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不曾属于我――徐司白

  断断续续的终于刷完了美人为陷的小说和电视剧,下面就来攞攞这部备受关注的悬爱剧。每个人物的个性都很丰满,使人印象深刻,他们有各自的习惯和犯罪手法,以及小动作。

  

  我们先谈S,他是七人团的领袖,犯罪帝国的首领。13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一桩案子杀了苏眠的父亲。他因愧疚,去看望那个为他而死的警察的女儿。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13岁,她8岁。他对她说“节哀”,而她坚定的说“在找到杀害我爸爸的凶手之前,我永不节哀。”

  

  

  

  

  一个8岁的姑娘,却有永不节哀的勇气。他觉得她是特别的,之前不觉得父亲杀人有什么不对,直到遇见她,他对父亲有了质疑。苏眠的父亲临死前说的话让他心底有了一丝感触,即便苏眠的父亲知道罪犯要杀的是犯罪分子的儿子,却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营救。在别人看来,坏人的孩子不值得营救,可是身为警察的他不会无视他面前的杀戮。

  

  身为人民警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他面前杀人。

  

  

  她的父亲是因他而死

  他却因此爱上了救命恩人的女儿。

  

  此后,他一直默默的陪在她身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发现她有了男朋友--韩沉。他开始了整套计划,设计让苏眠和他同时失忆,如果他不是罪犯,她不是警察。他们不是对立的双方,是不是就有可能在一起。

  

  

  他抛下了父亲打造的犯罪帝国,抛下了七人团,忘记了姓名与过去,忘记了伙伴与信仰,每日过着枯燥的生活,为了等待那个她出现。直到苏眠和记忆中的影子逐渐重叠,他知道,就是她了。

  

  

  他说:这些年,在记忆中寻找你的又何止韩沉一人。

  

  他五年前不必和他们一起走进毒气室,可是他去了。他只想要她,只是为了成为她想要的那个人。可悲的是五年后,即便他们三个都失去记忆,可她依然不属于他。

  

  他为了得到她,拆散了沉眠,是自私的。为了达到目的,杀害了她的妹妹--白锦曦,为她改变身份,他的爱是扭曲的。当他看到苏眠在为韩沉受伤而难过的时候,他是心疼的,只想陪在她身边,可是他却连陪伴的资格都没有。只因苏眠的一句:我想一个人待会。

  

  他是有怨的,可是好像又没有什么立场去怨。

  最后的案件中显示出他在苏眠的心里,竟然连周小篆都比不上。那一刻,他的心碎了。所以即便她第一次主动的拥抱他,他都冷漠的推开了。

  

  

  从此之后,见过再美的女人,再清妖的姿态,也比不过她,如同一道阳光,照进他原本枯燥平静的生活里。而他现在回首,终于明白,生命中的空白等待,也许只是为了她的出现。

  

  苏眠,亦是吾爱。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

  

  我从不比韩沉少,只是比他迟。

  

  你不曾比韩沉迟,只因比他早。

  

  最了解苏眠的不是韩沉,而是S。他陪伴了她十几年,爱了她十几年,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改变她爱上韩沉的事实。

  

  五年前,我只想看着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五年后,我终于成为了她想要的样子

  可是她依然不属于我

  

  我爱的人

  我心爱的人

  你的哨声

  是他生的勇气

  也是我死的决心

  

  既然他已想起了一切,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看着他们幸福。

  最后他成全了他们,只因深爱。

  他给了她想要的生活。

  

  这是一曲悲歌,不仅仅是对于七人团,还有警方。那是两败俱伤的战斗,死伤惨重。可是正如S所说: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我们这些少数的精神病态,而是大多数的正常人,是他们的欲望。只不过,我们已经丧失了藏住欲望的能力,他们藏得住而已。

  

  所以面对苏眠,他话不多说,言多必失。他怕她发现他言语的慌乱,心灵的扭曲。

  

  即便失去记忆,我也在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察觉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

  

  我对人没有太多感觉,所以从来形影孤单

  

  我从不对你多言,因为说多了,你就会察觉我言语的缺失和混乱

  

  所以,我一直不让自己对你表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