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初梦

“月光在你身上折射出的光

耀眼生花

褪去一切遮掩

脸上的雀斑和青春痘都是可爱的

双腿之前的黑森林杂草丛生

但深爱你

更甚从前”

      阳光透过纱帘照射在花梦的脸上,前两天冒出来的青春痘似乎不那么明显了。自我拥抱试的侧躺着,太阳还是打扰了她的睡意。朦胧着眼睛,不自觉的探险一样,仔细摸了摸身后空了一半的床。叹了口气......揉了揉舍不得睁开的双眼,看见窗户边的穿衣镜上贴了一张便条。起身走了过去,到了窗边才警觉的拉上窗帘,看完他的试,靠近了镜子。“唉,该死的痘痘和雀斑!”后退,又仔细观察镜子里女孩。挺拔的乳房上还有两颗粉色的“青春痘”。但有些发紫。就像脸上的晒红,颜色由中间的深,慢慢晕开了一样。眼睛又转移到他说的“黑森林”。花梦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赞扬他的比喻。侧过身看着结实的翘臀,也自己骄傲了一把!

      周末,花梦把时间都花在收拾布置屋子上。让屋子看起来温暖而简单。订购的干花都在纸箱里,花瓶也早已经买好。墙上的装饰也一一摆好。花梦一边插着干花,一边想着道桦下次来时的欣喜。紫色康乃馨,淡黄的满天星摆在飘窗的书桌上,客厅的餐桌上摆的是鲜活的玫瑰,十一朵。花梦心想:“一生一世应该是下辈子吧!”而后去找了一个透明的玻璃花瓶装了水,坐下整理这些玫瑰。“这些花都等不到道桦下次来。活的东西都会老去和死去。他应该送我一些死的东西。”自言自语的摆弄完玫瑰,又像一只刚出生的羊犊摊在床上蜷缩着。

      敲门的声音惊醒花梦,赤裸的游荡在夕阳的余晖中走去开门。看了猫眼确定是他,开了个门缝,身体躲在门后。“小春药,还害羞了,哈哈哈哈!”道桦爽朗的笑声渲染了整个屋子。关上门,花梦又游荡到床上。道桦放下手中的外卖,走进房间抱起一丝不挂的花梦到餐桌坐下。“这不是最后的晚餐,你会活在我心里。好吗?就像我们之前约定的那样,好吗?”道桦说完又叹了口气。吃饭的过程她一言不发,只是垂头吃饭,像做错事害怕父亲的小孩一样。

      “你走吧,现在。”饭终于是吃完了,但味道还未散,胃也没消化。就像道桦脸上忧郁的眼神还在不停撩动花梦的“黑森林”。道桦起身,将外卖盒子都收拾好一起带走了。就像他今天没来过一样。但胃是满的,心是空的。

      她走向梳妆台的抽屉,拉开拿出里面的收纳盒,一张又一张的便条、电影票、机票、火车票......“该死,我应该哭的。”花梦淡淡说道。

      去年在一个用猫做logo的清吧遇见道桦。并没有喝多,也没有好感。只是身体的怪兽在怒吼,从清吧喝到了床上,假装二人都醉了。花梦睡醒的时候看见道桦手上的戒指印,抱怨自己应该昨晚注意到的。道桦醒来吻了吻花梦的额头,“小妖精,早上好!”大家相安无事的从酒店出去。

      花梦回到家才从外套里发现道桦写的便条:

我们只有两条活路

要么我钻进你身体

要么你躲进我心脏

      这一瞬间,心里的后花园终于开花了。花梦又常常光顾了那个清吧。三个月之后终于又相见了。花梦走过去什么都没说,拉起道桦的手走出酒吧,走进家门。一路无言的他们,心灵是否通过那两只手在沟通呢!

      花梦笑了笑将书架的书都打包寄去了四川的贫困小学。干花,照片,一年的收纳盒也都让垃圾桶来收留了!

      现在的她站在镜头下,一丝不挂的摆弄着最妖娆的身姿。

      摄影师对着花梦竖起大拇指:“花梦,你是我见过最自信最自然展现身体美感的裸模。”

      花梦笑了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