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维 大明星背后的操盘手

96
还好有你吖吖
0.1 2017.03.30 19:47* 字数 8925

杨思维 大明星背后的操盘手

作者:顾玥 来源:人物杂志

在江湖传说中,她被描述为「范冰冰背后的女人」——一个手段多样、人脉通达、敢想敢做、本领高强的厉害角色。如今,她是鹿晗在中国的合作人。

范冰冰背后的女人

2007年9月13日,演员孔维生日。当天,她与范冰冰一同在深圳参加一个珠宝品牌活动。当时杨思维小姐22岁,刚从大学毕业,负责艺人宣传,孔维是她带的艺人之一。一周后,孔维参演的电影《太阳照常升起》就要在院线上映,杨思维意识到,与范冰冰的这次同台是一个宣传的好时机,她跟主办方商量后在活动中推上来一个三层的大蛋糕,现场为孔维庆祝生日。

「当然我是故意的了,有冰冰在的情况下,孔维如果能做一个新闻的焦点,肯定对孔维比较好」,杨思维对《人物》回忆。第二天,几乎所有新闻网站的焦点图上都有孔维的面孔,以她和范冰冰当时的行业地位来看,这是一场不可思议的胜利。「她(范冰冰)觉得我挺狠吧」,杨思维轻描淡写地说。

近10年过去,蛋糕的故事仍在娱乐圈中流传,主角从孔维讹传成霍思燕,但中心思想没变:两女星争锋,杨思维出招制胜。杨思维觉得,范冰冰正是因此注意到了自己。事情发生那年,范冰冰与华谊兄弟合约到期,自组团队成立经纪公司。造型师卜柯文觉得范冰冰身边需要一个特别有战斗力的人,向她推荐了杨思维。

如今,稍微听过些娱乐圈风云的人都知道杨思维其人。在江湖传说中,她被描述为「范冰冰背后的女人」——一个手段多样、人脉通达、敢想敢做、本领高强的厉害角色。杨思维一头红色短发,身材有点胖,但踩着高跟鞋走路也是风风火火的。在被媒体抓拍到的各种照片里,长发飘飘的范冰冰和穿着紧身连衣裙的杨思维形影不离,两人的下巴总是默契地微微抬高——杨思维觉得范冰冰身上有某种「先锋」的味道,走在「先锋」身边的她也希望自己成为明星经纪行业中一个从未被超越的存在。

回到两人刚有连接的时候,杨思维还只是娱乐圈新人,负责最繁杂琐碎的宣传工作,而范冰冰处于大众形象最负面的时期,整容、绯闻、耍大牌等种种传言满天飞。在人们的刻板印象里,这只是个漂亮、脾气不好、没什么实力、靠炒作上位的女明星。接触范冰冰后,杨思维觉得她其实是一个好女孩,「我应该去帮她解决这个问题」。另外一方面,范冰冰也告诉杨思维,你做我的事情,大家都会关注。这激发了杨思维的野心:如果真的能和范冰冰一起从低谷中走出来,「全行业都会看到你的能力。」

明星经纪这一行接触的是最复杂多变的人性,既要专业也要理解时代变化。加入范冰冰工作室后,杨思维开始帮助范冰冰重新梳理媒体关系:与其跟所有人解释范冰冰没有做哪些事,不如直接树立一个更加深入人心的形象。

2009年8月,范冰冰拍了一组《时尚先生》封面大片,她抹上剃须膏模仿男性剃须。稍早一阵,杨思维发现有一群年轻小姑娘来给范冰冰接机,她们对着范冰冰「范爷」「范爷」地喊。杨思维感到奇怪,回来以后去网上搜这群人的来路,发现她们有一个小组织。

「她有一群女性粉丝,把她当作男的去YY(意淫),所以叫她『范爷』。」杨思维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概念,宣传《时尚先生》那次封面时,她就用上「范爷」这个标题,这个标签对颠覆范冰冰以往的形象起了尤为关键的作用——「范爷」背后暗示着这个女性的强势、奋斗和独立。「我觉得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一个自强不息的女性的时候,就没有人会认为她可能是那样子传闻(包养)中的形象。」杨思维说。一位新闻传播专业的研究生在《网络环境下明星品牌宣传团队的策略分析——以范冰冰工作室为例》的论文中写道:「……尤其是为了迎合最广泛受众的『范爷』角色的定位,在迎合了男性受众的审美需求繁荣同时,其男性化的品牌话语表达又削弱了其『美艳』形象对女性受众产生的心理威胁,使范氏这一明星品牌能够争取最广大的受众。」

