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567】皇帝绝食抗争。2019-08-22

1字数 1860阅读 382

7、

吕布部将薛兰、李封屯驻新野,曹操攻击,吕布救援,被曹操击退,曹操于是斩杀薛兰、李封。

曹操驻军在乘(sheng)氏县,认为陶谦已死,准备先攻取徐州,回来再平定吕布。荀彧说:“当初高祖保有关中,光武帝以河内为根据地,都是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进足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所以,虽然过程中有困败,而终究成就大业。将军本来是以兖州起事,平定山东黄巾之难,百姓无不归心悦服,况且黄河与济水之间,正是天下要地,如今虽然残坏,仍然容易自保,这也就是将军的关中、河内,不可以不先定。现在我们已经击破李封、薛兰,如果分兵东击陈宫,陈宫必定不敢西顾,我们利用这个时间收割已经成熟的庄稼,节衣缩食,储蓄粮草,可以一举而击破吕布。击破吕布之后,向南与扬州刘繇联合,共讨袁术,可以控制淮河、泗水。如果舍弃吕布,东击徐州,留守的兵多了,则进攻的兵不足;留守的兵少了,则老百姓都要负责守城,砍柴的人都没有,吕布乘虚而入,民心更加危殆,恐怕到时候除了甄城、范县、濮阳还能保住,其他都非将军所有了,将军的兖州就没了,如果又不能拿下徐州,将军去哪儿呢?况且陶谦虽死,徐州也未必就能拿下。他们吸取往年战败的教训,将恐惧而团结,互为表里,况且现在他们庄稼都已经完成秋收了,一定坚壁清野以待将军,到时候,攻城不能攻下,抢掠又没有东西,不出十天,将军十万之众,未战而先受其困。之前征讨徐州,屠杀残酷,他们的子弟念及父兄之耻,必定人人意志坚定,没有投降之心,就算能打败他们,也无法统治他们。凡事总有弃此而取彼的时候,或者取大舍小,或者取安舍危。或者权衡当前的形势,不需要担心根本不牢固也行,如今这三条都不利,将军再仔细考虑考虑!”

曹操于是打消了攻打徐州的念头。

吕布从东缗出发,与陈宫率一万余人来战,曹操的兵都出去收麦子去了,留守部队不过一千人,而营寨并不牢固。营寨西侧有大堤,南面林木幽深,曹操将兵埋伏在堤里,堤外列阵一半的兵力。吕布挺进,出轻兵挑战,双方刚一交手,曹操伏兵全部登堤,步骑兵一起冲击,大破吕布,一直追杀到他军营才撤回。吕布当夜撤退,曹操于是攻拔定陶,再分兵平定诸县。吕布向东投奔刘备,张邈随吕布同往,派他的弟弟张超带着家属退保雍丘。

吕布初见刘备,非常恭敬,对刘备说:“我们都是边疆人,当初我见关东起兵,欲诛董卓。我杀了董卓,向东而来,而关东诸将每有一个收留我的,都要杀我!”吕布邀请刘备进帐,坐在他妻子床上,让妻子上前叩拜,又设酒宴招待,呼刘备为“弟”。刘备见吕布语无伦次,表面附和他,内心不悦。

8、

李傕和郭汜相互攻打,接连数月,死者以万计。六月,李傕部将杨奉密谋杀死李傕,阴谋泄露,杨奉于是将兵叛变,李傕的势力稍稍衰微了。庚午日(六月无此日),镇东将军张济从陕县来,想要说和李傕、郭汜,把皇帝迁居弘农。皇帝也思念旧都洛阳,派使者宣谕。往返十次,郭汜、李傕终于同意讲和,准备交换儿子为人质。李傕的妻子疼爱儿子,不愿交出,于是和议始终定不下来。而羌人、匈奴人多次来皇帝所居的北坞大门外喊叫:“天子在里面吗?李将军答应给我们的宫女呢?在哪里?”皇帝很不安,派侍中刘艾对宣义将军贾诩说:“你之前奉职公忠,所以升官荣宠,如今满路都是羌人、胡人,应该想想办法!”贾诩于是设宴款待羌人和匈奴人的酋长,许之以封赏,羌人、匈奴人这才撤走,李傕于是更加单弱了。这时候再提出和解,李傕听从,和郭汜改为互换女儿为人质。

秋,七月甲子日(七月无此日),皇帝车驾出宣平门,正要过桥,郭汜手下士兵数百人拦在桥上问:“车里是天子吗?”车驾无法前进。李傕手下士兵数百人,都手持大戟站在车前,双方准备交战,侍中刘艾大呼:“这是天子!”又派侍中杨琦高举车前帷帐,皇帝在车里说:“诸君怎敢迫近至尊?”郭汜的兵这才退下。车驾过了桥,士兵们都高呼万岁。当晚到了霸陵,跟从的人都饿了,张济按官职大小分别致送饮食。李傕率军屯驻池阳。

丙寅日(七月无此日),任命张济为票骑将军,开府如同三公,郭汜为车骑将军,杨定为后将军,杨奉为兴义将军,皆封列侯。又任命牛辅旧部董承为安集将军。

郭汜想要皇帝去高陵,公卿们及张济都认为应该去弘农,开大会商议,不能决定。皇帝派使者对郭汜说:“弘农靠近郊庙,你不要多疑!”郭汜不听。皇帝于是绝食一天。郭汜听到后说:“可以先到一个附近的县城。”八月六日,车驾到新丰。八月丙子日(八月无此日),郭汜又密谋胁迫皇帝还都郿县。侍中种辑得到消息,秘密通知杨定、董承、杨奉到新丰集结。郭汜知道阴谋泄露,于是抛弃军队,逃入终南山。

9、

曹操围攻雍丘,张邈到袁术处求救,走到半途,被部下所杀。

10、

冬,十月,任命曹操为兖州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