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六十一,六十二)

字数 4857阅读 1699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六十一章

林沫被转到了ICU,林齐才打电话通知了父母。张怡芬到医院的时候是被丈夫扶着的。ICU还不能探视,张怡芬伏在玻璃窗上,泣不成声。

林正业也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Paul一脸内疚地看着他:“伯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沫怎么会出车祸?啊?她昨天明明说和你去找林齐一起吃饭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俩给我说清楚。”

林齐站在父亲背后,冲Paul摇了摇头,没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父亲,就让自己去处理好了。

Paul低下了头:“对不起,伯父,我和林沫有点误会,然后……”

林正业看着哭成泪人的妻子,又看看一脸内疚和痛苦的Paul,摆了摆手。

“你回去吧。一切等小沫醒来再说。”

Paul上前一步挡在林正业面前:“伯父,你让我留下来照顾小沫。”

林正业打量了他一眼:“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我送你回去。”

林齐冲Paul说。

坐在车上,两个高大的男人都没有说话。林齐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Paul则魂不守舍地看着窗外。

“Paul,你准备怎么办?”

Paul冷笑了一声:“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小沫现在昏迷不醒,我还能怎么办。”

林齐递给Paul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沈耀引起的。当初如果不是他去招惹夏尧,抛弃姐姐,姐姐也就不会对这件事有这么大的怨气,也就不会出事了。”

Paul深深地看着林齐:“林齐,如果不是沈耀抛弃你姐姐,也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那你还要感谢沈耀了?”

“感谢?怎么会?我只是奇怪,林齐,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埋怨过夏尧?据我所知,你和夏尧的大学是同一所。”

听到这里,林齐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是啊,我俩是同学。当初就是因为我爱上了夏尧,才没有出国。如果没有沈耀,说不定,我现在都和夏尧在一起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沈耀了吧?他于我不仅有家仇,还有夺妻之恨。”

Paul对这个答案倒是不意外,但是看着林齐满脸的狠戾,还是有点心惊。

“你到底想说什么?”Paul皱着眉问道。

林齐掐灭了烟,定定地看着Paul。

“和我一起扳倒沈耀。我不信你对这个男人没有一点的恨。即使之前没有,现在姐姐发生了这样的事,你总算是找到借口了吧。”

Paul盯着林齐看了很久,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林齐,你可真狠。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似乎帮不到你什么。”

林齐早料到了结果,挑了挑眉道:“怎么会?相信你回国后已经和你外公接触过了吧。你那位表兄,蔡公子,说难听点,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你外公,蔡老先生肯定也委婉表示过让你认祖归宗的事情了吧。”

“我拒绝了。”

“你当然拒绝了,蔡家早就是外强中干,不过一副烂摊子。但是,你那位表兄可不这么想,你如果想在龙城待下去,怕是还是得做点能拿得出手的事,和你那位表兄打好关系的好。”

Paul眯了眯眼睛,林齐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

“你接着说。”

“龙城众所周知,沈氏的航道转给了李家。蔡公子有一帮不学无术的好友,其中有一位正是沈氏刘向前的儿子刘涛。刘向前是当年负责航道的主要人物,想必蔡公子一定已经从刘涛嘴里套了不少内幕,奈何沈氏家大业大,不知道如何下手,你正好助你表兄一臂之力。”

Paul思索了一下:“好,我答应你。”

林齐露出个嗜血的笑容,向Paul伸出了手:“那,合作愉快。”

Paul回家收拾了一下,就驱车去了蔡家。

蔡家老太爷对于自己这个便宜外孙来访很是吃惊,笑逐颜开,让佣人赶紧张罗午饭。反倒是蔡公子臭着一张脸,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看着Paul。

Paul把带来的礼物放下,笑着对蔡老说:“外公,您不用忙了,我这次来是找表兄有点事情讲。”

“你找我?”蔡公子斜睨着Paul问。

“对。”

蔡公子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去书房谈吧。”

关上门,蔡公子立刻又窝在了沙发里。

“说吧,什么事。”

Paul随便找了张椅子坐在了蔡公子对面:“表兄,外公提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这次来,是想帮你一个忙。作为交换,从今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认祖归宗,你也别来找我麻烦。”

“哈,你帮我忙?”