范冰冰和杨思维两人合作6年。2014年,范冰冰突破娱乐圈「四旦双冰」的格局,成为收入过亿,稳居一线的「范爷」。杨思维赢得了她想要的行业声誉,她从范冰冰工作室宣传总监的位子上离开,与另外两位资深合伙人一起,创立了壹心娱乐经纪公司。这一年,杨思维还不到29岁。「我当时选择离开,是因为我知道冰冰其实已经不再需要我了,她是一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女性,如果没有遇到她,她一定还是现在光芒万丈的她,我却不一定是我,所以我也想去试试看,自己离开她到底能走去什么地方。」杨思维说。

眼睛一转,主意就来

《VOGUE》中国版主编张宇有份私人名单,其中列了几位经纪人的名字,涉及明星,每当她有什么新想法或疑问时就会找这份名单里的人问问。在张宇的描述中,名单里的人「有智慧,有脑子,不会太自私,会给你意见」,杨思维就是其中之一。

在范冰冰工作室时,让范冰冰登上《VOGUE》中国版封面是杨思维的一大目标。但《VOGUE》封面以超模为主,明星一向不多。与张宇吃过一顿饭后,杨思维清晰地接收到对方表达的要点:《VOGUE》不受广告客户和新闻事件的影响,看重的是行业地位和时尚程度。「所以我就觉得timing很重要,你用什么事件去让别人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的。」此后,每逢范冰冰有重要电影或大事件,杨思维都会去问问张宇,2010年,范冰冰凭借《观音山》拿了东京电影节影后,「timing」终于来临。

「她一直找着你,一直联系着,但是也没有特别求爷爷告奶奶的……还有一种人就是,你不拍我,我还不理你呢。」张宇觉得杨思维的态度不卑不亢,「她尊重你,表示我一直愿意跟你合作,『您看什么时候合适,我们怎么样的配合』。」2011年7月,范冰冰以一身牛仔衣的清淡造型首次登上《VOGUE》中国版封面,作为一个有时尚态度的中国明星被介绍给全世界。

在好友和合作伙伴眼中,杨思维是那个永远有办法的人。麦特传媒CEO陈砺志是杨思维多年好友,在他印象里,这个女孩特别强悍,「老娘天下第一」,感觉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我们描述一个人有智慧的时候就是,『眼睛一转,主意就来』,好多事情她立刻就会有反应怎么去弄。」陈砺志对《人物》说。

演员宋佳是加拿大导演哈维尔·多兰的忠实影迷,多兰刚凭借新作《只是世界尽头》拿到本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最近,宋佳准备新专辑时随口跟杨思维提了一句,多兰曾给阿黛尔拍过一支MV,「为什么不让他来给我拍一个MV?」杨思维听完只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然后立刻开始发邮件。宋佳非常吃惊,「我都觉得我说之前都要需要鼓一鼓勇气去跟她讲,我就觉得这个话,我跟她可以讲,我跟别人可就不敢讲。因为我觉得,我跟别人讲,肯定别人觉得你疯了吧,或者说你在干嘛?」

「我觉得没有任何不可能,起码我去试了。」杨思维语气平淡地说。她语速极快,回答复杂的问题最多思考3秒钟,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2010年,网上曾传出王学圻与范冰冰的传言。杨思维当时问朋友陆垚的意见,陆垚是陈可辛内地事务的总负责人,他认为这种流言蜚语没有回应的必要。但杨思维不认同这种看法,「我认为他的很多判断标准是非常阳春白雪的。既然你这么想,我就得跟你反着来,因为大众不会这么想。」

她第一时间做了三重处理:第一,给造谣方发了律师声明,说明此事的严重性;第二,约新浪为范冰冰做专访,表明范冰冰本人对事件的态度。第三,她自己写了一篇1500字感情充沛的长文。这三重回应同一时间发布在网上。

