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不做红尘客

有些人走了,像一缕清风,无牵无碍;有些人离开,却要将灵魂都一同抽去,痛彻心扉。

他是大普寺的和尚,落发的那一天,他给自己取名成空,山风吹乱了地上的发屑,像是吹散了一场过往,匆匆逝去,再无来日。他看着水中自己光秃秃的头顶,有片刻的失神,那一年,他正直青春年华,心却如这滩湖水一般平静。

落发之前,他有显赫的家世,风流倜傥的面容,整日呼朋唤友,志得意满。他看上了一个小地主的女儿,那是他小时候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姑娘,只是后来辗转反侧,多年未见。时隔经年,再次相见之时,她正值青春,风华正茂,绝世容姿,一颦一笑都摄人心魄。

他的心里起了涟漪,想要娶她为妻,只是那时候的她早已心有所属,并暗下誓约。他不甘,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如何才能成就一段婚姻。后来,小地主碍于他家族的势力,忍痛答应了他的求婚,将女儿嫁给了她并不爱的这个人。

他不知道这样的坚持是对是错,如果对了,就当是岁月的恩宠;如果错了,就当是人生的戏谑好了。

所以他带着欣喜的心揭开了她的盖头,然后看到泪流满面的她。他轻轻吻尽她脸上的泪水,温柔但是坚定,带着不容拒绝的认真。

她或许也有过心动吧,那么坚毅的眼神,那么风流的面庞,还有他的吻,和身上淡淡的气息。只是她并不是那俗世的女子,她嫁的人一定是要自己深爱的男子才行,哪怕是有一丝的委屈,她都无法容忍。

所以后来,她选择了离开,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和那个约定三生的男子,在一个月光铺满大地的夜里,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走了,去远方寻找自己的幸福。富足的生活并不是她要的现世安稳,她要的,只是一个可以灵魂与共的人,这个是,不是人,所以,她一定要离开。

他怒从心起,发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寻找,终于在一处山清水秀的杨柳岸边将她发现。她并没有慌张,她说,在她逃离的这几日,是这一生最充实的一段日子,每天可以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是在逃亡的路上,都感觉那样的幸福。

内心的愤怒在他心中积郁成疾,他不由分说,手起刀落,斩断了情缘,也斩断了恩怨,更斩断了自己对俗世所有的眷恋。那溅在身上的血迹,终于透过皮肤渗透到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他的家人花了大量的力气去帮他买平安,只是再大的势力,再多的钱财,又如何能买得来他的心安?他的心,在他挥刀的那一刻,就已经对这个世界毫无眷恋了,所以后来,他也选择了离开,离开这俗世,遁入空门。

他需要用自己的余生,去慢慢赎这一场罪,他会用尽自己所有的时间为她祈祷,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可以过得好,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的来生,也希望自己,来世再不做这红尘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