“嗯。”

“口气倒是不小。那说来听听吧,我还不知道我最近有什么需要别人帮忙的。”

“我可以帮你扳倒沈耀。”

Paul把玩着茶几上的一个小茶杯,盯着蔡公子一字一顿地说。

说来这蔡公子也真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偏偏还心胸狭窄。沈耀这几年把沈氏做的风生水起,虽然没人说,但是沈耀几乎是龙城年轻一代里的老大了,这让自诩龙城一杆旗的蔡公子很是不开心。本来不过小事情,你技不如人嘛。可人家蔡公子心高气傲,偏偏一直想着和沈耀能一争高下,结果人家沈耀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有一次在夜宴碰上,蔡公子和刘涛一帮子跟人家打了个招呼,结果沈耀只是点了点头,连话都没说,就走了。气得蔡公子当天晚上骂哭了三个小姐才作罢。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把沈耀踩在脚下。

蔡公子眯着眼睛看着Paul:“好。我接受你的帮忙了。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Paul把茶杯放回原处,靠回了椅背上:“很简单,把刘涛找出来就好。”

沈耀是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林沫出事的新闻的,只有不大的版面,放了几组照片,有出事现场的,还有医院接诊的。伤情如何却没有报道。不过,现场照片上有夏尧。照片很模糊,沈耀沉吟了一下,夏尧已经回国了吗?

晚上的时候,沈耀又恢复了到夏尧楼下猫着的习惯。

他刚点燃了一支烟,车窗就被敲响了。

他手忙脚乱地开了车门,有点无措地看着车外的夏尧:“我,我路过,路过。”

“上去坐坐吧。”

沈耀呆呆地跟着夏尧上了楼,惊喜地打量着夏尧住的地方。这是夏尧的家。

“你坐吧,我给你倒杯水。”

沈耀坐在窄小的沙发上,忽然紧张了起来。夏尧没有生气,她应该是刚刚发现自己吧?

夏尧把水杯放到沈耀面前,自己坐在了沙发对面的床上。

“你多会儿回来的?”

沈耀没话找话地问道。

“沈耀,从你第一天出现在楼下我就发现你了。你知道我克制了多久,才阻止了自己去敲开你的车窗。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忍下去的,沈耀,可是,可是,我今天真的受不了了。”

夏尧的眼睛有点红,声音也有点抖。

沈耀站了起来:“夏尧,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林沫,是林沫,她车祸,医生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沈耀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夏尧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耀,把自己去找林齐然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不过略去了林沫泼自己咖啡的那一段。

“沈耀,都怪我。我本来是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我就像一个入侵者,闯入了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然后还不知轻重横冲直撞,让这个世界陷入了混乱,让大家都不得安生。我就该消失,就该呆在国外,永远不要回来。对不起,对不起。”

连日来的自责把夏尧已经快压垮了,她本来是睡眠就不好,林沫出事后,她连饭都吃不下了。

沈耀上前一步把夏尧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乖,不关你的事,要怪也是怪我,是我把你拉进了这个世界,但是却没有保护好你。要说对不起,也该是我说。至于林沫的事,会过去的。”

夏尧伏在沈耀怀里失声痛哭。

天阴沉沉的,沈耀看着怀里夏尧的睡颜,眉头越皱越深。

之前隔着夏尧的妈妈,现在又加了一个林沫,以夏尧的性子,两个人到底多会儿才能走到一起?

第六十二章

公司股价之前受到重创,最近一直比较低迷,为了多几个项目,沈耀忙得焦头烂额。

这天约了子封他们去打高尔夫,看有没有好一点的项目可以做。一行人刚换了衣服出来,迎面就碰上了蔡公子。沈耀对这个蔡阿斗不感兴趣,可是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人却让沈耀停下了脚步。是林齐和刘向前的儿子刘涛。

蔡公子看到沈耀,眉毛挑地快到头顶了:“呦,这不是沈大少吗?这么悠闲,来打球啊?”

昊子最是看不惯这种油头粉面的家伙,冷着脸说:“关你屁事。”

蔡公子立马不愿意了,张嘴就要开骂。林齐一伸手挡住了他,站在了沈耀面前。

沈耀对于林沫的事其实也很内疚,但是,他知道自己也无能为力。找医生,林家不会比自己差;钱,那就更不能提了。自己倒是动过去看看林沫的心思,可是,想必一定会被林家打出来吧。何必呢。这会儿见了林齐,那种气氛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林齐,你姐姐好点了吗?”

林齐冷哼了一声:“沈耀,你不用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还是管好自己吧,我们林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走。”

林齐冲身后几人招了招手,大踏步离开了。刘涛在经过沈耀身边时,目光闪烁了一下。

昊子朝几人离开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妈的,什么玩意儿。林齐这小子我记得挺正来着,怎么当了几年兵长残了啊?”

