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爱情

我姐姐刚出生时,我大姨夫也是极疼爱她的,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加上姐姐漂亮也机灵。可是随着第二第三第四个女儿的出生,这种疼爱也早已经变成了不耐烦。

特别是村里有谁家生了男丁,邀他去喝酒时,他总是异常暴躁,喝醉回来,会对我大姨和姐姐挥动拳脚。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直到我哥哥的出生。之后,大姨不再生小孩了,大姨夫的烦躁也烟消云散。

这个时候,姐姐已经十几岁了,成长为十分的高挑清秀的一个女孩子,在这个无论男女都被糙生糙养的村里,姐姐难得的像城里人一样细腻,一样的知书达理,懂事乖巧。

于是啊,十里八村的媒人啊,都踏破了他们家的大门。

姨夫这个时候想起了对姐姐的疼爱,千挑万选挑了一门家境不错的孩子,虽说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在早些时候的农村也是先于大家盖起了三层小楼,让大家别样羡慕的人。

男孩应该是真喜欢我姐姐。他带她逛街,给她买东西,带她出去旅游,逢年过节也总是提着很多东西到我大姨家去。我见过那时候的姐姐,戴着墨镜,穿着黑色的喇叭裤,十分时髦的样子。

后来,男孩的父母说,让俩孩子趁早把婚结了吧。姐姐却不是很愿意,只说太早了,再等俩年。开始男孩还一如既往的对她,后来渐渐不耐烦了起来,透出这么多钱砸给你,却想赖账的意思。

于是,姐姐便分了手,只说,我的王子并不是你的模样。

大姨和姨夫也只觉得,没事,孩子还小,慢慢先挑着,遇到合适的再说。可是谈的第二个,第三个也不尽如人意。

渐渐地,上门的媒人也便少了,姐姐却还是一直坚持着执着得等着她的爱情。

再过了几年,父母也开始唠叨了起来,妹妹们也都到了该找婆家的年龄。

姐姐从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等成了一个二十三岁的老姑娘,一路飙升的还有她的体重,从骨架纤细到膘肥体胖。姐姐竟自不管,打工干活,依然觉得自己是个貌美如初的少女。

大姨苦恼起来,总觉得姐姐是撞了邪。姥姥是信这些的,大姨找到姥姥。姥姥说先拜一拜神佛吧,看能不能好起来。

城里那几年流行起了婚纱照,姐姐见了,也找人拍了一张,只是没有新郎。她让人把照片做的很大,四张的电影海报加起来估计也没那一张照片大。我见过那张照片,绿色的背景,白色的婚纱,发福的姐姐却甜美的微笑着。

姐姐拿回相片后高兴了好一阵子,她把照片钉在自己的墙上。大姨见了,越发的慌张起来,按照姥姥的意思,偷偷地在自家院子东南角烧了纸,拜了一拜,想要送走邪神。

可是姐姐依然没有要谈对象的意思,只是见她越发的胖了起来。

有一天,大姨盯着姐姐看了很久,说,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姐姐一惊,笑了笑,怎么会呢,我还是个大姑娘呢。

可是渐渐地姐姐的肚子越来越大,就是邻居见了都想问上一问。风言风语也便传了开来。

被人戳脊梁骨的感觉究竟不好,大姨和姨夫打过,骂过,摔过盆砸过碗,也曾苦口婆心的劝,孩子到底是谁的,说出来,大不了,少点彩礼,把你嫁过去,也好过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可是姐姐沉默着,唯独淌下两行泪来。

在一个夏天的午后,姐姐正在熟睡,突然地,房门被一脚踢开。

姨夫带了哥哥和两个亲戚过来,七手八脚的抓住了姐姐,姐姐尖叫,踢打,抓咬,可是没有用,依然被抓到了之前放农具,放杂草,拉牲口的架子车上。

天空里突然下暴雨来,姐姐跳了下来,之前清秀靓丽的姐姐如今俨然成了一个疯婆子,披头散发,大着肚子沾满了泥水,粉红色的拖鞋也少了一只。她想跑,又被抓住,暴雨中,她挣扎大喊:滚啊,你们滚啊!

