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孔子比肩的金庸先行者,侠道却在此中道而绝

侠客行—李白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创造无数热血飒爽的侠客,开辟纵横天下的武侠世界;2000多年前,同样为世间担道义的墨子却像转瞬即逝的烟火,学说精义突然间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为平凡百姓索求平等与兼爱。

同样是“侠”,为何结局迥异?

射雕英雄—郭靖

郭靖在襄阳城抵抗蒙哥,在硝烟渐散的深夜嘱托杨过“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即使小女郭襄被金轮法王挟持,以此要挟郭靖献城,他也不为所动,只是宽慰女儿慷慨就义,这是金庸刻画的经典“侠客”。

“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墨子辗转天下推行“兼爱”“非攻”,不以乱世平民而自弃,谴责社会上“大则攻小也,强则侮弱也,众则贼寡也,诈则欺愚也,贵则傲贱也,富则骄贫也”,为小国和平民谋利。“孔席不暖,墨突不黔 ”,孔子、墨子四处周游,每到一处,坐席没有坐暖,灶台没有熏黑,又匆匆辗转别处去了。

易中天先生说,道家代表“隐士”、法家代表“谋士”、儒家代表“文士”,而墨家代表着诸子百家中的“武士”;在我看来,墨家追求的人人平等、个个兼爱、锄强扶弱,恰好就是最早的“侠士”。

可是“侠客”席卷天下且经久不衰,“侠士”日复衰微至汉代便已消亡。

墨子像

二十世纪下半年代正是武侠创作高潮,金庸的才华把这一潇洒纵横的浪头引领到了最高点,就像两千多年前的墨子,“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朱是最早主张“人人不损一毫”的道家学派,孟子说当时的舆论导向不是杨朱把持,就是墨子掌控。

到韩非子那时的战国末期,仍然是“世之显学,儒墨也。”看看,天下第一,不是儒家,就是墨家。

布衣蔬食到衣食丰足,牛驼马拉到飞机高铁,千百年来华夏大地的变化天翻地覆,但人性却变动极少,道义和扶危济困的精神穿越千年仍然打动着我们的心,墨家子弟和金庸武侠始终带给我们无比的正义感。

回过头来看墨子的主张,其实当中既充斥着不合理的社会理论结构,也暗藏着反人性的行为准则。

墨子主张天下最圣明的人做天子,此等圣明的人做诸侯,再次的人做大夫,再次为士,层级的治理结构。

这样的想法一旦实施,显然对天下人都有益,大家都听从最有智慧的人,普通人只要跟着上级走就行了,最后天下太平。可惜更明显的是,墨子的理论无法实施,圣明排行榜谁来制定?下一届统治者如何选举?只要顶层阶级产生私心,这一组织就很容易变成极权统治,天子便成为唯一独裁者。

墨家子弟的军事组织首领叫做巨子,墨子就是墨家第一任巨子,这个组织里所有人都必须服从巨子命令,赴汤蹈火,令出入山。“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大家都把巨子当做圣人,愿意为他去死。

墨子为平民发声,却无意中为独裁者设计蓝图。

当然,为农民争取平等兼爱的人也不可能在地主阶级封建社会掌握实权;但是为什么显赫的墨家势力竟在底层百姓中也无法流传下去?

原因很简单,领导不喜欢墨子,老百姓也不喜欢。

有一次,墨子连续十日十夜奔往楚国,和机械大师公输班斗智斗勇,只为挽救兵临城下的宋国;救宋之后,一天在宋国避雨,守门的人却不接纳他,即使如此,墨子也毫无指责,高尚情操可见一斑。

墨子自己是实打实的赤子侠士,可就像他要求统治阶层必须圣明的条件一样,墨子不该要求天下人,甚至是越来越稀少的墨家子弟任劳任怨地付出。

“腓无跋,胫无毛,以自苦为极”,墨子能带领几辈墨家子弟艰辛跋涉,劝阻大国兼并小国,富人欺凌穷人,翻山越岭徒步至整个腿肚子没有肉,裤子摩擦至小腿没有毛,即使人家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群渺小而坚毅的人,他们也毫不在意,这样的墨家子弟无疑是高尚无私的伟人。

这是人性闪耀的地方,但不会哪里都闪,一直都闪。

人性是好逸恶劳,趋利避害,墨家子弟是战胜自己弱点的人,他们是少数的闪光点。

大多数人都需要有回报才会付出,这既能帮助弱势,又能获得自我认同,还能激励风气,空想人人高尚只会造成灾难。

子贡赎人

鲁国有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见到同胞遭遇不幸,沦落为奴隶,只要能够把这些人赎回来帮助他们恢复自由,就可以从国家获得补偿和奖励。孔子的学生子贡,把鲁国人从外国赎回来,但拒绝了国家的补偿。孔子说:“赐(端木赐,即子贡),你错了!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 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金庸会不会看到了墨子的缺陷,从而成功再使“侠客”风行天下呢?

首先,“侠士”是位于“天子,诸侯,大夫,士”的第四贵族,似乎生来就有一种家国责任感;“侠客”则是以“客”自居,“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并不把天下兴亡放在第一。杨过奔赴襄阳后无力回天便隐居活死人墓,张无忌在明教被夺权便和赵敏回归蒙古,连权势滔天的“小桂子”也是最后一句“老子不干了”,抱着7个老婆溜之大吉,只有金庸初期的英雄“郭靖”,只是要与襄阳城共存亡,用自己的献血铸就大侠风范。

第二,金庸作品里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信念非常浓厚。幼时急人之危,敢作敢当的落难平民郭靖能得到成吉思汗垂青,初出茅庐又以率真朴实赢得黄蓉芳心,最后纵横四海成为“新五绝”,华山论剑天下第一。杨过独创“黯然销魂掌”,与小龙女双宿双飞;张无忌练成“乾坤大挪移”,与赵敏隐居蒙古;令狐冲悟到“独孤九剑”,与任盈盈避世西湖梅庄。

一手武功超群,独步天下;一手佳人相伴,笑傲江湖。

相比灰头土脸的墨家子弟,谁不更想做一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侠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