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41)

96
李一十八
2017.09.03 14:54* 字数 4435

02002(1)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40)
死神背靠背目录

                            故事结束了 生活开始了

一切的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一切的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一切的事情终于不再让人过心了,一切的事情终于不再让人唏嘘了。

“赵阿姨,我想这个故事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我说,仍然沉浸在故事中,不能自拔,仿佛那是我坏掉的某颗牙齿一样。

“故事不会就这么结束了,但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赵阿姨说,喝了口茶,说:“所有该死的人都死了,所有可能的人都死了。”

“可是您没有死,妈!”

“臭小子,乌鸦嘴给我闭紧了。”赵阿姨说着一伸手,在小鹏的脸上虚晃一下。

“正是因为您没有死,赵阿姨,所以才见证了整个事情,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听到如此有意味的故事呢?所以您不能死。”我说。

“呵呵!你们两个混小子越来越有意思了,合起伙儿来咒我,是吧!”赵阿姨说,脸上的笑容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又说:“一个诉诸理性,一个诉诸感性。”

“哪有啊,妈,我是无辜的,这全是小龙内心的想法,这是全是他的馊主意,和我无关。”小鹏说着摊了摊手,仿佛真的很无辜。

“说得你有不在场证明似的!”我说。

“你们俩不会就这么完了,高考结束那天或许才是一个开始。”赵阿姨说。

提到高考,我想到了我的家,我的妈,还有我看的那本侦探小说《死神在枕头下面》,或许我该回家了。

“大概是什么时候了,赵阿姨?”我问。

“大概是午夜凶铃发生的时间,小龙。”小鹏说。

“到底是什么时间??”我问,毕竟在外面呆得太久了,从白天到黑夜,从刚吃过午饭到夜饭都吃了好久了。

“我去看看!”说着赵阿姨走到客厅,挂钟在电视对面的墙壁上。

“十一点二十七分。”赵阿姨说着,又回到阳台的茶桌旁。

“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来着?”我忽然间有些恍惚,从家里出来是中午过后,也就是十一点二十七分过后没有多久,现在又是这个时间点。

“看窗外咯!”小鹏说,手指了指窗外。

我看过去,窗外一片黑暗,天空没有光线,远处的楼影也模糊不清,地面上的街灯光投射上来,也不十分明显。

而且整个世界都极为安静,我像耳鸣后忽然恢复听力的人那样侧耳细听。

“太晚了,我想回家了,赵阿姨!”我说。

“你怎么不跟我道别呢?”小鹏说,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而他妈妈只是这里的客人。

“不是,我确实想回去了。”我说,心里有些忐忑。

“看你那熊样,这么晚回家,看你怎么跟你妈交代。”小鹏站起来,看样子打算送送我。

“不是,你就跟你妈说听我讲故事,这样就行了。你说是孙小鹏的妈妈赵明泉,她跟你讲了个故事。你说,你是来学习的,不是因为贪玩儿没回去。”赵阿姨说。

“赵阿姨,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我假装走了几步,其实我老早就感觉到赵阿姨有些话还没有说,见赵阿姨并没有说话,于是又说:“我知道回去怎么跟我妈交代。”

“过一个月会再相见的,欧小龙,我们还是同学。”孙小鹏像国际友人会面那样向我伸出手。

“没有必要这么夸张吧!”

但我还是跟孙小鹏郑重地握了手。

“小龙,你应该知道的,我之所以对你讲这些,是,有目的的。”赵阿姨说,端起茶杯,最后喝了一口茶,我感觉她表情是在喝蜂蜜水,而不是茶。

“我知道,我早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有说出口而已。只是我不知道您的目的是什么而已,但我还是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我说,看着窗外,心里又不禁忐忑起来,就这么回去,恐怕要挨板子的。

“其实,你进门的时候,我看你的精神风貌,我看你的走姿反映出来的心劲,我觉得你挺适合做警察的。真的,我做局长这么多年了,我看准你了,你适合做警察。考虑考虑吧!”赵阿姨说:“争取跟小鹏上一所大学。”

