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那年

十岁那年,转学到实验二小,不知道为什么,与新同学相比,我显得村里村气、傻里傻气的,城东和城西的环境就差这么多嘛!在教导主任的带领下插班插座,暂时安定在了第三排请假同学的座位上。好像周围的敌意就这样升起了,同桌是个帅帅的小男生,后来才知道他是某局长的儿子,是班上的好学生,更是全班女生心目中的王子,呵,这些女孩子!原座位的漂亮女生因为受伤,已经请了好久的假,可急坏了周围的小姐妹和一帮小男生,呵,这些男孩子!

尽管被这些男孩和女孩所包围,可我仍是找到了我的组织,那些没有校服,没有单独的桌子的人很快把我拉进了他们的组织,班里的第三世界!

我们在老师面前目光呆滞,不善言辞。

当你第一次受到欺负时,不要选择隐忍,要大胆的告诉老师,让老师来主持公道。嗯,这句话讲得很好,却不知道老师讲的更好。

我胆怯的跟老师讲某同学骂我,我期待着老师能严厉的批评他,哪怕是个眼神!“那怎么不骂别人,就骂你”,随后一记白眼狠狠地甩在了我火辣辣的脸上。嚣张的更嚣张,势弱的更势弱。

第一个教师节后,我从第三排搬到了第四排的桌子边,没有凳子,没有书桌,没有伙伴。回家的路上我总能坐下来歇歇,因为我自备了凳子,有时也是桌子。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椅子,桌子是第五排的,椅子是我一个要好同学转学后留给我的,哦,还有一个霸道的同桌。不过这个座位还不错,我和第三世界的同学们终于团聚了。

从三年级到六年级成绩一路下降,倒也符合第三世界的人设。我把一切的一切全归功于满脸堆笑的班主任,直到我当老师之前!

二十四岁,我成了四年级的语文老师,座位上的学生一如我当年,有男孩,有女孩,有第三世界!我终不能原谅我的班主任,摧毁一个人的心智,单单破坏她的自信,让她对自己产生怀疑就可以了!

我上课第一天,不经意间点名提问了一个倒数第一排的小女孩,她的脸分明是有点红,在肤色的掩饰下又有点黑,她努力的抬着头,努力的望着最前端一脸严肃的老师,努力把内心的答案用最小声回答出来,这一切不需要怎么费力气,却需要极其努力!

一瞬间,我慌了!是杀一儆百,还是就这么放过她!作为一名急于立威的新老师,我选择了前者,尽管内心极其震动难过,还是毫无后悔的选择了前者。

在几秒之间,我对她进行了处理,也对当年的自己做了处理,更对现在的我做了审判。

今天是入职后的第十天,也是我逐渐看淡班主任那句话的第十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后我将走向我的班主任曾经的轨道,重复某些激烈的言辞,但我内心永远藏着第三世界,永远知道自尊要排在教学之前!

选择淡忘,选择释怀!在别人看来无足轻重,在我看来举足轻重!

至此,那些那年,别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现在的张卫健总是以光头示人,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他从一出道就是光头,其实不然,张卫健在刚出道那会,也是一个和鹿晗一样...
    OTO_e412阅读 115评论 0 0
  • 我不知道那时候的事,回想起来,整个人都是昏暗的状态,只是从母亲,爷爷这些家人中知道了我出生时家里的一些情况。 ...
    眼中的味道阅读 142评论 0 0
  • 涂岭镇驿坂村附近有一条菱溪,菱溪上有一座驿坂桥。这桥叫“乞丐桥”,说起它,可有一段神奇动人的故事。 明清时期,驿坂...
    子顺网阅读 278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