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老师(•̀⌄•́)点评《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字数 3837阅读 601

大家好,薛老师点评文章又没羞没臊,臭不要脸地出来了,如果您觉得有趣味,可以持续关注,如果您觉得不好呢,也可以只读一读文章,我的点评可能不好,但文章写的比较不错,各取所需就是了。

题目:【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点评:这个题目非常有意思,小偷还需要别人养活吗?那不都得自力更生才能活下去吗?如果有人养活他们,他们干嘛还要去冒着生命危险去偷东西呢?难道真的有小偷公司?他们偷完东西上交,创造了一定的利润之后,还可以领工资发奖金?太有意思了,读者的兴趣调动起来了,自然也就实现了文章吸引人的目的。〗

1.我到一个城市去讲课,一个企业老板到机场来接我。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他的亲身经历。

〖点评:这一段重点是为了引起下文的故事。作者用第一人称写,也就证明是亲身经历的。故事是老板亲身经历的,听故事是作者亲身经历的,自然就起到真实、细腻,便于抒发情感的作用。〗

2.有一天他想开车出去办事,发现车牌子被人拆走。小偷留了一个纸条,夹在车窗上,上面写着:“先生,对不起,我把你的车牌子藏起来了。如果你借我一百元钱,我就会告诉你,到哪里取回车牌。如果你不想给自己找更多麻烦,请把钱放到XX地方。给你一个忠告,按照我说的做,绝对值。”

〖点评:故事开始了,这个老板开车办事,车牌子被小偷开走了。这年头,你不会拆车牌,你不带个把工具,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偷。小偷什么时候疯狂到了这个地步?也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小偷出场了,小偷的做法估计也会在后面体现。可是到底谁养活了小偷?还是一个悬念。〗

3.小偷的开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凡能买得起车的人,都不会在乎一百元钱。可小偷最后一句话“绝对值”激怒了他。

〖点评:这个小偷又是拆车牌儿,又是写纸条儿的,忙活了半天只要100块钱,也算是一个不计成本的好小偷了。小偷要100块钱估计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第一钱不多,不值得报警。第二对他们老板来说,这点儿钱拿出去省很多事情,估计会有人接受,所以这个设计还是蛮合理的。可惜小偷都能设计出这么合理的东西,而真正做正常的事情,做光明的事情的人,反而不一定能设计的这么合理。做事情都不如一个小偷用心,怎么成功?〗

4.如果按照小偷说的去做,岂不是等于鼓励天下敲诈勒索的恶人吗?于是,他决定申请补发牌照。谁知道,这个决定,让他开始了一场马拉松般的漫漫征程。

〖点评:这个老板是个好老板,他不愿意让小偷以这种方式来敲诈自己,宁可自己多花钱多费时间也毫不在乎。这做法没有错,充满了正义感,起码他不是养活小偷的人。那到底谁养活了小偷呢?这又给我们一个悬念,勾起兴趣。〗

5.办理牌照的车管所,离他家要开一个小时的车,他花了一个星期,一连跑了三趟,连申请表都没有递进去。那里的工作人员,每一次都告诉他,少带了一样材料,让他下次带来,下一次,他又被告知,还缺一样材料。他问对方,能不能一次告诉他所有需要的材料,对方不耐烦地对他挥了一下手,对他身后排队的人喊道:“下一个。”

〖点评:这是说老板,在拒绝小偷之后,开始进行繁琐的补办车牌的一个过程。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经历,你要去找他们正规渠道办事情,不跑个三五趟,不反复让你多带几回资料,好像他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似的。比方说你过去一讲要办一个车牌照,他立马就给你办好了,那他的意义还大吗?便民倒是做到了,可是人们如何能记得住他?他罚你们来回地跑几趟,你还忘得了他吗?就算你心里直骂娘,你不也得陪着笑脸去找他们吗?〗

6.他想起了小偷的忠告,终于理解“如果你不想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的含义。到目前为止,不要说这三天所花的时间和精力,仅仅汽油钱和过路费,已经不止一百元。

〖点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薛老师记得,这句话里面好像不包括小偷这个行业,但这个小偷也算是行业中的精英了。如果他没经历过被正规补办牌照机关的刁难,他怎么能够知道让老板给自己100块钱绝对值?而且知道这是在给老板一个忠告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小偷一定是做过市场调查的。他的职业不值得称赞,可是他的用心真值一百个赞。

薛老师还要再感慨几句:这个老板已经是够正义的了,可是如果心存正义,同邪恶势力作斗争的成本都需要自己来扛,那正义感会不会越做越少呢?即使是个人在同邪恶势力作斗争,可是社会不应该把这个成本承担下来吗?〗

7.第三次,他正在排队的时候,一个面相猥琐的瘦男人凑上来,递给他一张中介公司的名片,说:“先生,我已经第三次看见你来了,事情办得不顺利?你要是愿意付给我一百五十元钱,我就会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把这事都给你办妥,你只要躺在车里睡个午觉,我把 牌子给你装上,再叫醒你,好吗?”

