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不要你给我什么!”                 “我不想拖累你,还是分开吧”     “可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一、相识

高中的时候,他们相识。缘份起始于一次校报的推广,那时候所有高一新进文学社的成员都要去每个班级推广每期的校报,一个人负责几个班,刚好在那个云淡风轻的夜晚,她闯进了他的视线里。他说那一刻感觉生命里的某个神经突然被撩动了,那一天的夜都变得格外美好。

那是她第一次分配到校报推广任务,要在晚自习课上到指定的几个班级介绍本期校报大致内容,并邀约同学们踊跃参加投稿和参加文学社。为了不出丑,她早早写了稿子,自己练习说了两遍,可真的站到了教室门口,心里还是紧张的不行,一行三个人,她负责上讲台推广,另外两个配合她把校报发给每位学生,真的走进去的时候,她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都不知道应该把眸光放在那里,拿着校报的手紧了又紧,才算开了口,当最后鞠躬说谢谢的时候,才算轻松的笑了,离开的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的眼睛亮亮的,可惜只是转身的一刹那,谁是谁都不知道。他说她转身时的浅笑和飞扬的秀发像极了阳春三月的烟花烂漫,迷乱了他的一颗心,醉了一世眸光。

一直在文学社的她,偶尔也会尝试写写自己的文字投稿,她很喜欢文字,也很尊重每个校报背后的作者所创造的文字。她不是编辑部的,所以每次都是在校报出版的时候才能看到,她发现之后每一期喜欢的作品中都有一个笔名萧默的人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夏虫也为我沉默,沉是今晚的康桥。

她的笔名是漫歌,取自《再别康桥》,她发现那个人的笔名可能一样,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巧合呢。他说自从遇见她,她在他的心里就格外敏感,他悄悄的关注着她的一切,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哪怕只是一个笔名。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那个人的文字,那种喜欢一闪一闪的在她的星空里照耀着,她想,如果可以知道那个人是谁就好了。那样就不用只能在校报对照着呼应他的文字。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课间分享摘抄本的时候,她发现她手里的那本里面很多诗词落款都是“萧默”,首页分明写着班级和姓名:高一(17)班 萧唯伊 她拿着那本摘抄本心里真的是五味俱全,不知是喜悦还是诧异,真的那么巧合吗。他说,为了让她和他有那么一点点交际,他计算好分享的日期和轮流规律,甚至打听了她的座位和她们班委发放的顺序,在去办公室交班级作业的时候把自己的摘抄本调整好位置,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可是也只是为了靠近她而已

她认认真真反反复复的看了他的摘抄本,心里充满着无限的憧憬,分享时间是一周,一周时间到了就要再交上去,可是时间越靠近她心里越焦灼,同桌看她状态不对,询问了以后一直鼓励她去见见她,让她意动的就是同桌的那句“芳草易见,知己难寻”。她终于在同桌的陪同下拿着那本摘抄本去他的班级找他,站在走廊里的她是紧张的,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就这样过来了,见到他的那一刻要说什么呢,她突然有些想逃走,又觉得已经叫了他班上的同学喊他,真的走了好像有点在耍人似的…没容她多想,身前就多了一道身影,她有些迟疑的开口喊了他的名字“萧唯伊”,他突然如清风明月般笑开“是我,真的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她在她的笑容里随着他的声音突然就不紧张了,她们就那样站在那里闲聊了好一会,看了时间才匆忙跟同桌回去,她跑着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去。他说,当他走出教室看到她在走廊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跳的不停,紧张的迈不开步,同学告诉他叫他出来的是她的时候,他又惊喜的想跳起来,他按耐住情绪一步步走向她,像一步步走向阳光明媚的春天,他看着她,连笑容都觉得温暖了许多,连她喊他的名字都让他心悸,特别是她离开时的回眸一笑,把他的心彻底带走了。

二、相知

从那次见面之后,她和他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朋友,经常切磋诗词句子,有时候会互相写信,然后让同学带给对方,就那样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她和他也愈发了解彼此,后来互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没事的时候也会聊聊天。她觉得他总是那么恰到好处的理解所有她所表达的意思,而她也总愿意用所有心思去理解他落下的文字,其实,互相懂得也就是互相用心对待彼此吧。他说,在跟她逐渐接触了解的过程中,她就像一朵开在他心里的夜来香,在每一个静静的夜里,盈满一怀清香于心。

她总会在校园的路上遇到他,却总不会上前亦或唤他,她喜欢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一步步落下脚印,有时候调皮的踩踩他的影子,有时候故意跟他错开一步的距离在他身侧,有时候逆着阳光描摹他的背影……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他能够发现她,却不怎么说话,只是互相眸光里带着笑,并排走着,每每那个时候,她总会在心里雀跃着,像一只归了巢的鸟儿。他说,他喜欢她跟在她身后的感觉,像自己的心爱的小姑娘依赖着他的庇护,偶尔回过头看她,她娇俏的样子都可爱的紧。

