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子的剑

图片来自网络

李木子的剑

文/青年太白

李木子是个孤儿。他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李木子的爷爷姓李,所以他也便跟着姓了李。至于为什么会叫李木子,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爷爷没文化,大字不识几个,选来选去,发现李字拆开来竟然可以变成两个字,爷爷对于这个发现感到惊讶,于是李木子的名字就诞生了。

从小到大,李木子心里一直有个江湖梦,他向往着剑仙风流的江湖生活,希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青衫仗剑走天涯。

“我一定要成为天下最厉害的剑客!“

李木子曾如此发下宏愿。

不过,李木子从未见识过真正的江湖,他对江湖的所有了解都来源于村口卖黄酒的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是个大约五十来岁的老头儿,在村口东面有个酒铺,卖的是他自家酿的劣等黄酒,不过,一年到头,那些浑浊胜过马尿的黄酒大多都进了他自己的肚子里。

原因无他,这王二麻子酿的酒实在太差,也就只有他自己能够咽得下去。

所以,他也是个地地道道的老酒鬼。

王二麻子是见过世面的人,早年间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作为村里面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走出去的男人,从他的嘴中,大家得以了解到山外的世界是何等模样。村里许多小孩都是在王二麻子的故事中长大的。

李木子也不例外。

李木子很喜欢听王二麻子讲故事。听他说,在村子外面,有一个叫做江湖的地方。江湖里有许许多多的侠客仙子。在那座李木子从未见过的江湖里,有冲冠一怒为红颜,也有小桥流水抚琴弦。李木子对村子外面的江湖深深向往着,他无比渴望将来某天,自己也能够像王二麻子一样,去绮丽雄奇的江湖里走一走,去经历一番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

为此,他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准备。

王二麻子说,江湖中人,人人用剑剑不离身。于是李木子就把家里那口大锅砸了,跑到南面李大嘴家的铁匠铺里,求他打了一把长约三尺、坑坑洼洼的破烂铁剑,并为其命名为[三尺青锋]。

王二麻子还说,江湖中人,不修边幅随性而为。于是李木子也学他一样,成天裹着一件东拼西凑而来的皮裘大衣,把自己打扮得像个乞丐一样,招摇过村,还美其名曰那是[一袭青衫]。

村里人都说王二麻子这是老疯子带出来了个小疯子。

李木子的爷爷被这孙子气得不轻,在李木子小时候常撵着他满村狂揍。可李木子脾气倔得厉害,认死理,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一定要坚持到底,即便被爷爷揍得再惨,第二天他还是会照样穿着[一袭青衫],手握[三尺青锋],大喝一声一剑西来,滴溜溜跑到王二麻子家的黄酒铺前,听他讲故事。

前些年,王二麻子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好,他口中的江湖故事固然精彩,但对于村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作用。江湖故事再热血,也不能当饭吃。况且,王二麻子的行径也常为人所不齿。

你爱剑爱酒也就算了,姑且算是你从江湖里带回来的习气。但一天到晚混迹于村里各大寡妇窗前,算是怎么回事?

大人们都觉得这老头儿不正经,除了嘴皮子厉害点之外,一无是处,他们都把自己的小孩锁在家里,不许他们去王二麻子那瞎混。因此,有好长一段时间王二麻子的酒铺前都冷冷清清的。也就李木子这种病入膏肓的傻小子才敢趁着爷爷偶尔不注意偷溜过来。