几人都知道昊子的脾气,见怪不怪。倒是沈耀盯着刘涛的背影,若有所思。

“刘涛是怎么回事?林齐什么时候和他搭上关系了?”

昊子揽着沈耀的肩膀:“走啦,别看啦。刘涛那小子一直和蔡阿斗混着,都不是好鸟。”

沈耀却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得,转身对顾东说:“顾东,你马上去查。刘涛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过。”

子封皱着眉看着沈耀:“小九,你怎么了?”

“我怀疑刘涛跟林齐有什么合作。”

另外一边,刘涛紧跟在林齐后面,紧张地手都抖了:“林少,这可怎么办?沈少看见我们在一起一定会起疑的,我会被我爸打死的。”

林齐背对着刘涛露出个充满讽刺的笑容,心里骂道:废物,嘴上却安慰道:“怕什么,国外的路子早帮你找好了,反正是出国,过的舒服点不好吗?”

刘涛缩着肩膀,心里害怕极了:“那,林少,我可就全靠你了。”

他估计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当初差点失身给个男人,就是林齐这个自己全心全意依仗的男人安排的。

和顾东关于刘涛的调查报告送到沈家的,还有检察院的逮捕令:给沈连平的。

“沈连平先生,有人举报您在1999年到2005年之间利用沈氏航道,多次参与走私,数额巨大,我们需要带您回去协助调查。”

沈耀捏着顾东给自己的文件,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自家客厅身着制服的几个男人。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沈家不做航道已经很多年了。”

沈连平拉了沈耀一把,一脸平静地站了起来。

“走吧,同志,我跟你们回去。”

“爸!”沈耀还处在震惊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九,照顾好妈妈。”

沈耀搂着不知所措的母亲,心沉了下去。

他先给昊子打了电话,让昊子帮忙找看守所的人照顾父亲。然后让小天帮忙打听这次案子到底水有多深。

小天很快就回了信儿:“小九,这个案子挺奇怪的。我打听到应该是有两拨人进行了举报,一拨我还没打听到,但是另外一拨,我必须得赶紧通知你。有一份举报材料,是沈伯伯递交的。”

“我爸?怎么可能?”

“小九,你听我说,另外一拨递交的资料远远不如沈伯伯递交的详实,所以,他们最终采用了沈伯伯的那份。而且,两份资料是同时递交的。根据我分析,沈伯伯这么做,肯定是丢卒保帅。你,就是那个帅。因为,另一份资料里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你。”

“不可能,爸爸怎么会这么做?我不相信。”沈耀紧紧地抓着电话,声音有点发紧。

“小九,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既然沈伯伯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当务之急,你不能让沈伯伯白白浪费一番心血。明天早上,检察院一定会对公司账目进行彻查审计,寻找航道相关的罪证。不管有没有,小九,你现在必须马上让人把所有账目进行彻查,有关航运的全部重做。时间太久了,他们也只能根据账目来进行举证。还有,李家这次估计也拉不下,你跟李老二联系一下,你们俩家的账不能做成两张皮。”

沈耀挂了电话的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心里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

到底是谁在捣鬼,他已经懒得去想了。他现在需要和李家结成同盟。谁知,他还没拿起电话,李老爷子和李家二少就被佣人领了进来。

“小九。”

“沈耀。”

沈耀连忙站了起来:“李伯伯,您怎么来了?”

说完冲李家老二点了点头。

几个人坐在沙发上,沈耀把茶水亲自放在李老爷子面前。

“小九,时间紧迫,我也不废话了。老沈其实之前跟我打过招呼了,他这次相比计划了很久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永远只图自己一时痛快,不管别人死活啊。”

沈耀低下头,低声应道:“李伯伯教训的是。”

“罢了,说这些都没用了。航道的事,这次肯定不能善了。这两年我们李家也沾了不少光,也是时候出出血了。估计这次上面会趁着这个机会把航道收回去,不剥层皮,怕是过补了这么一关了。”

“李伯伯,连累你们了。”

“这种话你不用说,都是生意人,当初我们李家敢接,就预估过可能出现的结果。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好一些,不过就是苦了老沈了。今晚,我们两家把账目全部重做,明天检察院的人一定会来。”

沈耀点了点头:“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李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点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沉得住气。好小子。不过,你吃了这么大的亏,想必也知道事出有因。年轻人,做事要留点余地。”

沈耀目沉如水。

林齐,你又给我留了多少余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