高三重新换了教学楼,班级的排列顺序换了,她和他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渐渐加快的节奏感也让她和他很少在互动,可总会有好几次他们会在去找对方的楼梯口相遇,笑而不语,却都已经懂了,她总笑着说真是心有灵犀,莫不是我心里想什么你能知道吗。其实,有的时候真的谁也说不清楚,巧合的次数多了也就觉得是必然了,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是你都是对的。他说,每一次的巧合都像敲响他心里的琴键,演奏着一曲幸福的进行曲,他不想停,也不愿意停。

或许当你足够努力的时候,连老天都会对你有所眷顾,她觉得她一开始的主动真的好幸运,因为能够遇到他,无论怎样都是值得的,两颗互相靠近的心一定会有相同的律动,然后在某个时候显现出来。就像她们同时发一样的话给对方,同时在一个事情上感触,同时在一个时间里想念对方,或许这就是知己的感觉吧,那么美好。她真的希望自己足够幸运,能够一直拥有这份美好。他说,他觉得他越来越无法藏匿那颗充满爱意的心,它源源不断的冒着泡泡。

三、相恋

她和他是因为一个“玩笑”在一起的,没有情人节的浪漫和惊喜,而是在愚人节的那天,一个所有人都在开玩笑的日子里,她和他说了“我喜欢你”,可是还没等她的“愚人节快乐”说出口,他就已经说了“刚好我也喜欢你”。她有些愣住,不知道要如何反应,谁也没追问那句话什么意思,就那样,两个人稀里糊涂、平平淡淡的在一起了。他说,他没想到她会先对他说喜欢,他多怕她是开玩笑,却脱口而出“刚好我也喜欢你”。

虽然高三并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时间,可她却觉得心满意足,她和他每天都会对彼此说晚安,像在做一种仪式,祈祷天长地久。她曾看到别人说过

晚安:w a n a n 把这个词的中文拼音拆开, 分别是“我爱你,爱你。”

所以她一直觉得跟对方说晚安,是一件特别浪漫的事情,就像每一天都在跟对方告白。他说,每次她跟我说晚安,我都觉得我们好像已经是老夫老妻了,特别踏实和满足。

5月20号那天,他在所有联系方式上都发了“520”,当他拿着一支玫瑰向她走来的时候,她觉得所有少女时的幻想都得到了满足,无论之前想象的是什么,遇到那个人以后,便都变成了他的模样。那一天是她和他第一次牵手,刚刚好她伸手,他牵住。一起闲闲的在月色下的操场上看星星,她和他约定,高考前努力冲刺,一定要考一个好成绩,高考结束之后再见面。他说那一天他真的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爱她,牵住她手的那一刻,他觉得一辈子都不要放开。

高考前几天她跟他说自己好紧张,他安慰她说放心吧,没事的。她和他彼此相互加油。她想了很多,她要努力,最好还能够在一起上大学。后来终于迎来了高考,而她的状态非常不好,还生病了。高考结束后,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非常糟糕,一次高考她瘦了将近10斤,人也因为生病憔悴了好多,人也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他过去找了她好几次,她才终于恢复状态。后来成绩出来,他是二本,而她只是三本。她不想复读,最后她的父母决定让她跟他们一起去南方的大学。而他就留在北方。他们在那个假期见了一面,说了许多,眼里都有不舍,可她相信他,她没让他在走的那天去送她,因为彼此的家长还不知道,她们约定好,经常联系,放假会去看对方。他说平时她的成绩要好一点的,他拼命努力让自己多对几道题,为了不被她落下。没想到她却出了状况,他能够理解她不愿意复读的想法,只是以后要相距那么远,他的思念变得更漫长。

四、奈何相守

大学真的像一座绚丽的城池,她和他都傲游其中。开学之后她和他都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一周总会联系几次,她会跟她说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和近况,他会跟她汇报最近的所有事情。她还是只选择了一个文学社,没事的时候跑步或者去图书馆看书,安安静静的走过四季春秋。而他则显得多样化许多,大大小小的社团:大学生记者站、外联部、学生会……而他的职务也一步步往上升,记者站站长、区域主席、外联部部长、院长助理……他总是那么的忙,天天为社团大大小小的事情忙活,连宿舍都很少待,幸好他休息的时候还总会跨越千里来看她,虽说相聚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却一直都很好。他说他让自己没有时间停下来,那样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想她,不然他真的想不管不顾的想要待在她的身边。