在那篇半小时写就的文章里,杨思维言辞恳切:「你关注她,也许因为你喜欢她,你关注她,也许因为你极端厌恶她。没关系,你随便讨厌她,你可以忽视她一切的努力和认真,你更可以看不到她的人品和善良,但是你别胡编乱造,这是底线。」「如果你们连王学圻老师这样的人都不放过,对不起,我们也不会放过你们了。」传言很快平息下来,她的这篇文章如今被公关界与营销圈称为案例级公关文。

回首当年,杨思维最为得意的是那篇文章最后一句,「世上本没有敌人,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她觉得这足以说明自己的人生态度。然而,陆垚负责《十月围城》宣传营销时第一次接触范冰冰和杨思维,「我当时很看不上范冰冰这伙人」。当时圈内圈外对两人都有些负面传闻,光是这两个人的形象,风风火火的范冰冰带着一个「无比动感」的工作人员,「我整个人就跟不上她们团队的节奏」,如今已经是杨思维合作伙伴的陆垚对《人物》说。

2011年左右,天涯上曾有一个很热的帖子,里面详细列举杨思维「捧」范冰冰上位的各种手段,将她形容得如武则天般险恶。看到这个帖子时,杨思维正在纽约旅行,她坐在酒店床上盯着手机想了很久,为什么会这样?「老娘哪有那么大本事啊?」当时只有28岁的她很失落,「他们对我们成功的认知就是这样子的,看不到你的努力,看到的全是你的手段,这个事情让你很难过。」

这些舆论长久地困扰着杨思维,她在去年的一篇微博文章《好名声与坏名声》中袒露了自己的思考,觉得还是因为自己事情做得不够好,「我今天做范冰冰,大家觉得你这样做,那如果我做出了100个范冰冰,大家还会认为你这样做吗?」杨思维说。

安全感

壹心娱乐位于东四环的一处高档小区,一层两户都租了下来用作办公。做经纪公司,为防止狗仔跟踪或者粉丝闹事,首先要在选址上保证安全,常有明星往来,一般写字楼都不方便。

杨思维的办公室能俯瞰整个朝阳公园,桌上的咖啡杯边沿沾着她的口红印,Christian Louboutin 的红底高跟鞋被她踢到一边。「我们这个行业的明星,绝大部分是没有安全感的。」说这话时她正盘腿坐在办公室中的懒人沙发上。

编剧宁财神曾想写一个描述娱乐圈生态的剧本,他来找杨思维聊天,觉得女明星们大多数心态不健康是因为从小都学舞蹈,「舞蹈演员是个什么职业呢?第一,你要吃很多苦;第二,你即便吃了很多苦,领舞只有一个,你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你才能当领舞。」杨思维回忆。话从耳边过,她与自身的行业经验对照着思考了一会儿,「好像有道理。」

做了将近10年的明星身边人,杨思维同样觉察到这一职业「特别特别不健康」。「很大一部分明星都有强烈的被害妄想症,就是一出事,就觉得别人在害我。」杨思维说,「不管男明星、女明星,其中积极健康的人很少,特别少。」

因此,她禁止自己的员工在艺人面前讲八卦以及「你比×××漂亮」这种恭维话,「我听到就烦,听到就骂」,她怕这样艺人更会把自己跟别人比较,「何必呢?你做你自己的事业,别人怎么样,跟你有屁关系啊?」

她尽量时刻陪伴在明星身边,给予他们安全感。在范冰冰的前期采访中,杨思维经常在一旁插科打诨,让范冰冰放松下来,找到自己的幽默感,「跟人聊天,总归让大家笑了会比让大家愤怒或者让大家震惊更有效果。」她说。

杨思维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同意接受《人物》采访。经验告诉她,经纪人太过高调会让明星觉得不安全,「他会觉得你来干嘛?你今天是要利用我成名吗?」「这个工作的意义就在于你得隐藏掉你做过的这些事情。」她说。