直到三年前,山外边忽然来了一帮土匪,把村口团团围住了。这帮土匪足有好几十号人马,长得是凶神恶煞,每个人的肩上,都扛着一把手掌宽的斩马剑。

土匪们一出现,可把村里的老少爷们吓惨了,他们都听说过这帮狠人的名头,个个心狠手辣,号称是想去哪就去哪,走到哪就杀到哪。

当时,村民们都聚在村口瑟瑟发抖。大家都觉得好绝望好绝望。

这个时候,王二麻子忽然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大家熟悉不过的羊皮裘大衣,左手拎着一壶黄酒,右手倒提一把黑剑,一人一剑,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王二麻子指着土匪头子,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正经,说:“三招之内,我要是打不过你,我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土匪们听了都哈哈大笑,都觉得他是个傻子。王二麻子见状,二话没说,把酒壶往边上一甩,猛地一下就冲了出去。大家甚至都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土匪头子就惨叫一声躺在了地上。

王二麻子说三招,实际上却只用了一招,便将土匪头子打败了。

土匪们后来就再也没来过村子。

村民看王二麻子的眼神变了,酒铺前重新热闹起来,好多寡妇在家里洗澡的时候都会经常忘记关窗。

那件事情以后,李木子就更像个小疯子一样,成天背着柄破铁剑嗷嗷叫,说要成为像王二麻子那样的剑仙人物。

“王二麻子,上次你说到,正魔大战以后,神剑山庄一统江湖,被尊为正道魁首,那你可曾去过那儿?“

李木子趴在酒铺外的摊子上,眼巴巴盯着店内的邋遢老头。

王二麻子抓了抓乱成枯草般的头发,笑了笑,露出一嘴的黄牙。

“哪能没去过呢?“

他指着斜倚在身边的一柄黑色长剑,得意洋洋的说道:“知道我这剑哪里来的吗?就是神剑山庄打造的!“

李木子一听他说起这剑,眼里便放起了光。三年前,王二麻子正是拿着这柄宝剑大发神威,手掌宽的斩马剑在它手下走不了一个回合,便被轻易切成了两半。

“原来这是神剑山庄打造的宝剑啊!难怪这么厉害!“

李木子由衷赞叹道。

“那是!“

王二麻子忍不住摸过酒壶抿了一口,眼中既有自豪又有追忆,悠悠说道:“这样的剑,即便放在神剑山庄也是最上品的宝剑了!“

“这么好的剑,王二麻子你又是怎么拿到手的呢?神剑山庄的庄主送给你的吗?“

听到李木子的问题后,王二麻子先是楞了下,而后眼珠一转,看向眼前这个自己最忠实的拥护者,说道:“这样的好剑自然是能者得之、有缘者得之嘛!一般人反正是轻易摸不着的!“

“那我呢?“

李木子往前爬了爬,说:“王二麻子你看我行吗?“

“你嘛...“

王二麻子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说:“马马虎虎吧,再努力练练或许可以。“

三年前,李木子就正式拜入了王二麻子的门下,每天黏在他的屁股后头,跟他练剑,听他吹牛,还有,蹲寡妇家的窗头。

“啧啧...“

王二麻子的喉咙滚下一口黄酒,摇头晃脑道:“张寡妇的屁股比以前更圆润了点呢!“

李木子跟在他的后面默不作声。他只想跟着王二麻子练剑的,可是三年下来,这家伙只教了他三招,让他翻来覆去的练,除此之外,绝大部分时间李木子都是跟着王二麻子在村里瞎晃悠。说真的,要不是当年他确确实实露了一手,恐怕李木子都会把他当骗子看待。

“每天做些这样的事情,真是想想都害羞...“

李木子碎碎咕哝道。

“嗯?“

王二麻子回过头,斜睨道:“你没看?“

“我...“

李木子被他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是的,他当然也偷看了。被王二麻子一句话戳穿以后,李木子一张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

“既然你也看了,那不就成了?“

王二麻子朝他勾了勾手指,李木子忙把手里的酒坛递了上去。王二麻子一边喝酒一边往前走,说:“人啊,都这样,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心里却想得紧。“

李木子的脸更红了,几乎能滴出血来。即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辩解道:“可是,也不能全怪我呀!是你让我寸步不离跟着你的,况且,张寡妇把窗户还开得那么大,哪有大白天洗澡还把窗户打开的?“

