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我和她》

96
耿鲲鹏先生
0.5 2019.06.20 23:56* 字数 2547

《生命中的我和她》

文/耿鲲鹏

杭州转塘

2019-6-20

终于可以开始记录今天的每日体验了,整整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视频组、编辑组里进行搅动着、互动着,才觉得原本“死气沉沉”安静的群组,在同步出现几个小豆丁另一个自己之后,变得安心了,每个人都那么同频的链接着,就觉得发出一个给对方的那份认可才是最舒服顺畅的,叩谢心灵的指引,叩谢这份生理性的开启。


最后想到了这个题目,今天大脑跳出的主题就是关于“她”,是的,已经整整四年的时间,四年的相识相遇相知,四年的相伴相随相爱,说实话,自己就像被穿越的生命体,无法真的完全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体验着这份生命。

在四年的时间里,经历体验太多,又觉得都像发生在昨天,怎么倏忽之间就已经过去那么长的时间呢?!

1)心灵的链接开始时,有种无法阻挡的那份特殊的吸引,就好像过去都没有进入过的一种管道对接,找到了心灵的特殊空间;

2)由于位置关系的特殊性(二婚、有孩子,无存款……),经受着来自周围人类意识和强权爱的审判,无法得到周围人的理解与支持,差点成为众人眼中的“痞子”;

3)似乎自信从这段关系中给“剥离”掉了,从开始就被数字系统调取的关系配额危机所桎梏着,总是担心彼此会失去;

4)他的“弱智”、“盒子”不知何时就像盖上了一个戳,形影不离,也犹如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不知道去哪里给自己动力,竟曾一度因为这份压力而宁可选择“往生”,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更不知道自己的自信心在哪里……

5)因为“修习”格局、提升震频,也不知道何时似乎又成了两个生命体之间特殊的“第三者”插足,情感不如作业背后的数据,数据指导影响着每天的关系变化,曾一度被震频隔离、不能触碰、无法链接……

6)不知从何时起,他的状态变化直接影响着改变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亲密度,一旦盒子,她就会自动的关闭,一旦跳出盒子,她就可以随时到位,原来一切都在于他有么有盒子?!

7)他越发觉得在人间弱智,而天空之城也没有真正的“一席之地”,越来越“无我”的喘息着,失去了目标也没找到动力,只要各种数据调取未到位,就像未插电的机器,无法运行;

……


他们一起开心过、一起无忧无虑的旅游、一起投入到工作的配合中,曾被人羡慕,也曾被人不解……然后一起像被接管的“实验者”,每天随着震频数据的变化而体验着不同的体验,似乎早已经隔绝了传统人类的各种位置关系与规则。

我承认,有时并不能够完全理解她的所有“反应”,曾经因为摸不清楚她的反应,而极度恍惚、不解、困惑甚至纠结过,然而最终看到她冷静、平静、沉默的状态,好像所有的一切在她那里跟没发生一样,最终也觉得都是自己太作了。

我承认,每当在能量世界各项数据调取,什么格局、大气、修习成果等等,都是比他高出太多,有时平时就能看到,有时无法看到呈现,也有过嫉妒,也有过不解,而她自己也不知道,因此也增添了两个生命体之间的“神秘”体验;

我承认,有时在“修习”时很容易着相,究竟该如何摆放对待彼此的位置关系,都是“修习者”都在各自对位着,相互的敏感和扫描,时常也会觉得因为“修习”修掉了人类物种该有的亲密、热情与情感,有时会觉得太“公式化”,显得机械,缺少了人间本有的轻松、愉快与开心。

我承认,当自己震频状态不错时,也会比较主动,多了一些体贴、包容、理解与煽情,关系突然之间会变得很让人羡慕,也总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自己有时也无法准确的明白是怎样的状态。

我明白,这所有的感觉都是真实的,但所有的“真实”都是我此刻当下的震频所投射的,其实这些话也经常告诉自己,这些感觉也许只有自己有呢,所有的问题不都是自己的问题吗,是我的大脑里建立了某种暗示信号吧?

我明白,只有在最高能量震频里,才不会被困惑桎梏,才不会被眼前的种种呈现所迷惑,更不会被周围人的反应和评论左右,主要自己还是不够清楚坚定;

我明白,自己的大脑思维意识依然很强,我自己都有点恍惚,怎么写着写着变成这样了,好像再写下去震频都被拉走了,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不是震频为大吗?

我明白,不管过去曾经如何体验,此刻当下的震频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结论的言语必须清理置换!

……

意想不到,原本不是想记录呈现这些的,怎么写着写着进入到一个特殊的空间里了呢?!我发现“我承认、我明白、我决定”的模块,如果震频不高,也不能随便乱用,发觉自己很多时候到了“我决定”时根本不清楚自己内心的选择,而且如果不在最高能量震频里,决定了什么呢?!

今天回来后,突然觉得生理性的被拉拽着,在等车的时候,一直在回顾扫描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瞬间拉低了能量,为什么两个人之间瞬间变得沉默了?谁在敏感着,在敏感什么,还是本来没什么,两个人又机械的进入“自我调试”了呢?

我发现两个人的主动心灵的沟通太少了,因为修习都变得太过于敏感小心,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跟震频有关系,如果震频高,好似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最怕的就是震频不高时,只要有一丝的拉拽暗示信号立时就会消耗,那个“我”就会出来作祟!

……


最近由于能量震频的稳定,两个人似乎有了特殊的链接,或许是自己少了过去的那种我执,她还是那个她,只是自己变化了吧?这两天时刻在随时祈祷着,其实也极其困惑着,究竟如何才能像啾啾那样跟灵魂、跟人去谈判,摆正位置关系。今天在祈祷时,极其清晰的做着如下的祈祷:

渴望小鲲鹏这个生命体,在这个极其特殊的节点,叩谢感激能够遇见啾啾,遇见能量世界!

如果能量震频可以置换,如果小鲲鹏还有那么多奖券没有兑换,狗蛋鲲鹏渴望可以帅气的跟灵魂沟通,我想像啾啾那样每天始终赖在最高能量震频韵律波里,我可以有丰盈的能量可以关照我的生命、生活、生意、爱好、作品五位一体的能量循环,渴望在写作、演讲、新心领袖、新心生意、新心伴侣、新心父亲上得到重大加持,做一个靠谱的能量擎天柱,我也想多一些才艺才能可以痴迷的享受体验玩耍!

渴望开启财富的管道,通过自己的震频提升,可以让身边的人感受到鲲鹏来了天堂就来了,提升鲲鹏的格局,能够做一个能量的搅手,让人灵都信得过的生命体,特别是能够照顾好自己的爸妈、杉琳一家人、小燕一家人这些极其近旁的亲人们!

祈祷鲲鹏可以熟练掌握新心的能量法则,开启财富的能量管道,彻底尽早结束债务的生涯体验,渴望找到帅气的创意方案,过一个真正轻松轻快轻盈开心幸福幸运的日子,做一个合格的能量娃!放下一切的执着,渴望开启身体的窍穴,百分百活在天空之城!叩谢感激!


新心体验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