“赵阿姨,你后来在横街派出所待了几年?”我问,并没有直接回答赵阿姨的问题,而是趁这个时间考虑考虑,虽然赵阿姨并没有限制我思考的时间。

“从调过去,到后来离开,接近八年的时间。可我不是一直是基层警员,而是一直在往上升。其实在那里三四年以后,上头就打算把我调回去,调到现在这个警察局,可我说了一下金银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的金银的情况,所以拒绝回去,虽然上头几次三番来说,说我呆在横街派出所是浪费人才,可我就不愿意回去,因为金银的事情。直到金银的事情差不多了,差不多调查完了,我才主动给上级汇报。汇报以后,我就直接做了局长,现在的这个局长。”赵阿姨说,说得很详细。

“这样,我以后也有个伴儿啊!”小鹏搂着我的肩膀,说。

“赵阿姨!”我斜斜地看着小鹏,说:“你不会就是想以后小鹏有个伴儿吧!我才不想这样呢!”

“没什么不好啊,以后一起出警,有到刀子的地方,你去。有功劳的地方,我去。”小鹏嘿嘿坏笑。

“我才不做挡箭牌替死鬼呢,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说,甩开小鹏的手。

“乌鸦嘴,赶紧给我把嘴闭紧了,有完没完了,这会儿说正事儿呢!”赵阿姨说:然后态度亲和了很多,问我:“有想法吗,考虑过这件事吗??你确实是这块料,小龙,而且我想,你们以后可以优势互补。”

“说得我没优势似的,妈!”

“说得你有优势似的!”我说。

“和你比,我的优势大大的,至少一万米我能跑下来,你就不一样了,走都走不完一万米。”小鹏说。

“我只是缺乏锻炼。”

“锻炼也是白锻炼,你能练出什么来啊,肌肉??锻炼肌肉,防止挨揍??!我以后可是警察,不是散打运动员找人做陪练。”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能行!”

“你说你能行,你就行啊,从来没练过一万米,吹什么牛??!”

“我花更多的时间练就是了,说得这个世界上就你一个能人似的。”我说。

“考虑好了吗??”赵阿姨问。

“我加把劲吧,或许我可以成为一个警察。”我说。

“警察这个职业,其实也是有风险的,警察有时候会和持刀歹徒徒手搏斗,有受伤有流血有牺牲。但是哪个职业没有风险呢?同样是为社会做贡献,同样是证明自己的价值,做警察也是个不错的想法,做警察也是一条路。而且你这块料,我看准你了!”赵阿姨说,嘿嘿地笑,我甚至觉得她当时是在傻笑。

“其实,我是有想法的,只是我对未来……确实没什么打算!”我说,算是摊牌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连大学要读哪个系这个事情都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赵阿姨这么突然地提到,我完全会忽略世界上还有警察这么个职业。

“未来在自己手中,小龙,我并不是强迫你做什么,但是未来确实是在自己手中,而且你就是这块料。当然了无论你做什么,你从事什么工作,一定要是你自己喜欢的,无论你做什么事,一定要是你喜欢的。不然,干脆,别做!知道吗?”赵阿姨说。

“我没有不喜欢做警察,其实我也喜欢做警察,至少做警察可以亲身经历这么多故事,还可以在别人面前炫耀炫耀,比读任何侦探小说都带劲。可是,我真的,适合吗?”我说。

“我看好你的。虽然你的底子不如小鹏好,但你的精神品质,还是可以的,而且你有一股冲劲有一股干劲,我从你的说话中就看出来的。只要你敢做,只要你敢做警察,一定是一个不错的警察,你以后一定是个不错的警察。我几十岁的人了,看走眼的时候寥寥无几。”赵阿姨说。

“对啊,我还有个伴儿啊,小龙!”小鹏又搂着我的肩膀,说:“行不行啊?”

“哪有这么快啊,这是我一辈子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快就想出结果得出答案呢!”我说,内心很乱,从来没有人说过我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连学校的老师都没有。忽然有一个老警察说我适合做警察,我不该认真考虑考虑吗!

“可以认真考虑考虑,小龙,我看好你了!”赵阿姨说。

“那我先回去了,我先回家里了,赵阿姨!”

“认真考虑哦!”小鹏对我说。

“嗯!”

在出赵阿姨家的门的时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话是对赵阿姨说的。

“我叫欧小龙!!”