她最喜欢冬天的落雪和她出生的那个季节,春暖花开的样子美极了,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抱一本书走在校园的小道上,连心情都飞扬了许多。她也曾在大学里被表白过,开始很是惊吓,后来便学会委婉的拒绝了,她的朋友们也都知道她有一个相距千里的男友,很是恩爱。有时候她也会笑着打趣他有没有一堆小迷妹喜欢他,他总是一本正经的告诉她怎么会,我心里只有你。可他越是这样说,她反倒越不放心,她有时候就想,如果可以随心而动,想着那个地方就出现在哪里,她一定没事的时候就跟在他身后,看看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说她一直都是那样温婉而安静,走过四季走进他心底,她那么优秀,每次听她说有人跟她表白的时候,他手心里都一汪汗,他也要足够优秀,足够拼命,去守护她所有的美好。

时间久了,她也知道了他身边的几个朋友,加了联系方式,他们都嗷嗷着一定替她好好监督他。而那一次,她第一次有些疑惑他的情感。他们社团的副社长是个女孩,过生日的时候一起聚会,他当然也在,结果女孩在生日聚会上跟他表白,他有些惊愕,一直在心里考虑怎么说才能好一点,结果女孩看他一直没有反应,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一发不可收拾,他最怕的就是看见别人路,一时间急着安慰女孩,拒绝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后来托朋友跟那女孩解释了他早就有女朋友的事情,可女孩倔强的说会一直等他。而她知道的那么详细却并不是他跟她说的,是他社团的一个小学妹,而那个学妹并不知道她就是他的女朋友,因为她有时候也会在他的学校文学社投稿,那个小学妹刚好是喜欢她作品的小迷妹,只以为她是自己的学姐。她一直等他告诉她这件事,可最后,他没开口,她也不想去问。他说如果他知道她会介意那件事,他一定会事无巨细的告诉她,当时就是怕她多想,才选择没有告诉她啊。

时间慢慢过去,那件事情就像一颗种子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他默默关注着所有他学校的社团公号,看着他那么光彩夺目,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不是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成了学校炙手可热的人物,而她只是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已。她觉得他越耀眼,她就离他越远。更多的时候,她把心里无法言说的情绪都关在了日记里。他说在社团的你来我往,从来都觉得自己越来越现实,身上沾染了世俗,而她还是那么纯粹美好,他有时候都怕自己会惊扰了她如烟雾朦胧的诗意韵味。

无声无息的走到了实习的时候,他希望她能够回来,可她在那么久的时间里早就已经习惯了江南的小城,而且学校也安排好了实习的地方,她拒绝了他。而他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什么自己不能去她所在的城市呢,这样的想法一旦有了就在心里疯狂盘旋,他一咬牙买了去她那里的火车票,一路上都闷闷的想着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会是什么情景。她真的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她听同事说有人找的时候还在疑惑,一眼望见他的身影步子却迈不动了,眼睛湿湿的,讨厌死了。他说当他带着行李奔赴她的城市,站在那里等他的时候,突然像回到了高一那年她来找他的那个下午,只不过这次是他站在走廊里。

她们简单说了会话,那个时候也快下班了,她跟经理说了声便带着他一起简单安顿了下,跟父母打了声招呼,买了些东西带着他去家里吃饭。虽然那个时候彼此的父母都知道了,但见到人还是第一次,那天晚上气氛很融洽,父母都留他住一晚,她过去给他收拾房间铺床,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他从背后抱住了她,两人都不敢动,后来她有点慌乱的逃窜了,那次是她们第一次拥抱。他说那次去他家本来很紧张的,可看到她为他忙碌的身影,他突然有一种家的感觉,那么温暖醉人,情不自禁的想拥她入怀。

他找了工作,虽然并不理想,但他说先做着,他每天下班都会过来接她,把她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休息了两个人就一起去吃饭看电影,有时她也会去过去给他收拾收拾,或者两个人一起去公园散步或者爬山。她觉得那段时光真的是美好的不像话,当然,如果没有父母对他褒贬不一的评论或许更好。母亲还好,只要她觉得合适就可以了,可父亲的态度有些不赞成,从各个方面给她论证她们不合适,可她很不耐烦,父母也就不再多说。他说一定是自己太过神经大条,竟然没发现她心里有那么多事情,还傻乎乎的乐着已经见过她父母了,到时候带她见自己父母,就离自己的“家”不是很远了。