刚入行时,她带宋佳走红毯。杭州西湖边那条巨长的红毯让还是新人的宋佳感到一阵眩晕,「我靠,红地毯!他妈的,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一点都不好玩,很不喜欢。」作为新人,宋佳不能带工作人员进入红毯,杨思维被保安拦在场外,没想到她突然从包里抽出一条金光闪闪的披肩,「就像《西游记》盘丝洞、女儿国那种」啪地披在身上,然后对保安大喊:「你不要碰我!我告诉你,你不要碰我!我是嘉宾,你不要碰我!」保安被震住了,什么话都没说就让杨思维进去,「演完了那一场,思维就坐在了我的旁边。」对《人物》回忆这一幕时,宋佳在电话那头笑得喘不过气。

宋佳最初对杨思维并不完全信任,「就比较狗血,我就觉得这个工作人员怎么这么闹腾啊,一会儿哭,一会儿这样,然后一会儿转脸没事就嘻嘻哈哈,觉得一点都不严肃。」作为新人,她需要一个稳重的工作人员。「我印象中,在我工作合作的这么多工作人员,我觉得也就那么一两个当着我的面哭过吧,她就是痛哭流涕那种,非常强烈的那种,哭得让我觉得很夸张,戏剧性非常强……我觉得她其实蛮适合当演员的。」

杨思维拥有不亚于明星的自信。一次杨思维带宋佳参加活动,宋佳穿了件 Versace 的大红色斗篷,杨思维看着喜欢,当场跟公关买了下来。采访结束,宋佳一回头,杨思维已经钻进那身斗篷里,「我靠,我真服了,我说杨思维,你真的是可以,你的人生真是足够精彩。」

她给自己提了一个要求,无论是工作能力、对行业的认知还是对世界的认知,都要保持在艺人的前面,这样才能得到艺人的信任。不久前她和张雨绮坐飞机,张雨绮整个行程都在看英语书,「她现在英语水平大概比我高几个 Level ,她已经能读全英文的书,而且很深的书,我就觉得这不行,我绝对不能允许我的艺人单项比我强。」杨思维现在也开始学英文了。

婆媳关系

7月19日,人气偶像鹿晗起诉韩国 SM 娱乐公司专属合同无效一案,历经19个月,双方正式达成和解。这意味着,「他想做什么他就可以做」,杨思维对《人物》记者说。她现在是鹿晗在中国的合作人。

壹心娱乐经纪公司一直以实力派演员为主,陈数、宋佳、马伊琍……鹿晗是个例外,杨思维只见了他两面,就执意要与这个生于1990年、面庞精致的偶像合作。「我觉得这是我没做过的人,这是一个新的类型,我想挑战一下这个类型该怎么做。」但是杨思维的合作伙伴根本不知道鹿晗是谁,「我就觉得这人是谁啊?染了一头黄头发」,当时鹿晗刚刚回国,杨思维也并未预想到他身后数量惊人的粉丝,以及随之而来的巨大影响力。

过去10年,娱乐圈长期保持的「四旦双冰」(赵薇、章子怡、周迅、徐静蕾,李冰冰和范冰冰)的格局已渐渐瓦解。入行10年,杨思维注意到,整个市场正在发生剧变,像是现在很多电视剧演员登上各大杂志封面,「过往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一件事情……它就是一种影响力的变化,还有你成为这个明星的手段跟通路的一个变化。」

时代变化,娱乐圈的玩法也不一样了。「签约鹿晗就是开启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杨思维说。以鹿晗回国为标志,一种全新的追星模式拉开序幕。2015年2月,鹿晗登上《ELLE》杂志封面,成为第一个登上女刊封面的男明星。这期杂志首次采用了预售的方式,预售几分钟之内,近两万本杂志被一抢而空。「其实那是一个在整个行业里来讲我觉得比较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杨思维说。在此之后,时尚大刊纷纷与这一代新面孔男星合作,粉丝跟进,自发大量购买,形成了行业内的新默契。近一年以来,逐渐有媒体称之为粉丝经济时代,但在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惊慌失措,杨思维用这四个字形容她最初的感受,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之久。最初与鹿晗合作时,「鹿饭」的行为让她琢磨不透,粉丝经常会到她的微博底下大规模留言,为什么给鹿晗做这个造型、为什么接这个戏、为什么不接这个戏、为什么微博热搜撤不掉鹿晗的话题、为什么鹿晗上不去微博热搜……「质疑我的专业性,为什么要质疑我的专业性呢?」杨思维不明白。