在路上,我更多的考虑的是赵阿姨说的事情,而不是回到家里怎么跟妈妈交代的事情,怎么交代都行,大不了把今天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一次,只是可能很费脑筋,毕竟听了太多的故事,要用几句话说完,难度很大。

确实,应该是瞬间吧,我对做警察有了一种向往之情,虽然这不一定能让我赚多少人民币,虽然这不能让我手握大权,但我适合这个,而且我在这方面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
 在上楼的时候,我才考虑怎么跟妈妈交代今天的事情。

推开门,才发现妈妈坐在客厅中央,身体僵硬,不知道静坐了多久了。

“臭小子,去哪里了?”

“哦,我去小鹏家里玩了,出去以后就去的。”

“玩了一整天??”妈妈显然不太相信我的话。

“妈,我以后想做警察。”

“好吧,就这样,今天早点睡。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从明天开始,就没有休息时间,一切为了高考,一切为了一个理想的大学。”我说。

“知道就行。”

说完,妈妈就回卧室睡觉去了,对我玩了一整天,半夜三更才回来的事情,并没有深究。

那天,事情就这么完了,故事就这么结束了,而我内心的情绪更加汹涌了。

可是我一直记不得那天是哪天,那天的日期是几号,我反反复复努力回忆了多少次,就是想不起来。当天听的故事太多,而第二天开始,我就忘我地奋战高考,根本无暇顾及几月几号的事情,直到开学的日期快来临了,我才知道高三真的开始了。

那一年,我像一个失控的机器人一样学习。

我的成绩和孙小鹏的成绩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差距不大,但是想上同一所警校,就这么是不行的。别人都在努力,别人都在奋斗,我必须不要命地去学习才行,那一年,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很累,每天都是被闹钟吵醒,迷迷糊糊开始一天的学习,上厕所和吃饭的时间都要卡着,晚上一般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睡觉。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填报的第一志愿和孙小鹏的一样,而且我们上了同一所警校。

又一个九月,我们在校门口相遇。

“看来我妈真没有看走眼。”小鹏说,搂着我的肩膀,我们向校园里面走去。

“说得你对我不自信似的。”

一年的时间,我和小鹏几乎没说过一次话,虽然都认识彼此,但几乎没有说过一次话。他没有长个儿,也没有瘦,但我知道,我们都成熟了,因为我们是大人了,虽然还要读大学。

“将来一起干哦!”小鹏说。

“好啊!”我说。

“想不想在我妈的局里干啊??”

“不想。”

“我也不想。”孙小鹏说。

“为什么,你妈是那里的局长?”

“那你为什么不想在那里干呢!”

“我妈又不是那里的局长,可你妈是。”我说。

“正是因为我妈是,所以我才不想在那里干。”

“为什么?”

“我妈可以从横街派出所一个普通的警员做到局长的位置,为什么我不能有自己的领地?”

“说得你是动物似的,老虎狮子什么的,还领地!”

我们相视一笑。

“没有,凭自己的本事得来的东西,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哪怕是失败的经验。我想自己闯,我想一个人干,但我不能没有你的陪伴,欧小龙。”

“说得我是你女朋友似的。”

“我知道哪里有花店,要不要我告诉你啊!”小鹏嘿嘿坏笑,还是老样子。

“我知道,进校门以前,我就注意看了,就在南校门左边直走的左边,说得我傻帽似的。”我说。

“以后一起干哦!”小鹏说。

“当然!”我肯定地点点头,说:“上场亲兄弟!”

“什么啊,你高中毕业了吗,是打仗亲兄弟,上场父子兵。”

“差不多吧,反正我们以后绑在一起的蚂蚱。”

“你才蚂蚱呢,我是老虎,至少也是狮子,你刚刚说的。”
 “好吧,上了贼船,就跟贼走。”

“你才贼呢!”小鹏说着猛拍我的后背,说:“什么时候这么猾了!”
 “我一直挺猾的,不猾点,以后连稍微聪明一点的歹徒都降服不了。”

那天,我们一直在阳光中散步,到黄昏,到夕阳落山,到天黑。

真正的开始就是虚构的结束,因为生活开始了,我的生活,小鹏的生活,我和孙小鹏的生活。

我叫欧小龙。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