五、猪头,我一直都在

他在那里只工作了将近一个月,学校就几次打电话通知给他推荐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和职位,他有些纠结,她鼓励他回去吧。并不是她舍得他离开,而是他现在的工作真的太委屈他,他应该有更好的发展。他走的那天她去送他,一路上她都带着笑,他委屈的说我都要走了你还笑那么开心。她一下子愣住了,然后就再也笑不出来,刚好公交车来了,她们并没有坐在一起,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再也忍不住翻涌的眼泪。他一直着急的看着她,她旁边的人下个车了他赶紧过来,拿着纸巾擦她的眼泪,一遍懊恼的说着我不让你笑也没让你哭啊。一边哄着一边笨拙的给她擦眼泪,她看着他那个样子,突然觉得心里甜甜的,就给了他一个含着泪的笑容。他说他也是心里不舒服才会没头没脑的说了那话,看着她哭,他心里难受的要死,心里一直骂自己混蛋。当她含着泪对他笑的时候一下子扎进了他心里,他当时就想这么傻的姑娘这辈子都不能放手啊。

至此,她们又一个南方一个北方。互相思念着,想象彼此的城市里你是什么模样。她喜欢上听一首歌,她说最喜欢开头的那两句,她说真的很好听。

     南山南 -马頔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告诉她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歌,一个人别听那么多,我陪你一起听。她工作的并不是很顺利,她的性格还是并不适应大公司里的门门道道,在一次被人设套诬陷之后,她离了职,她一边哭一边在电话里跟他说自己没用,他一边安慰,一边帮她分析她离开是对的。她重新振作,自己去找了工作,没多久就入职了一家小公司,环境和工作都很喜欢,同事都挺不错,而他那时候经过一年的打磨早就如鱼得水,做到了经理的位置。他说他心疼她一个人经历着那些,心疼她的眼泪,那些人怎么忍心欺负她呢,可这个社会一直都很现实啊!他还要再努力一点,然后以后一直护着她。

她的工作渐渐也做的不错,领导也还是很看重她的,同事关系都处的很不错,她正觉得舒心,却突然被安排了相亲,本以为是姑妈找自己有事,谁知道竟是相亲,两个人在那里尴尬的不行,都不怎么开口,索性她直接说了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家里人安排的,谁知道对方一听乐了,原来他也有女朋友,家里人不同意逼着过来相亲的。两个人约好回去就说不行啊,那顿饭吃的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结果没等她跟他说,表妹的一张图片说说就被他看见了,他怒气冲冲的打电话质问她,而她也很委屈啊,那是两个人第一次有争执。他说看见她浅笑安然的跟别人一起吃饭的样子心里别扭的难受,特别是看到她表妹说预祝姐姐相亲成功,他的理智瞬间就不在了,可他是真的在乎,真的把她放在心尖上的。

两个人平静下来之后,也讲清楚了来龙去脉,可他还是不能理解,明明有男朋友为什么要给她安排相亲呢。而她也总说不出来什么具体的理由,她突然觉得两个人的情感或许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坚韧。他总纠结在这个点上,她最烦他老提这个话茬,两个人的火气总是莫名的就燃起来,可明明她不想这样的,而他也不是为了这个打电话的啊。时间久了,她觉得或许父母说的对,她们真的不合适吧。他说那段时间他像傻了一样,不知道那句话就触到了神经,其实,还是我心里没底了吧,我怕她会不属于我。

后来她还是跟他说了她父母不同意的事情,他沉默了许久突然说我带你走吧。她有一瞬间的意动却怎么都接不了他的话。他真的坐了一夜的火车去找她,那天刚好星期五,她看见他,突然觉得那个男孩真傻,那里有一点领导的样子,就是个毛头小子啊。安排他住下之后,第二天她送他回去了,他也知道,她怎么会违背父母做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当来看看她吧。她也买了一张票,她说送他回家,自己再回去。他含着泪说好。一路上她们聊了好多好多,从认识到熟悉到现在。时间真的好快啊。下车的时候她说“萧唯伊,这辈子遇见你值了。唯伊、唯一,你真的是我生命里的唯一。”他看着她,眼睛泛酸“猪头,我一直都在啊”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不要你给我什么!”

“我不想拖累你,还是分开吧”

“可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他说看着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突然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她说这一切是由她开始的,便也由她来结束好了。可是明明开始的是他啊。他还没有说可以结束啊!

镜中花水中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967评论 86 276
  • 今天,和朋友视频通话将近一个小时 ,本来是我想找她说话,结果反过来了,她说了好多,我只好静静的听她说话。 主要也就...
    藏亦藏阅读 482评论 3 30
  • 我一个表姐,大学时跟男朋友在一起意外怀上了。 她男朋友也比较负责,说怀上了就生下来吧,然后双方见了彼此的父母。 男...
    like诗和远方阅读 1,575评论 21 60
  • 今天我很晚了去教学楼楼顶看看,因为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到上面去,静静的看着夜景,有时候会莫名的想哭,心里很...
    向阳之心阅读 4,385评论 26 314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7,365评论 40 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