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做人不能太甄士隐

87版甄士隐

甄士隐是红楼梦开篇便描写的人物,虽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却为宝玉后来出家埋下了伏笔。最重要的是,漠尘以为,甄士隐的人生悲剧,实际上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警示。

且先看下原文是如何书写甄士隐的:

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嫡妻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英莲,年方三岁。

……(此处省略,是写甄士隐梦中与一僧一道相会并得缘一见通灵宝玉、贾雨村出场及唯一的女儿失踪情节,因篇幅太长,大家可网上或书籍上阅读原文)

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彼时虽有军民来救,那火已成了势,如何救得下?直烧了一夜,方渐渐的熄去,也不知烧了几家。只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了。只有他夫妇并几个家人的性命不曾伤了。急得士隐惟跌足长叹而已。只得与妻子商议,且到田庄上去安身。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抢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难以安身。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

他岳丈名唤封肃,本贯大如州人氏,虽是务农,家中都还殷实。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幸而士隐还有折变田地的银子未曾用完,拿出来托他随分就价薄置些须房地,为后日衣食之计。那封肃便半哄半赚,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士隐乃读书之人,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觉穷了下去。封肃每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善过活,只一味好吃懒作等语。士隐知投人不着,心中未免悔恨,再兼上年惊唬,急忿怨痛,已有积伤,暮年之人,贫病交攻,竟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

后在大街上遇到跛足道人,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当下烘动街坊,众人当作一件新闻传说。封氏闻得此信,哭个死去活来,只得与父亲商议,遣人各处访寻,那讨音信?无奈何,少不得依靠着他父母度日。幸而身边还有两个旧日的丫鬟伏侍,主仆三人,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帮着父亲用度。那封肃虽然日日抱怨,也无可奈何了。

记得秦可卿临终时托梦给凤姐,给出建议让凤姐从长计议,以祭祖名义在祖坟周边置备一些良田,即便将来家族发生变故,这些良田也不会充公,且可得安身之处。

再来看投奔贾府的薛姨妈一家人,也因在京都有闲置房产,所以,不必战战兢兢、低眉顺眼地住在贾府。也就是说,他们有自己的房子与良田,有退路,可随时撤出贾府这是非之地。

还有刘姥姥,她虽然贫穷却也有房舍有一亩三分地,这成了救济巧姐的经济基础。只要巧姐肯吃苦耐劳,与刘姥姥的孙子板儿未必不会幸福。

那么,漠尘啰嗦这些与甄士隐无关的人物与事件,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如果正在人生顺畅时,备足良田,且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即使家业落魄,也不会早早就露出了下世的光景来。只可惜,甄士隐只有一处田庄,又逢水旱不收,民不聊生,不得不变卖田庄投奔岳丈。

随后,岳丈封肃半哄半赚,些须与女儿女婿些薄田朽屋。可到底是个读书人,做不得庄稼之事,勉强维持一两年,越发穷苦了。这实际上说明甄士隐能伸不能屈,可一同享受却不能承担苦难。

漠尘也算类似甄士隐这种性情的女人,在遭逢家庭变故之后,不得不收起之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方式,用只懂得写诗读书的纤纤弱手,操持起生存之计,确实,为此吃了不少苦头,一开始连生火做饭都不会(那时只有电饭煲,还没有煤气灶,是用柴火或者煤烧灶炒菜),经常弄得满脸是灰,好不容易炒好了菜,却没了吃的心情。甚至做了很多诸如推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吆喝着卖早点馒头、摆地摊卖小孩玩具、扒大蒜赚点零用钱等这类事情,还被同学训斥说这不是我该干的活儿。

那时候我无依无靠,亲朋好友要么落井下石,要么躲得远远的。我唯一的奢望,就是活下去,希冀有朝一日拼个一二成绩,也可告慰九泉之下的父母双亲。所以,我不在乎活计有多苦,只要可以做的,能按时给我开工资就好。那些年,四处打工,后来自己做小买卖,虽然并未成就我的人生辉煌,却也聊以度日,不轻易开口求人,只有三四次不得不为之的借钱暂度难关。哪怕过年时兜里只有一百多元,我也坚决承受着苦熬着。不是我太傲气太清高,只为有一天我真的站起来了,能够真正底气十足地对父母、对自己说,我是靠自己活过来的。我相信大千世界,如我这般的苦命人最终活得傲骨卓越的,一定很多很多。

人生不如意事儿十之八九,享乐总是极少的时光掠影,所以做人不能太甄士隐,只知道享乐,不能够承担苦难。这也就罢了,最后还撂挑子走了,美名其曰看透世事、修仙得道去了。这是典型的不负责行为,苦了甄家娘子。活在残酷的现实社会中,我们必须抱着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儿这样的心态,如此即便落魄也容易过得下去。

当然,从更高生命层面来讲,甄士隐也没什么大错,他只是自己做主选择了自己命运的最终去处。然而,我们都还在人世间,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好,未尝不是一种修行。另外,漠尘经常对学生讲,不顺时要修行,顺时更要精进修行。这和顺时要多备一些良田是同样的意思,每个人都不可能一帆风顺过完这一生,为未来谋划一下,留点余路好过活。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您的支持与喜欢!

尘锁红楼:别厌恶王夫人,你和她并无二样

尘锁红楼:凤姐不可能支持宝钗的四个理由

尘锁红楼:凤姐一生最大的失误到底是什么?

尘锁红楼:贾琏是渣男,宝玉是渣男中的冷血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