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三国 | 顶天一正梁

字数 1072阅读 274
2017年第77篇文章

曹操有“五子良将”,刘备有“五虎上将”,吕布有“八健将”,孙权有“十二虎臣”,袁绍也不遑多让,手下“河北四庭柱”,但只有柱子是撑不起整片天空的,还差一片为他们遮风挡雨的横梁,麴qū义

桀骜心性

每个人的成长轨迹都不可能重合。麴义常年在凉州生活,凉州是什么地方,与羌人接壤,常年面对异族掳掠,自然民风彪悍,而麴义也在这样的环境中,带出了一队精锐私兵,自己也精通羌人战法。先是作为韩馥手下部将,要说韩馥也是悲剧,连手下团结一心都做不到,见惯了凉州冷暖也不排除麴义有凉薄心性,这不麴义背叛,韩馥来征讨叛将,反而被打得大败。

作为一州的最高长官,韩馥带的士兵肯定要比麴义多,麴义的统兵能力在此也可见一斑。同时,觊觎冀州已久的袁绍也抓住机会勾搭了麴义,四世三公的名头确实好用,联手夺了冀州,麴义也归入袁绍麾下。

挽狂澜于既倒

每逢战事,麴义都是袁绍的首选,颜良、文丑、张郃等人都需听他指挥。先是“单于执杨与俱去,绍使将麴义追击于邺南,破之”抗击外敌,大破匈奴,先记一功。

界桥才是麴义走向人生巅峰的舞台,公孙瓒来势汹汹,面对步骑三万,摆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阵势,只取八百先登直面兵锋。公孙瓒看这么点人当然不放在眼里,准备让骑兵直接碾压过去,哪知道面前是生与死的分界线。

骑兵到了近前,先登们反而冲了上去,千张强弩并发,直接阻乱骑兵的步伐,来去如风的骑兵少了机动性也就任人宰割,阵斩先锋严纲,公孙瓒赖以成名的“白马义从”也烟消云散。要知道步兵面对骑兵一贯是被动的态势,而麴义就是以这种新奇的战术以少胜多,此间风流足为后人称道。可以说这一战直接把公孙瓒从巅峰拽了下来,界桥前公孙瓒被麴义连着“教育”了两次,第一次打散了白马义从,第二次打散了整只部队

公孙瓒可以说是终结在麴义手上,过了几年,因为公孙瓒杀害刘虞,感念刘虞恩德的乌桓人与麴义一起又在鲍丘大破公孙瓒,打得公孙瓒只能死守易京。

界桥之战不仅挽回了连败的局势,在此之前可是“冀州诸城无不望风响应”,直接挽救了袁绍危机的局势,也为袁绍拿下冀州奠定了基调,其中麴义居功至伟

恃宠而骄

麴义这辈子几乎没有败绩,唯一一次还是与公孙瓒对峙,袁绍把他粮草断了,这才输了一阵,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不代表可以抱着功劳簿啃一辈子。本来飞鸟尽,良弓藏,麴义还仗着自己有功四处招摇,确实他的功绩可以盖过所有人。但多少臣子都怕功高盖主,麴义倒好,飞扬跋扈,要遇到个明君也好,可惜袁绍不是。下场就是“恃功而骄恣,绍乃杀之”。

麴义确实才能出众,可惜袁绍容不下他的骄傲,但这却是他独一无二的标签。


看官感兴趣的话,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