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我的单人夏日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个夏天真的好短啊。

前阵子看到太子发的东西,真的觉得我们那批武船辞职的都非常神奇,有去做烟的,有去烘咖啡豆的,有去当牛郎的,有去打牌的,现在又多了个算命的。不得不说造船人都特么是全才。一说这个,想到淫杰前几天也离开魔都了,不知道还在不在船舶行业里,我们班那伙人全都离开那个孤独的城市了。那个城市很奇怪,虽然人很多,也很热闹,但是它就是有一种与你无关的距离感。没有广州那种大家都是广州人的亲切,也没有武汉那种“婊子养的”朋克,只有纯粹的孤独。用淫杰的话说,一个人在上海,真的太寂寞了。也许我以后还不得不去那个城市,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它啊。我喜欢广州,那是一种有距离的喜欢,因为接触的少,所以会有很多幻想的填充,就像一个你一眼就喜欢上但是从来没有一起相处过的姑娘,谁也不知道凑到一起柴米油盐会怎么样,可是只要没有凑到一起,这份喜欢就可以一直保持下去。武汉当然也很好,当年我吃遍了武船方圆几公里的馆子。学校那边,昨天群里又聊起了熊哥,不知道他的店子还在不在开,有空可以去跟他聊一聊,不知道他是不是结婚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的潇洒。过去的时光,就像这个夏日一样的短暂呢。

这个夏天我试图在老家找一个可以看夕阳的地方,非常难,西边不是高楼就是没有水,武船一码头的夕阳之所以那么美,是因为西边是一望无际的江面,可以看夕阳慢慢消失在水平线上,晚霞的光映在江面,色彩更加绚丽迷离。

年轻的时候越是温和沉稳的人,长大之后更可能会离经叛道。毛姆经常写这样的人,我非常喜欢月亮与六便士里的那段话:但是大海却总是那么平静,总是沉默无言、声色不动,你会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好像欠缺了一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叫我惊惧不安的东西。

这终究是一个毫无波澜的夏日。

今天去姐姐家吃饭,见到了外甥女的男朋友,貌似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回去的路上我非常想喝可乐,喝碳酸饮料并不好,不管是对我的牙还是对我左肾的宝玉,但是我今天真的非常想喝可乐。人生并不是总要一直做正确的事情啊,喝完了可乐,我忽然好想喝荔枝味的美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