鹿晗无法进行长途飞行,录制《奔跑吧兄弟》时飞了一趟澳大利亚,回来后立刻进了医院。这让鹿晗的国际化道路受到很大阻碍,「当我意识到我已经有短板的时候,你必须得长项长过别人,你才能在整个市场上站稳脚跟……所以我才想尽办法上『跑男』,包括后面接一部大电视剧,我都觉得你要把你的国民知名度渗透踏实。」但在一部分激进粉丝眼里,电视剧上不了台面,糟蹋了他们的偶像,消息传出,他们组织起来对壹心进行了大范围声讨。

一些经纪人因粉丝长时间大规模的攻击而离开,比如李易峰的经纪人董可妍,粉丝质疑她工作不力后被李易峰的经纪公司欢瑞开除。杨思维起初希望能够和粉丝心平气和地沟通,她开通了粉丝邮箱,安排专门的人员负责,负责人手机上的邮件提醒一天24小时内,一分钟都没停过。但并不是所有粉丝都买杨思维的账,一些「鹿饭」说她在灌鸡汤,还有粉丝发起一轮又一轮的人身攻击,说她胖、丑。

「这个时代吧,大量粉丝涌入,其实很多我的同行都是懵的,就是他们不知道到底怎么应对他们,所以他们会有一些过激的反应,其实大家都没有经验。」杨思维说。

花了半年时间,杨思维开始重新认知自己与粉丝的关系,她觉得他们之间就像是媳妇和婆婆。「就是她怎么都看不上你。好,是我儿子好,跟你没关系;不好,都是你不好,你怎么没把他照顾好。」某种程度上,她理解这种感情,粉丝对鹿晗的爱是无条件的,所以也会要求所有人无条件地对他好。

「我比较明确到就是,我应该坚定我自己认知的东西。」她说。2015年7月,杨思维关掉了微博评论,决定不再受粉丝的声音影响。「我自己没有跟他们有任何互动的,很久很久都没有了。」因为她已经明白,作为经纪人最重要的,还是在于艺人是否相信你。

鹿晗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人把他交给公司以后,基本放手不管,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这也是杨思维很愿意和鹿晗合作的原因之一,她习惯和明星的家人保持着「不太熟」的关系,「如果我知道他有一个强有力的家人会干扰工作,我宁愿选择不跟他合作。」

「所以像吴亦凡这种情况,你应该也不会签?」《人物》记者问。刚回国时,吴亦凡的很多工作由其母亲打理。

「我肯定不合作。」她干脆地回答。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置身于这个行业10年,杨思维经历了中国娱乐圈的数次变化。「巨星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太可能再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巨星。」杨思维说,「那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什么?就是社群化,一类人共同喜欢一个明星……所以在这个过程下,如何去制造、包装明星,是我们整个行业都要面对的一个状况。」最近,她开始关注直播,没事就打开手机上的直播APP,加入撩拨主播的队伍。她的判断是,直播平台涉及人性与金钱的交易,以后必成气候。

中国的经纪公司也在发生改变。起初,经纪公司依托于华谊和橙天等影视公司,对演员抽成通常在10%-30%左右,王京花是这一模式下的王牌经纪人。范冰冰自立门户成立工作室起,明星工作室模式在经纪行业兴起,一些比较有人气的艺人建立自己的团队,开始独立做主。

大三那年,杨思维考了一个经纪人证,考证过程中听说了王京花这个名字,王京花在圈内人称「花姐」,当时是华谊兄弟经纪公司的老总。杨思维跟别人问到「花姐」的手机号,发了条短信毛遂自荐:「花姐你好,我叫杨思维,我特别想跟你工作。」没想到「花姐」立刻回复她,两人一起吃了顿盒饭,「花姐」说,你下周一来上班吧。

中国的明星经纪人一直是全能式的,一个艺人的各个方面,接戏、时尚、品牌客户、媒体和新媒体传播等等,经纪人都要照顾周全。与此相比,美国的经纪公司只负责帮艺人接洽业务,提供广告客户和作品的面试,抽成比例统一是10%。而日韩的经纪公司则有现阶段中国经纪公司所没有的造星系统,能让一个普通人通过长期且严格的练习生培训出道成为明星,由于生产成本巨大,日韩经纪公司以高抽成比例闻名,50%-80%,通常还会制定极其严格的解约条款。