她跪倒在地,看着我的姨夫,叫,爸,爸爸啊,爸爸啊。她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哭一边喊。我的姨夫指着她的鼻子说,你这个败坏家门的东西,今天这孩子你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姐姐最终还是被送到了医院,孩子也被打了下来。

据说那天的暴雨说是下得很大,也很久。

那之后姐姐一直躺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便是盯着墙看,墙上钉着她的巨大的绿底的照片。

大姨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再一次找到了我姥姥,姥姥说:“这是不行,你把孩子带过来,我看看。”

于是姐姐被带到姥姥的小祠堂里,对着一排的神像三拜九叩。供桌上焚着三只香,姥姥看着袅袅的烟气,摇了摇头,打了一碗井水,然后等香烧完了,便抓了一把香灰分撒在就九张烧纸上,将其中八张包了起来递给我大姨,剩下一张撒在碗里,拿手指和了一和。端给下面跪着的姐姐说:“喝了吧。”

姐姐看着眼底下的瓷碗,皱着眉头,说:“我不喝。”

姥姥厉声喝道:“说什么呐你,菩萨面前,胡说什么,好不容易才求来的药,赶紧一口气喝下去。”说着给大姨使了个眼色。

大姨接过碗,一手捏住了姐姐的后脖子:“好孩子,喝了吧,听话啊,你病了,听话赶紧把药喝了。”一边姥姥双手合十,对着供桌上的神像一拜再拜,嘴里念念有词,大意是祈求神佛原谅姐姐的不敬之类的。

姐姐终究还是喝了下去,不光是那一包,连同剩下的八包香灰也都喝了。可是人依然没有好转,仍是呆呆的,而且愈加胖了起来。大姨去问姥姥,姥姥指了指太阳穴,说这儿有病,我没办法。

再过了一年,姐姐去了附近的镇子里卖衣服,熟识的人都记住了那家店,逛街的时候刻意躲着,于是她的店总是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过年的时候,大家回去给姥姥拜年。

闹笑声中,姐姐突然把我拉到一边,说:“来,我给你留了一顶帽子,你看合不合适。”是一只红白黑纹的针织帽,她把它戴在我头上,怯怯得笑着,我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屈辱,用力把帽子摔在了旁边的柴火上。

那边的笑闹突然停了下来,众人往这边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又重新欢声笑语。

我也觉得有点无措,便看了一眼我的母亲,她笑盈盈得看着我,似乎还有点赞许的味道,我跑过去,躲在了母亲怀里。

我偷偷向姐姐望去,她站在那里,灰色的地面和灰色的柴火,唯独她和柴火上的帽子是红白黑的颜色。她站在那里,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所措,正当我以为她快哭了的时候,她弯下腰,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得夹住了帽子的一角,走到垃圾堆前松了手。

再过了一年,姨夫给她找了一门稍远一点的亲事,男方家里并不富裕,但是人没啥毛病,高高瘦瘦的,顶多就是眼睛不太好,老实懦弱一点。

姐姐看了看,说,好。

很快,姐姐就被着急麻慌得给嫁了过去,婆婆对她也好,不到一年便有了一个女儿,再一年有了一个儿子。大家都说姐姐的病好了,心里也都舒展开来。

有一年姐姐和她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回姥姥家,姥姥看着这两个小孩子并没有十分欢喜的样子。这两个孩子头发油乎乎的打了结,脸上被冻地皲裂,鼻涕流到嘴里,衣服上沾满了污渍,稍微不注意便躺在地上滚爬打闹。

姥姥说:“你看着你家孩子,别让摔了。”

姐姐远远地坐在门口晒太阳,听到姥姥说,她便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看你说的,我看着呢,好歹大小也是个人,怎么自己不知道会摔着呢?”

姐姐生完儿子的第二年就走了,去了广东打工,不知道做什么,人倒是瘦了不少,打扮得也很靓丽,只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

姥姥说,她的病大概是没好清,不过已经嫁出去了,别人家的人了,随她去吧。

我想,姐姐终究,也没有等到她的爱情。

少爷的作品目录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我的妈妈是个清洁工》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左眼黑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姐姐的爱情 记忆中最早一次见到她,是我5岁多左右吧,那时候的事情,大体上我已经忘记...
    45度向阳阅读 58评论 0 1
  • 姐姐最喜欢坐火车,因为她在火车上遇到了姐夫。 一.火车上种下爱情的种子 8年前,寒假过后姐姐要返回学校了,...
    薛小爬阅读 218评论 0 1
  •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梦幻,古今一梦尽荒唐。 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虽不象西游记那...
    有君如玉阅读 83评论 0 0
  • 2014年的夏天,正是《万万没想到》网剧热播的时候。 宿舍楼下非常应景地新开了一家“第一佳大鸡排”。本着对大锤兄弟...
    毛毛锦阅读 153评论 0 0
  • Vivian娜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