王二麻子闻言哈哈大笑:“那只能说明她和你一样。“

“怎么一样了?“

“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心里却想得紧呀!“

李木子终于被这翻来覆去的三招练烦了。

“我不练了!“

他把铁剑往地上一扔,气呼呼说道。

王二麻子从铺子后面伸出脑袋,醉眼朦胧,说:“又怎么了?“

“你就是在耍我的!“

李木子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大声叫喊道:“这三招,就是最最普通的剑法,我已经练了千千万万遍了,根本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你之所以能打败那些土匪,只不过是因为你手里的剑更锋利罢了!“

“谁说的?“

“我说的!“

酒铺内外,李木子和王二麻子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良久,李木子终于败下阵来,他一边往回走捡起地上的铁剑一边说道:“我想好了,明儿个我就出去。“

“出去?“

王二麻子站起身,问:“去哪儿?“

“江湖。“

李木子喝酒了。

王二麻子说,李木子你既然要走,那就先把学费给还了。他教了李木子三招剑法,李木子就得陪他喝三天酒。

李木子以前从不喝酒,可他还是答应了王二麻子。

“木...木子李。“

王二麻子结结巴巴道。

“李...李木子“

李木子比王二麻子要更加不清醒,不过他还是努力纠正了对方。

“管他娘木子李还是李木子,反正说的就是你。“

王二麻子趴在酒桌上,笑呵呵的说:“就凭你这傻小子,竟然也敢去闯荡江湖?“

“你去得,我怎么就去不得?“

李木子一双眼睛快要眯成了细线,看什么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

他问王二麻子:“你说实话,除了那三招,你到底还会不会其他剑法。“

“会...“

听到王二麻子的话,李木子的酒意顿时醒了半分,然而,王二麻子接着又说话了。

“个屁啊!“

“我就知道。“

李木子的脑袋重重砸到了桌上,砰砰砰的响,“我要学剑我要学剑我要学剑...“

王二麻子看着他,罕见的露出一抹柔色,他说:“那你准备去哪里学?“

李木子抬起头,看了看王二麻子,又看了看那把黑剑,然后重新垂下脑袋。

他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神剑山庄。“

虽然是在睡梦中,李木子还是反复呢喃着这句话。

大醉三天以后,李木子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很酸痛,似乎没有一个部件是属于自己的一样。

就在李木子背起包袱,准备离开的时候,村外黄沙小道上扬起了高高的烟。

李木子看着那烟,听着动静,还以为土匪又来了,直到他看见了那面旗。

“神剑山庄。“

王二麻子出现在他身边,说出了这句话。

神剑山庄的大旗在黄沙中迎风招展,火热的空气在它四周翻腾着热浪,如梦如幻。

那面旗上,有一把大剑。

李木子盯着大旗,呆呆道:“好大一把剑呐!“

神剑山庄的人马很快就来到的村口,这一次同样吸引了很多村民,他们还是不敢大声说话,只敢偷偷瞄上一眼大旗,和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然后就飞快收回视线,像是做贼一样,议论纷纷。

自始至终,王二麻子都没有说话,出奇的沉默。他还是站在村民的最前面,李木子跟在他身边,村民们都注视着他们。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沉默许久以后,王二麻子终于开口。

为首的是一名年纪和王二麻子差不多的老剑客,他说:“土匪们告诉我的,他们说,他们看到了那把剑。“

老剑客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二麻子手中的那把黑剑上。

“这是一把好剑。“

老剑客说:“但它不属于你,你也没有资格使用它。“

“是的。“

王二麻子表情没什么变化,这剑确实不属于他,因为,这是别人扔给他的。

二十年前,王二麻子在江湖上闯荡,和所有怀揣梦想的游侠儿一样,他也向往着神剑山庄,只不过,像他这样资质平庸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得到神剑山庄的认可。他甚至连门都进不去。