〖点评:有这一段更有意思了,如果小偷还知道背过老板去搞这些事情,那么这个中介公司的猥琐男人就等于当面告诉老板:“你得给我钱”了。可是你又能拿这个中介公司的猥琐男人怎么样呢?如果抓住了小偷,你还可以打他一顿,可是面对这个中介公司的猥琐男人,你连生气的份儿都没有。合适你就做,不合适就不做,人家也没有抢你的钱。再者说了,你如果乐意,人家还给你提供了便利呢!总比那些名义上不拿你的钱,却暗地里给你找麻烦,让你反复多次办不成事情的人好很多吧?

薛老师遇到过一个托关系帮忙办事的人,说起这事儿,他一脸的苦逼相:“谁他妈愿意花钱给那帮孙子呀,可是我他妈不花钱,我办不了事儿好不好?”于是我明白了什么叫做人脉。〗

8.他正在犹豫,瘦男人补充一句:“一百五十元钱,包括了中间所有的手续费,等事情办成了,再付给我,绝对值。”

〖点评:这个瘦男人的市场就在这里:我帮你跑,只收你100块钱,你不让我跑,按正规的办,你办不了。你找人,花的钱也不止这个数,那我收的这价钱就算是公道合理了。至于我的渠道是怎么打通的,你管不着,反正我的渠道打通了,我天天做这个,成批量的做,我也不会亏本,我也会慢慢的赚回来,那我怕什么呢?你省了钱,办成了事儿,我利用我的渠道帮你办成了事,还赚了钱,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9.他要是早知道事情这么麻烦,当时,小偷即使开价一百五十元钱,他没准也会同意。可是,瘦男人最后一句话“绝对值”,再一次把他给激怒了。他想,事情我已经做了一半,还要再花一百五十元,凭什么?于是,他断然拒绝那个黑中介的建议。那个瘦男人对他冷笑一下。

〖点评:瘦男人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我不怕你拒绝,因为你拒绝我,你就等着去吃另外一个亏。你在我这吃小亏,去别人那里就要吃大亏。你可以选择去别人那里,直到你有一天实在不想吃大亏的时候,你还会返回来找我。这才是人家的成功之道。

薛老师曾跟一个女性朋友去买衣服,她看上了一件衣服,问了价之后,觉得贵,砍价吧,老板又不想便宜。于是我的这个朋友就想去其他的地方看看。我清晰的记得那个店的老板脸上露出了文章中这个中介瘦男人男人脸上的表情。货比N家之后,我的这个朋友终于又灰头土脸,臊眉耷眼的回来了。人家这贵,其他地方更贵呀!〗

10.最后,他终于在第三个星期拿到补发的牌照,在这期间,他跑了五趟车管所,中间还因为没有牌照,被交警抓住,罚了一次款,不算时间和精力,仅仅是直接成本,就花了差不多五百元。

〖点评:这一段写出了正规方式办事情所花费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同样是办事情,你花钱找人的成本还低了,那按正规渠道办事情所花的钱到底去哪儿了?况且还搭上了这么多的时间?到底是谁在给这些黄牛这些小偷的产业开绿灯?〗

11.这时候,他想起那个黑中介的建议,心里直后悔。那个瘦男人说得没错,即使在之前已经花了一百元成本的基础上,若能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完事,再花一百五十元钱,也绝对值。

〖点评,心存正义的人后悔了,让他后悔的是因为他的正义成本实在太大了。如果做一次正义的人,事后想想后悔了,那么,以后他还会做几次正义?哪一个人不想一直做正义,可是做来做去,居然让他做后悔了,这是谁的错?〗

12.他的故事让我乐了一路。我悟出一个道理:这个社会上,很多窃贼、骗子、黄牛、黑中介,都是依赖不合理的制度,才得以生存的。如果行政部门的办事规则都是透明的,程序尽可能简洁,他们还会有生存空间吗?如果每一个车主只需花半个小时、十元钱就可以补办牌照,小偷和黑中介怎么可能信心十足地说“绝对值”?

〖点评,作者听完老板的故事乐了一路,但我想这个乐,一定是有一种苦笑的成分在里面。作者明白是不合理的制度养了小偷,养了黄牛,养了中介,养了二道贩子,可是除了苦笑,他又能怎么样呢?〗

13.不难推断,很多不合理的复杂办事程序,造成一连串长长的食物链,养活中间一大批不法之徒。医疗、教育、房地产、铁路、社保、户口、质检、股市,莫不如此。

〖不难推断的事,可是有人不肯推断,不难改变的事,照样有人不愿改变。那些既得利益者怎么会该变一些内容?那些吃了亏的人又有什么能力改变一些内容?你无法改变,你就得习惯,于是明眼的人也干脆装起傻来。〗

14.在这个世界上,凡是不合理的事情,必有它的合理之处。

〖点评,按照一般常理,文章说出问题之后,应该给一些解决方案,可是如果作者实在没有解决方案,也就只能看到问题,然后任由问题放在那里,“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可是“观人风者”什么时候能够从办公室真正走到民间,去体察一下办事的程序是多么复杂呢?即使你是市长,你敢便服去办一些事情吗?〗

薛老师点评到这里,也要按照中国人写文章的方式,在结尾浪漫一下:不久的将来,你只要拿身份证,在相关机器上一划,说出你的诉求,五分钟之后,你想办的事情就办好了。那样小偷就不必偷车牌,中介自不必去靠这种关系挣钱,是不是就“天下大同”了?

薛老师点评就到这里,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有看法的可以留言。我们明天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