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山越岭来看你

文|慕伊

翻山越岭来看你

01

与往常无异的午餐时间,艾绒随意找了路边cafe休息,喝咖啡。正当她想着上午未完成的工作时,一条微信提醒打断了她的思绪,来信人是许久未联系的同学,内容是邀请艾绒周日去S市参加她的婚礼。

人到三十,曾经的同学在许久未联系后突然发信息,多半是邀请参加婚礼。

同学说,本来只准备回家乡办一场正式婚礼就好,因为一些原因,两周前临时决定在这边加办一场小型亲友团婚礼party,若艾绒周日有空,她非常欢迎艾绒来玩,甚至可以在她家多住段时间。

艾绒有点小无奈,这位同学和自己真的好久好久没联系,如果不是上午偶然翻到她的朋友圈,随意评论的一句,估计同学压根也没想起来,还有她这样一位旧相识。

艾绒和她是小学同班同学,算起来认识也二十年有余。小学时她们很要好,好到可以去对方家里吃饭写作业。曾经,这个姑娘是班里头发最长的女生,长发及腰。那时的艾绒,因为老妈嫌麻烦直接被强制剪了假小子短发,而对于那个年纪的女孩来说,拥有一头飘逸秀发的女生基本就是女神级别,于是,艾绒的小心脏每天冒着羡慕的泡泡。

遗憾的是,小学毕业后她们失去了联系。

艾绒出国前夕,重新获知同学的消息,这中间,相差九年。当年同学一直说父母在外地工作其实是身在国外,而她也在小学毕业后随父母定居海外,在艾绒即将前往的陌生国度。那个国家,有一位旧相识,这让艾绒多了一份安心。

只是,时间很可怕,可以抹平一切,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再相见,她们已失去往日的亲密,甚至找不到共同话题。她们并不在同一座城市,间隔三小时车程,往来不够方便导致这些年相互之间几乎不走动。艾绒异国生活八年,和同学相见不超过五次,平日微信也很少交流。时不时朋友圈互相点个赞,留句评论,仅此而已。

所以,艾绒和这位同学,只不过认识,连相熟都算不上。

02

面对同学的盛情邀请,艾绒多少有些烦恼。

包多大的红包才合适艾绒拿不准,没有适合参加婚礼的衣服需要现买也是颇为麻烦的事。如果周日当天来回,肯定又累得半死,想想就头大。她向身边的朋友征求意见,有人建议去,就当是放松旅游,说不定还能有艳遇。有人建议不去,彼此不熟,一定会很尴尬。众说纷纭,让她更加难以抉择。

正在艾绒想着如何回复时,一条新信息发送过来。同学说,周日的party,除了亲人,其他都是在异国认识的好友,如果艾绒可以参加,她会非常高兴,作为认识最久的朋友,她会把艾绒安排在主桌。听到这里,艾绒决心走一趟。不为别的,单单认识二十年也不容易,人生哪来那么多二十年。

第二天,艾绒为了同学的礼物,为了自己在婚礼上的衣服,在外奔波一整天,期间不断骚扰朋友寻求帮助。

她要挑一件贴心又不太贵的礼物,还要挑一件得体不夸张不能只穿一回平常也可以穿的衣服。她所在的C市很小,商场就三个,要买到符合她诸多条件的商品,难度不小。她暗暗笑自己,正式场合前要临时挑衣服,可见平时的积累多么不给力。

然而,搞定礼物和衣服后,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摆在她面前——明早,没有合适时间的大巴车到S市。

艾绒心里苦,还没办法向他人诉说。在几经求搭车无果后,她开始犹豫要不要自己开车过去。虽说,她也有九年驾龄,但S市车多人多,道路狭窄崎岖,上下坡数不清,对于以前没在S市开过车的她来说是巨大挑战,她也担心自己那辆十几年历史的小破车会半路罢工。

思索许久,甚至冒出过放弃这次行程的想法,最终还是认为不能言而无信,就当做是人生的一次历练,明日一早,自驾去S市。

接下来的12个小时里,艾绒的经历简直是她三十年人生中的一部大片。

心里想着第二天的自驾,导致晚上失眠,只睡了三个小时。一大早,在阴雨绵绵中,以120km/h在高速上狂奔三小时,中途怕自己车技不行耽误时间,怕自己的小破车罢工,一度边哭边开车。临近S市遭遇大堵车,心急如焚却只能龟速行驶。进入S市内走错路,找不到停车位,又花费相当长时间。因为路痴,不认东南西北,出了停车场找不到方向,又是一通询问。最后,当艾绒终于到达婚礼举行的酒店时,她心慌,手抖,腿软,说话声音颤抖,控制不住情绪大哭,整个人因为着急和压力接近崩溃,在休息室里坐了好长时间。

同学在休息室里陪着她,给她倒水喝,安慰她,还不断自责安排不够好,应该前一天去C市把她接过来。艾绒一边哭一边问,能不能借你的化妆师来给我化妆,我一大早赶过来也没收拾好,现在手抖得厉害根本没法化妆。

那个跟艾绒年龄相仿的化妆师来的时候,艾绒已经平静了很多,化妆师悄悄告诉她,在刚过去的仪式上,同学一直很担心,担心她路上会不会 出问题,担心她最终会错过婚礼,但同时又很开心,开心有一个人翻山越岭来看她。

一路辛苦,一路担惊受怕的艾绒终于轻轻笑了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