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吴斌合租时的故事(十四)

我躺在病床上,睁开眼以后,吴娜抓着我的手在哭:“原来你是这么好的人,就因为我要和你在一起这一句话,你就要替别人顶罪。都怪我,不该拿花盆砸你。但你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条件反射,我当时看你拉我裤子,就随手拿了一样东西。砸下去我才看到是花盆。”

我不知说什么好。警察也过来录口供。

“头怎么回事儿?”

我说:“花盆掉下来砸的。”

“哪个小区?”

“没关系,是我室友,从高处,无意的。”我指着吴斌说。

吴斌反应的很冤枉:“我!”

警察瞄了他一眼,继续在本子上写着:“是否申请赔偿?”

“不不不,不用。”

“身上淤青怎么回事儿?”

我说:“我从车上掉下来摔的。”

警察用刚才瞄吴斌的眼神瞄了我一下,道:“不如实配和警方工作,后果只能你自己承担。”

我点点头。

警察合上了大本子,出病房带门的时候,我似乎听到句:“倒霉蛋。”

吴娜受到我的掩护更加感激我,搂着我的手一直在感谢。

我问她为什么报警?她说现在是110、112联动,她手机上只存了110。

吴斌道:“你就是个倒霉蛋!”

不过我还是想给吴娜澄清,我就是那个给她捣鬼的人。可她说什么也不肯相信。

吴斌在她背后,朝我挤着眼神。我明白,那是让我就这么昧下别承认了。

住了两天院,我回家去静养。吴娜天天来看我,给我煮鸡汤送饭,照顾的无微不至。

那天晚上,她给我送完饭,吴斌还没回来。她又继续陪我聊天,我们聊得很开心,我甚至觉得我们有了真感情!

忽然外面听得叮哩咣当的上楼声,然后人跌跌撞撞地闯进了门。吴斌喝醉了,被另一个人架进来,他就是王二,吴娜要找的人。

吴娜一看见王二就疯了:“天啦!你们这群骗子!我真是瞎了眼!”

吴娜指着我:“你!”她似乎意识到自己一直照顾的就是破坏她爱情的“罪魁祸首”!

我头上还缠着绷带,她为了发泄心里的怨恨,疯狂地在我头上抓着。

我直叫唤着:“疼疼疼疼疼!”

“你这骗子、混蛋!我真是瞎了眼!”然后,吴娜来到王二身边:“我认识你!”

王二愣愣地道:“啥呀!不是说好以后不再联系了吗!”

“我真是瞎了狗眼!”吴娜甩头出门而去。

王二还笑话她:“哈哈哈,狗眼!”

吴娜又返回头道:“人眼!你才狗眼!”

王二把吴斌放在床上。我焦急烦躁的冲王二道:“你怎么来了?”

“这不送吴哥,他喝大了!”

我伤感地揉搓着脸不知所措。王二走后,我起身看着对面,吴娜的房间没有亮灯,我看着她的窗口觉得特别的漆黑。

吴斌醉的像死猪一样,躺在床上。我认为人不管多醉头脑都是有几分清醒的,因为我也醉过。对于王二送他回来,他难道真的不知道?他不知道吴娜每天都来照顾我?他是故意让王二和吴娜见面还是无心所为?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焦躁地看着吴斌,想要得到个答案。他咧着嘴呼着气,那样子像若有所语,又好像在笑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