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等你,在雨中一一此祭余光中老先生

今日,温润的江南也下了整整一天,缠绵不尽的雨,雨中杂着阵阵凉意,所有的人都瑟缩着,冬天真的来了!忽然就听到了,著名的散文家和诗人余光中先生,仙逝的消息。仿佛一下子愣住了,哦,原来,所有的人,终究有这样的一刻。因为隔得远,所以,不见得十分的悲痛;因为已经嵌入心底,所以觉得,空落茫然,还是那样的不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大学的时候,一位好友特特寄了书来,其中,就有一本《余光中先生诗选》。那时候余光中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些诗,那些文字,仿佛是飘逸的精灵,轻灵而又聪颖,活泼泼蜂芒般直扎人的心底深处,血珠跳出来,它又飞跑了。同时,他的诗文又廓大广博,韵味深刻,把个人的情感,一下子撒向了祖国广阔的山河。许多年过去了,脱口而出即能吟哦的,却只有两首,一首是《乡愁》,一首便是《等你,在雨中》。今曰便恰逢这冬雨,幽婉而蕴了无限哀怨……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桨,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从前的车马很慢,从前的时光只够等一个人,这是木心对于从前满含深情的诉说。只有静静的等待,才会有多种多样起伏的心情,才会有,因为别人带给自己的,内心的多种情绪的变化,客体、本体,错综地交杂在一起。一半是欢欣,一半是怅然;一半是担忧,另一半是猜测。在静静的等待中,可以看周围的景,那景物仿佛也是人,梦幻而美丽,欢欣地自己一同等待,默默地,倾听着自己内心的独白。等的时间长了,焦躁起来,又看那景,仿佛非常烦人,并且在嘲笑着自己的痴然。

在黄昏将至,夏雨蒙蒙,蝉鸣将寂,蛙声渐起的时刻,盛放了满池红莲的池塘边,如约地等你。你还没有来,我的心里盛满了甜蜜,每朵盛放的莲,经过雨水的涤濯,红灿灿的,清灵灵的,都如你的笑脸,莲上的雨珠,像你明亮而多情的的眼睛。只轻轻地,朝我扫上一眼,便拂荡了我心中的愁云和尘埃。你来,你便是那其中的一只最美的莲,你不来,满池的莲便如你一样,善解人意,娉婷地伴在我周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等你的时刻美不胜收,在心里,对你有着无限的幻想和期待。时光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而你还迟迟不来,我又多么的怅惘而失落。你来!便在那刹那,你不来,便是我永恒的等待。时光仿佛钟摆,刹那,永恒,永恒,刹那。遥遥地,想你的清芳,丝丝的,熨贴着我的每个毛孔。默默地,想你的柔荑,应该在吴宫采莲,应该荡一只木兰舟楫!你气韵雅然,风姿卓然,绝非俗流!

还想了好久,也将那景物看了千遍,雨该停了,接下来也许就会有彩虹出现,而你还没有来。嗐!可恶的,你怎么还不来?别是有什么事情拖住了,哎,你为什么还不来?

那时候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有的只能是猜测和无可奈何的等待。那时候的人心很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做各种各样的设想;那时候的人心很丰富,在这等待的片刻之间,便可以纵横天下、气贯南北。

七点了,忽然之间你就出现了,你有韵地,款款走来,笑容莞尔。你走来!仿佛是从一首诗,又像是一幅画里,翩翩地,合着姜夔的词律,弱柳扶风地,袅袅婷婷地走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余老先生的诗作情通古今,意贯中西,将传统意蕴与现代语句自然和谐地交汇在一起,运用独白和通感等写法手法,使这首小诗清纯精美、别有韵致,体现了他在追求现代表现技法的同时,又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化功力。小诗语言清丽,声韵柔婉,具有东方古典的空灵和婉曲的特点,堪称中国古典文化,便于现实传播的典范之作!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肉体终将消殒,唯有精神,方得永恒。余老先生将自己一生无所求而又无所遮掩平和中正的品格,留存于世。我辈自当以吟诵他的诗作,传承他的品行,立于斯世,方为恭送他老人家驾鹤西去之正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