创立壹心之初,杨思维将以往对一个全能超级经纪人的要求拆分开来,部门细分,每个部门由一位创始合伙人带领。她野心勃勃,打算再成立三家公司:影视公司负责定制化开发适合自己艺人的影视项目;明星品牌管理公司通过研究粉丝经济,为明星塑造个人品牌,实现对明星有限时间资源的突破;新人公司补全中国经纪公司在造星方面的短板。

合伙人中,杨思维年龄最小,却冲在最前面,时时提醒大家数字、成绩、输赢,「她就是往前冲锋陷阵,像个发动机一样,拖着一群比她年纪大的人往前冲。」陆垚说。这种性格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她带的艺人,比如宋佳。杨思维觉得宋佳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但作为明星,她没有野心。宋佳也承认这一点,「原来我怕出错,我觉得我宁可不要人家夸我,我也不想在这儿弄什么事,出什么错。」但杨思维的做法是,别想那么多了,先做了再说,哪怕错了起码尝试了。在她的影响下,宋佳开始尝试接触时尚领域。

给艺人带来改变,而不是仅仅帮他们做一些外围工作,这才是杨思维所认为的经纪人的最大价值。「我不是说改变了他这个人,我可能改变了他一些表达方式,我可能改变了他看问题的一些价值观,我可能改变了他判断什么事情更重要跟不重要的标准,我可能改变了他应对记者的手段……比你帮他平了多少事,其实更有价值。」杨思维说。

鹿晗刚刚回国时,接受采访或者参加活动,会给出一些特别直接的反应,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人物》去年第一次采访鹿晗时,提到韩国经历对性格的影响,鹿晗不确定地转了几次头,看向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杨思维,「你想说什么就说,没关系」,杨思维轻声说。她一直鼓励自己的艺人,做自己,「我觉得做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不要去塑造一个你,你塑造的那个你迟早会被揭破,而且你会很累,你就是自然地做自己,一部分人喜欢你,一部分人不喜欢你,没关系,你不用得到全世界对你的喜欢。」

她很欣赏范冰冰说的一些话,比如「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我觉得这些价值观的传播在现在的社会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在这个很多人都以整容,然后嫁人为目的的女性世界里,她一个有着这么好的外形条件的女孩还在靠自我奋斗去找到自我价值。那我觉得传播这些价值,其实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也是我觉得她努力的地方。」杨思维说。

最近,她打算帮张雨绮做一个栏目,直播一天24小时的生活。张雨绮每天都在健身,一次张雨绮和杨思维出差回来,半夜11点,还拉着杨思维一起做瑜伽。「我觉得很多女性都觉得自己忙,自己这个那个,所以她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样调配自己的时间,那我觉得雨绮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杨思维说,她希望通过张雨绮,向社会传递她所认同的这种价值观,Focus myself,Focus only myself,「我觉得现在很多女性,不是把focus放在自己身上,她是在取悦这个世界。」

她21岁进入这个行业,现在31岁,她说40岁之前一定要离开这个行业——她不想一生都做一件事情。25岁时,杨思维曾陪范冰冰去巴黎时装周看秀,住巴黎最好的酒店,全程受到品牌最高级别的接待。时装周结束后,杨思维一个人背着书包跑到西班牙旅行,坐地铁、住青旅,「但是我会觉得后者的那个生活才是我自己的生活,而前面那个部分,其实只是工作而已。」

「我的很多同行们,其实都发生过这样子的困扰,就是在我们工作过程中,很容易迷失自己,我们到底是谁?我们在为谁工作?我们所享受到的别人对你的尊重和你的生活中接触到的这些人,是不是属于你自己的,而还是只是你工作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特别容易让人产生虚荣的行业,你会误会自己的影响力。因为这个影响力其实并不来源于你自己,只是来源于你服务的对象。」她说。

刚入行时,杨思维只是这个行业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宣传,经常为琐碎而毫无创造力的日常工作所困扰。但她记住了一位领导对她说的话,当你想向这个社会施加影响力的时候,你需要一些介质,个人的影响力是有限的,但很碰巧的是,你可以影响这些有影响力的人——这就是我们的明星。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