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十一)初次牵手,手心传递着爱的执着与坚定

字数 2322阅读 2506

目录(接上文)


31.

二锅头的婚礼办的很隆重,广州、珠海、东莞的同学都来了,有几个还从西安赶了过来。算是一次同学聚会了,热闹非凡。(主要是毕业不久,大家的差距都不是很大)

新娘子很漂亮、贤惠、知书达礼,我们都纳闷二锅头是怎么把人家骗上床的。二锅头是典型的闪婚,大伙都没猜到新娘是谁。

婚礼结束,就剩下我们这帮同学还在畅饮叙旧。班花、班草、校花、校草的八卦扯完了,接着又是把大学里面陈年的糗事一件件翻出来,个个笑的肚子抽筋,满嘴喷酒。

公公和食堂那个大波炊姐的恋爱故事又被重温了一遍。

老头军训实弹射击的时候,一激动,五发子弹连发全出去了。留下了大头一个经典的比喻:“操!你他妈的以为是嫖J呀,一上去,想射就射。教官连哨都没拿出来呢!活该!”

大头勾引小红门大酒楼老板娘,被老板娘的男人拿着菜刀满校园追着砍的一幕,至今说起来让人依然不寒而栗,可谓是惊心动魄。

大头另外还干过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有次喝高了,竟然当众对着餐厅的柱子小便起来,还抱怨人家厕所小便器没冲水的。

小八哥独家爆料了二锅头的一件糗事。有次放假,二锅头去他城里姨妈家,结果家里被小偷偷了,二锅头对小偷是恨的咬牙切齿的。

小八哥问:你钱包也没丢,手机也没丢,你媳妇被小偷艹了?

二锅头说:不是,姨妈家里客厅装的有监控,警察来了调查,就把监控调出来看了。

小八哥问:那又怎么了?

二锅头:老子九点多,见家里没人,就在客厅撸了两把。也被警察和姨妈全家都看到了。没脸去姨妈家了。

哈哈哈哈~~

笑了十分钟,大家才缓过气来。

当然了,这帮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那件销魂的事情。在学校的时候,有次我喝醉了,撞破了后脑勺,被送去医院缝针。迷迷糊糊中要尿尿,护士妹子拿来尿壶,可惜我的小弟不知何故气宇轩昂,护士小姐整了半天愣是没有塞到那个壶嘴里。

靠!就这点破事他们笑了好几年。

不知道谁多嘴,说了一句“朵儿怎么没来?”

我的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最痛苦的是,消失的东西,它就永远的不见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一直插在你心头,一直拔不去,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

朵儿没有参加二锅头的婚礼,不知何故,婚礼过后的几天,心头笼罩着淡淡的一丝失落。

32.

“周末有人去滑冰吗?”Sandy在办公室积极的张罗着,遇到犹豫的,她总能有办法说服。不一会,就拉了好几个小伙伴。这类活动,我们三贱客要想逃掉,那几乎是不可能。也好,可以去散散心。

世界之窗的溜冰场,环境不错,人气挺旺,在这炎热的南国,能尽情的体验滑冰的快乐、享受五彩晶莹的冰雪世界,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大家迫不及待的穿袜换鞋,Peter一只脚就是穿不进去,Peter问旁边Sandy“带刀没有,借我用用!”Sandy不解,“要刀干什么呀?”

“我把自己的脚后跟割掉点就可以穿进去了!”

“啊,不会吧。”Sandy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另一MM真的从化妆盒里面拿出来一把类似刀的东东。

Peter虽然智商低了点,但他才不会给他们表演真人版的“削足适履”呢,三下子扯开鞋带,穿上鞋,整装待发。

大家伙才刚刚像企鹅一样挪到入口,就听见“咚”的一声,不远处一重量级的小胖给我们示范了一下什么叫动量,小胖从冰面被人拉起来,我一看,“哇。好大的一个坑在冰面上。”

在冰面上自由滑翔的感觉真好。同行的伙伴,只有Sandy有一些基础。于是乎,众MM要我教她们滑,嘿嘿,可以拉着众美女的小手...... Peter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特别是看着我拉着Sandy在冰面上优雅的转着圈圈的时候。

Sandy的小手软绵温暖,突然让我回想起很傻很天真的学生时代,和朵儿第一次牵手的情形。那种心跳加速,怀里揣个小兔子的感觉,无比的美好,让人依恋。

而这些感觉,一旦曾经拥有,继而慢慢逝去,留下的斑驳回味只能在遥远的梦中找寻了。如今,在这个很黄很暴力的时代,一切都那么的直接,简单,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咚”又是一声巨响,坐在中间栏杆上YY的我打断了,剧烈的震感让我判断震源离我不太远,看到躺在自己脚边上的又是那个小胖子,我就明白了。刹车不及时,撞上了护拦,差点把我震的掉了下来。我拉小胖子起来,笑问,“没事吧?”

小胖子,拍了拍屁股上的冰渣子,说,“没事!”

我贼,你没事,护拦有事了,差点都让你撞断了。我从后面看过去,怎么看都像二战时期的虎式坦克,仔细观察了下,小胖子滑行还可以,但是貌似不怎么会拐歪,停下来基本上就是靠和栏杆碰撞停下的。虽然他的速度一般,但是根据动量公式P = MV计算,他的M太大,因此动量不可小视。难怪我一进来就时不时听到什么声音,还以为工地上在打桩呢。

一直关注“坦克”去了,忘记了眼前飘过的一个个美女们。

意外的一幕发生的时候,滑到观众最多的那个弯道,前面的一个小女孩滑的好好的,突然摔了一跤,而我就在她的右侧后方,跟的很近,想停住根本不可能,往左边距离太远来不及拐,右手拉着Sandy,小女孩的腿就横在我前进的路上,当时的本能就是避开小女孩的腿。也许当时不避让,小女孩的腿必定会重伤,毕竟冰刀也是刀啊。来不及多想,松开Sandy的手,我做了一个腾空跳跃的动作。

原本以为这就化险为夷了呢,可是在空中的那瞬间,Sandy受小女孩的干扰,也来了个趔趄,本能的一抓,把我给扯了一把,原本简单的跳跃,这回还带上空中转体了。就这还没完,落地的瞬间,“坦克”又从一角突突突的杀了过来,结果被他一带,原来的转体又变成了两周半。落地的瞬间,我猜姿势还是比较优美的,单膝着地,旋转了3圈后才停下......手里要是再捧一束花,绝对浪漫的求婚场景。

虚惊一场,原本将会很严重的一场事故算是被化解了。我揉了揉膝盖,骂骂咧咧的走了。过了半个钟,感觉膝盖下面异常,赶忙露出鸡毛掸子似的小腿,我靠!鲜红的血渗出,顺着小腿留下,一些已经凝固了,颜色甚是好看。我戳了戳,自言自语的说道“真好玩!”

我发誓,遇到小胖子,一定要狠狠的踢他底盘(屁股),可惜他跑的快,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