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了,你还爱我吗?(七)

前情回顾

第七章:实习的辛苦

毕业了,你还爱我吗?


很快,赵斌不实习的消息传遍了,有人觉得他缺失毅力,也有人羡慕他的潇洒,安雅和莫北也知道了,她们替好友担心,但是倩雪表示自己可以,她相信王剑不会一无所有。

渐渐地,她们适应了实习的生活,他们都有各自的心酸无奈,他们是服务员,干着社会底层最辛苦的工作,虽然他们知道任何一种职业都值得被尊重,但他们也确实辛苦。

有时候客人的刁难,觉得自己消费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还有领导的责骂,责怪你不会做事,同事的冷眼。

他们是实习生,但干着和正式员工一样的工作,看着他们的到来,有的老员工,暗暗的惊喜,自己可以偷懒,可以解放了。只是他们实习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张南每天站在门口,替无数进进出出的客人拿行李,还有就是替自己部门的人跑腿送东西,取东西。

安雅她是着实不喜欢酒店这样的环境,金碧辉煌的装饰,明明很美的灯光也变的分外刺眼,来来往往的客人,见到客人,领导就要说你好。明明是礼貌的问候,安雅也产生了厌恶。

安雅一向喜欢阳光明媚的晴天,在这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不论是阳光明媚,还是刮风下雨这里都是一如既往的昏暗。

她喜欢自由,这里干什么都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只是,这一切都不能是她喜欢,而要她适应。

安雅的工作看似比别人轻松,因为在收银台,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可以坐着,不用像其他服务员一样站着,觉得轻松,只是你不了解其中的心酸缘由罢了。

每天要接无数通电话,有来自客人,有来自领导,而安雅恰恰很欠缺沟通能力,每一次接电话都万分小心,有时候说完该说的,她竟然能没了下文。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是安雅最无奈的时候,这些她能承受,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锻炼,她默默的安慰自己,她可以。

只是,你的辛苦他人永远不可能知道,女生的世界存在了太多的是非。

两个女生站累了,她们走过来对着安雅说:“安雅,你好舒服啊,还可以坐。”安雅无奈的一笑不做回答。因为她知道,只一句,后面无数句等着她。

她轻松吗?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轻松呢,只因为她可以坐,不用看桌,不用收拾狼狈的餐桌。

一切看似不公平的背后其实都是公平的,只是有时候,人们往往都活在自我的世界忽略了别人的辛苦。

晚上,当夜幕星辰来临的时候,安雅终于下班了,拖鞋疲惫的身躯走回宿舍,只听见宿舍议论纷纷。

她刚准备进门的时候,听见一句:“安雅啊,为什么她工作轻松,有心机呗,听说,张南是为她来的这里,反正啊,这个女人不简单,以后小心点,要不然为什么,我们是端盘子,收拾桌子,站的不知道脚是否是自己的脚,她就是坐在那里数数钱的日子。”

安雅突然无力辩驳,走进去,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批着大衣来到了阳台上,她好想哭,只是她不能让别人看扁了自己,努力忍着眼泪。

她想莫北和倩雪,想她们住在一起轻松快乐的日子。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只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她不得不说,她们心灵相通,是莫北的电话。

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安雅听到熟悉的声音。忍不住的哭了,她说着和其他人的矛盾,莫北在心里一声叹息,她又何尝不是呢,看着伤心的安雅,她本来不想诉说,却也讲起了自己的不易。

莫北被分到了服务班,所谓服务班就是给客人取送东西,还有干各种杂事。在别人眼里,她不过就是走走路,轻松无比。

而她每天晚上脱下高跟鞋,看着自己肿肿的脚,那种疼痛,她无法诉说。

那天晚上,她很晚下班,宿舍一片吵闹,她无法休息,就说了一句大家声音小点。可就是这句,一下子引发了对她的不满,抱怨甚至吵闹声更大。

但是,莫北,从不轻易向人诉苦,也从来不愿意和他人争吵,无奈,她用被子蒙着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就这样睡着了。

安雅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会这样,在安雅的心里自己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不会沟通,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她真的没想到好友,莫北做事认真,待人一向不错,每一次都会热情的帮助他人,也会同她一样,听莫北说要,她不由得感慨万千。

原来她们都一样,刚刚步入社会的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们聊了很久很久,聊到王剑和倩雪,两人不由得叹息,但是爱情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要倩雪自己觉得好就好了。

挂了电话,安雅找出一个小本本,写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她习惯用文字表达她的心情,这些有时候会留着,有时候心情好了,她会撕了,只是,当时她会记录下所有。

静静地坐在那里写着,写着写着,心静了,她却哭了。

最后一页,她做了一张表格,每过一天,她就化一个微笑,她画了今天得微笑,合上了笔记本。

她就这样一天天的在期待,期待这样的日子可以快点结束。

才刚刚开始不久的生活,她就做起了倒计时。这却是很漫长的一段路。

做完这一切,她抬头看着星空,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晚,她想张南了,除了刚来的那天他们就没有见到过。

累,累到每天下班就想睡觉,他们自然没有联系,安雅觉得1天24小时,除了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酒店。

走出阳台,大家早已睡去,她躺在床上,想着等放假了,和张南一起去玩,想着,想着,她也睡着了。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