直到某天,神剑山庄忽然发生动乱,一直守在庄外的王二麻子终于等来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趁着混乱,他偷偷摸进了神剑山庄,得到了这把即便在神剑山庄也能排进前十的宝剑。

并且,那个给他剑的人,还教给了他三招剑法。

“那个人在哪里?“

老剑客问王二麻子。

“我不知道。“

王二麻子摇头,说:“得到这把剑以后,我根本不敢在江湖上出现,这二十年来,我一直都待在村里。“

老剑客认真看了王二麻子很久,似乎确定了他说的是真话。

“那好,把剑给我吧。“

老剑客伸出手。

王二麻子偏头看了看李木子,发现他正注视着自己。王二麻子冲李木子笑了笑,把剑交了出去。

神剑山庄的人走了,和来时一样,扬起了高高的黄沙,大旗上的剑迎风飘扬,如梦如幻。

“你为什么要把剑还给他们?“

李木子问王二麻子。

“你都说是还了。“

王二麻子笑得很勉强。他说:“况且,我不还又能怎么样呢?等着他们来抢吗?“

“可那是别人给你的剑啊!“

李木子觉得王二麻子真是没有原则,别人送给他剑,怎么能轻易交给其他人呢?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他都不好意思问王二麻子要剑。

神剑山庄的人未免也太霸道了一点吧?李木子这样想着,原先积累的一些好感,似乎一下子便淡了。

李木子说:“那个送你剑的人呢?你干脆去找他,让他把剑抢回来。“

王二麻子摇摇头,说:“没必要了,剑已经没了,我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十一

神剑山庄的人刚走不久,土匪们就来了,他们把王二麻子团团围住,笑得很狰狞。

“好,我可以跟你们走。“

王二麻子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说:“不过我有个条件。“他指了指身后的村民,说:“不能对他们下手,否则,我们就鱼死网破!“

“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土匪头子说。

“他有!“

李木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将一把羊皮裘裹起来的剑递给了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李木子,因为剧烈奔跑,他的额头上淌满了汗珠。还有,他身上的衣服更烂了。

看到这柄剑,王二麻子终于开心笑了起来。他知道了,羊皮裘裹着的是李木子的那柄破铁剑。

王二麻子接过铁剑,看向土匪头子,说:“现在,我们可以谈条件了吧。“

“还是不行。“

谁知道,土匪头子还是摇头。他看着王二麻子,笑了。土匪头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神特别可怕,像是毒蛇的信子一样让人心寒。

他说:“你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剑罢了,用一把普通的剑是打不过我的。“

“谁说这剑普通了!“

李木子的脸涨得通红,他大声说道:“这把剑叫三尺青锋!“

“三尺青锋?“

土匪们听了全都哈哈大笑。

王二麻子看了眼脸色难看的李木子,把他拉到身后,然后看向土匪头子,说:“你不过就是想报三年前的一剑之仇罢了,来吧!“

“好!“

土匪头子重重哼了一声,从马上跳了下来。

“给我来壶酒。“

王二麻子冲李木子笑了笑。

拿到酒壶以后,王二麻子先是朝嘴里猛地灌了一大口,浑浊的酒水顺着粗砺胡茬流下,打湿了他那一身从未换过的羊皮裘衣。

热浪卷着黄沙,模糊了众人的视线。王二麻子和土匪头子站在黄沙中对峙着。像三年前那样,王二麻子左手拎着一壶酒,右手提着一把剑。只不过,这时候他的的剑已经换成了一把破烂铁剑。

