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出差

从秦皇岛调来曹妃甸工作一个月了,今天是第一次前往北京出差,13:30在文馆参加一个会议。在以往的经验里,这是非常简单自然的一次出差,人少则高铁动车,人多则带车前往,会稳稳地开好会议,吃好三餐。

而这次出差有些别样。

早上按正常时间起床,七点从住处出发来到单位吃过早餐(单位的早餐很丰盛,别处很难超越),事实证明这是何其明智之举!因为我的一整天全靠这一顿饱餐支撑着。餐后司机师傅把我送到班车候车大厅,如约坐上了8:30发车的班车。一路昏昏沉沉,半梦半醒。

在我心目中,曹妃甸距离北京并不遥远,它毕竟属于唐山嘛,唐山在京秦的中点,曹妃甸终归是要近于秦皇岛吧。然而,大巴抵达厂东门的时间竟然已是12:45,下了车,顶着烈日,去门口的机关小院的办公室里取了会议材料,再折返回来直奔文馆,刚好在规定的时间抵达会场(一般要求提前15分钟入场)。这个过程省去了午餐。

原计划如果会议议程紧凑,则乘坐15:30的京唐大巴返曹,但事与愿违,会议直到16:30才散。好在我做了两手准备,提前订了火车票,18:10的无座票。时间依然十分紧迫。穿着平底鞋一路狂奔,直奔古城地铁。在小长假放假前一天与晚高峰的双重叠加效应之下,我遭遇了一个真正的地铁高峰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山人海这些词汇丝毫起不到夸张作用。就这样,在人流的裹挟之下,赶到了北京南站。凭着对环境的相对熟悉,还算顺利地完成了排队取票环节,找到检票口。由于人多车多,在开车前十分钟才开始检票放行。

上了火车,找到一个相对较好的站立位置,插上耳机,开始了一个半小时的站票之旅。

高铁于19:40抵达唐山火车站。按照事前联系好的,与顺风车司机在出站口汇合,待他把即将一路同行的其他三人都找到,三女一男随他找到车子。坐上车子,心想终于踏实了,可以休息休息,一会儿就到家了。

谁知又出变故。车子还没有完全走出唐山市区,司机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拉错了人,同车的一名去唐海的女孩本应乘坐另一辆车,而同乘这辆车的也同样另有其人。司机说了,必须回去换人,这是业内规矩,不能轻易打破。好吧,调头。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换回了对的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最后一段路。21:45分,回到住处。

对于从17岁就开始独自离家千里,外出求学的我来说,这点周折当真算不了什么。但还是让我有些感触。

曹妃甸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和产业转移的重要承载地,往返一次北京居然如此不易,去北京开一个三小时的会,则要耗时十三四个小时,中间要搭上午餐和晚餐。这样的时间成本和交通成本,又怎能让京企员工心甘情愿走出北京?交通问题就是横亘在产业转移面前的一座大山,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层面的任何政策都不会具有说服力。我想,这也恰恰解释了,这么多年来曹妃甸招商引资进展不大的客观现状。

好在,京曹铁路据说年底可以通车。这个时间差,刚好可以让我们做足功课,当交通大动脉打通之时,即为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的大幕彻底拉开之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