场校园演讲后,两个人产生了交集,一个充满崇拜,一个充满喜爱,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开始一段不被那个时代所接受的爱恋。

贾赐,就是这段孽缘的恶果。

贾赐并不喜欢甄淑静,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在甄淑静的眼里,贾赐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自己可以用来拴住贾老爷子的工具。贾赐的出生对于贾老爷子来说也是个意外,按照贾老爷子原来的想法,等到两个人感情淡了,就和平地分开。可贾赐的出现增添了太多的变数。

贾赐从出生的那刻起,就注定了父不爱母不疼的生活。

贾赐记得很清楚,自己十岁生日那年,贾老爷子和甄淑静当着自己大吵了一架。贾老爷子的原配已经去世了,甄淑静要贾老爷子娶自己进门。贾老爷子强调自己答应过亡妻不再娶,甄淑静之前也答应不会逼婚。

两个人吵了很久,最后甄淑静一气之下,带着贾赐回了苍南。几年后再嫁他人,贾赐十六岁的时候,被养父生母逼出家门,开始了自己独立的生活。而贾赐再见到生父贾老爷子,已经是十几年后,贾老爷子回苍南养老的时候。


——6——

“所以,你现在还在恨你的父母?”阿慧有些同情地看着贾赐。

贾赐犹豫了一下,说道:“恨,我还是很恨他们,但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他们这么对你,你恨他们有什么不对?”阿慧很好奇贾赐的回答,无论是他直言自己的恨意或是否定自己想法的正确性,都让阿慧很好奇。

“他们把我带到了世间,却没有负任何责任,只是把我当个工具或者累赘,所以,我恨,”贾赐眼中又闪过那道浓浓的杀意,吓得阿慧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注意到了阿慧的举动,贾赐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继续道:“可我也很感激他们,正是因为他们,我有了感受世间一切的机会。”

贾赐说着转身看向湖面:“这世间有温暖的太阳,有安静的湖水,有醉人的清风。人世间痛苦很多,但也有很多美妙的地方,只不过被人忽略了。我觉得能够好好地活着,体验着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

阿慧痴痴地看着贾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贾赐整个人似乎都产生了变化,整个人充满了温和阳光的气息。

“而且,爸爸终究还是回来了不是吗?”贾赐笑容里充满了温暖:“虽然过了这么多年没见面,爸爸回苍南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我。我,很开心!”

初升的阳光照射在贾赐的身上,搭配上贾赐谦和温柔的笑容,此刻的贾赐是那么的有魅力。


——7——

ICU

吕岩使了个小法术,进入了病房,坐在阿明的旁边,右手掐算着。

奇怪,为何依附在阿明身上那小草的那一魂三魄不见了?吕岩皱着眉头,右手停止了无谓的掐算,左手转动着阴阳核桃:既然是床下灵,那应该一直守着阿明呀,会藏在哪里?

想也想不出,算也算不到,吕岩索性不再去想,准备先离开。

一抬头,贾老爷子的床边,不知何时也站了一个人。吕岩定睛一看,不由得一愣。

站着的也是贾老爷子,肤色惨白,面无血色。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贾老爷子的医药费就剩下三天了。 龙蕊看着病床上的贾老爷子,心里有些乱。贾赐还没有回来,甚至连阿慧也联系...
    TA君说阅读 183评论 0 8
  • ——1—— 吕岩又在看着自己的九宫八卦罗盘,皱着眉头。罗盘疯狂地运转着,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 “难道真的是天道混乱...
    TA君说阅读 185评论 0 7
  • ——1—— 贾老爷子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自己,有些茫然。 “老人家,您现在是元神在外,肉身将腐的状态。...
    TA君说阅读 168评论 0 6
  • 在开心一班,这个欢乐的大集体里,我拥有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今天,就让我来隆重的介绍一下我的这个好朋友吧! 她就是...
    _何欣_阅读 97评论 0 7
  • 我喜欢种植各种花草,但大多是不开花儿的,可就在今天早晨,阳台上的一盆君子兰悄然绽放了,那一朵朵灿然盛开的花儿...
    黑龙江冷月阅读 243评论 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