大概是过了很久,又或许只过了一瞬间。

王二麻子突然大喝一声,酒壶一甩,猛地冲了出去。

这一次,王二麻子和土匪头子的对决也只用了一招。只不过,倒下的那个人却是他自己。

“王二麻子!“

李木子红着眼流着泪冲到了王二麻子身边。

土匪头子在旁边张狂大笑。他的斩马剑,轻松将铁剑砍成了两半,然后深深刺进了王二麻子的胸膛。猩红的鲜血染透了王二麻子的裘衣。

李木子伤心不已的哭着,忽然,他眼神一狠,伸手抓住已经断了一截的铁剑。

“别...“

王二麻子死死抓住李木子的手,脸色苍白的说道:“你打不过他的。“

“你为什么要把剑还给他们啊!“

李木子瞪着红眼睛大哭。

“因为,这就是江湖。“

王二麻子说完这句话以后,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十二

王二麻子死了。

当年,他带着剑回到了村里,同时也带回了江湖。现在剑没了,他也走了。

虽然土匪头子说王二麻子并没有谈条件的资格,不过在他报完一剑之仇以后,竟然还是带着土匪们走了。

土匪们离开了以后,村子又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模样。王二麻子回来待了二十年,可村子的历史更加悠久,区区二十年与之相比,不过是大海中的一个泡沫那样渺小。

所有人都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小孩子们被大人撵着去种地,寡妇们不再在大白天洗澡,即便洗澡也会记得关窗。

所有人都开始习惯了没有王二麻子的生活,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李木子。

李木子每天还是会到村子东头去坐一坐。他抱着那把已经只剩下一半的铁剑,望着王二麻子的酒铺发呆。酒铺空荡荡的,李木子感觉自己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他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王二麻子就是他的江湖。

不过,王二麻子虽然死了,李木子的江湖梦却没有死。

十三

院子里,李木子双膝跪地,还是穿着那件烂皮裘衣,在他的左边是一个包袱,右边是那半把铁剑。

“爷爷,我要去闯荡江湖,去学习真正的剑法!“

老人躺在藤椅上,藤椅慢悠悠晃荡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老人似乎才终于反应过来。

“嗯?“

老人偏过头,问:“你要出去?“

李木子重重点头,说:“嗯,去江湖,去学剑。“

当然,还有一个目的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去帮王二麻子报仇。

老人浑浊眼珠转了转,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来。

“学剑,能当饭吃吗?“

“......“

李木子没有说话。

老人又问:“王二麻子也学过剑,他为什么又回来卖酒了?“

“......“

李木子依旧没有说话。

老人叹了口气,说:“王二麻子学了这么多年的剑,最后剑被抢了,人也没了。有什么意思呢?“

李木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老人重新躺回藤椅里,闭上眼睛,缓缓说道:“算逑算逑,你要去就去吧,你是爷爷捡来的,爷爷只望哪天咽气了,能有个人来给我送终就行喽!“

“好!“

李木子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拿起剑和包袱,头也不回的走了。


(未完,明天续。)

已续:下集:李木子的刀

可以看看相关的两个故事:

1、霜刀未尝少年意

2、夏蝉


PS:你看到的,是一个努力想写些好笑又温暖的故事的青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集:李木子的剑 文/青年太白 十四 王二麻子临死前对李木子说过,如果真的想学武功,可以去找一个人。 李木子知道,...
    青年太白阅读 282评论 6 7
  • 《结构思考力》已经读了两天了,我阅读的进度是每天一章,一开始觉得挺枯燥乏味,就像在大学课堂上学习管理学理论知识一样...
    田心远阅读 47评论 3 3
  • 2017年的陆森西,我总算是开始喜欢你了。 喜欢,不再轻易哭的你。 我记得以前的你很爱哭,芝麻大点的事儿都会让你流...
    陆森西阅读 119评论 6 3
  • 写作的快乐 原创 2014年的秋天,我的儿子宋小壮出生,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开心极了的事。我的生活从此有了很大改变。之...
    大力稳重阅读 360评论 22 44
  • 没有这盏灯,干枯简陋的花园便少了些秘密。这像绸像雾忽明忽暗的光,铺在可以反光的各处,各个角度,像指尖轻轻扫过沾满灰...
    死木不雕阅读 1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