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15:关键词“知识经济、Snapchat、快手、7-11便利店、Twitter”(鲤洋日报032期)

1、知识经济这一年,内容开始赚钱了,但它是一门持续的生意吗?

简评:

消费者从来没有真正地为内容付过费……内容产品几乎都是以其传播介质来定价,价格与内容价值本身没有太大的关联性……媒体的内容生产销售变成了这样一笔生意:用优质的内容吸引用户,但内容几乎白送;通过在用户的内容消费过程中插入直接或者间接的广告,抢占用户的“注意力”,以此获得广告商的订单。

文中这段讲到的还是很关键的,将表象抽离到其实质层面,(过去)传统这种商业化模式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内容产品”,内容本身的价值并没有更直接的体现出来,内容只是起到“吸引用户”的作用,商业化是通过间接性方案获得。而现在,因为时代发展,信息过剩,人们的(成长、生活)焦虑等因素,随着“内容变现”、“知识经济”,几个活跃起来的内容产品,将“内容直接商业化”得以实现。



2、Snapchat 正式启动 IPO:比起做一个社交网络,它更想成为一家 “相机公司”

简评:

Snapchat CEO  Evan Spiegel 将该公司定义为 “相机公司”,目标是帮助用户捕捉周围发生的事件,并采用更多样的方式讲述身边的故事。

这个新的产品定位值得玩味,最初是靠“阅后即焚”(照片分享)这种新颖玩法从社交领域异军突起的,然而现在IPO却定义自己为“相机公司”,定位的不同,价值自然有差异——具体是为什么外人无法直接论断,但应该也脱离不了《定位》这本书所讲的规则。



3、过年在农村待了5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快手能横扫4亿中国人

简评:

除了快手,号称连接一切的互联网上,他们(全国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占九成以上)发声的平台实际上并不多,而那些满足了这部分人发声需求的平台,产品一般都具有操作简单和门槛低的特点,内容则难以避免被诟病内容庸俗和“非主流”审美。

借用可能不太合适的话,有人在网络上这样评价:在短视频领域,美拍代表了“极美”,而快手代表了“极丑”。尽管我个人并不太能接受快手上面的绝大多数内容,但是,从产品角度来说,快手确实是款好产品,满足了“(似乎)被主流互联网产品忽略的那‘大部分’人”的发声表现需求,所谓的“丑”并非“绝对的丑”,而是这群用户所“喜欢”和“能表达”的,那就足够。一种特定的社区就有一种特定的氛围,对应到现实里的人群的数量,线上这款产品的用户数也就可想而知了。



4、从濒临破产到全球第一,7-11便利店如何铸就成功秘诀?

简评:

文中介绍性的记叙较多,当然了,作为案例,讲讲成就还是为了后面的“秘诀”做论据铺垫的,可以理解,只是,最后作为要点的“共享经济学”所占篇幅较少,主要提及“共享经济体”的模式、“假设、实践、验证”的思路。



5、What if Twitter’s future is becoming Facebook’s live media app?

简评:

这篇文章讲到的内容还有点意思,目前似乎Twitter正在寻求的出售没有合适的买家来接手,甚至没有谁想来买的。然而,在“实时性资讯(直播)”这个点上,Facebook正在努力有一番作为(可自身这方面的改造也存在问题),而Twiiter在这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后者如果被融入到前者的生态系统中,也许这个结局不错。




by 鲤洋

2017.02.0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