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今日此时

手机上QQ突然到来的消息,让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6年前 突然出来的消息是这样的

希望客房中心没有蚊子,希望宾馆晚上所有的电话全部都能坏掉,我当时应该是在长春的一家宾馆做客房中心的服务员,在那里度过了我被迫步入社会的三年,但细数那三年的时光,显然还是不错的。能回忆起的多是些充满希望美好的画面,有情窦初开慢慢发酵的情愫,初次告白时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通过朋友圈这个神奇的工具,我已知道当时,我拎着一屉小笼包告白的女生,已为人母。心里有过短暂的唏嘘。也曾和大我很多的姐姐暧昧在一起,就那么朦朦胧胧,从未开始,自然也就谈不上结束。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刚刚一条消息,勾起了回忆的线条,一直延伸到那年今日。感谢QQ这个在手机里被我卸了又反复安装额软件,好像我留给它的太多,已经不能割舍。

转眼,第一个6年就过去了,我清楚的记得6年前的每一件事,甚至能说上一天的细节,但哪怕我记得再细,恐怕时间这位冰冷的使者也不会露出宽容的笑,让我回到那天,畅想未来。如果6年前让我想象6年后的自己,过程大概是想不出的,但结果应该会想的很好。大多估计又是数不胜数的励志故事,显然现在的我,除了年龄和体重,好像没有什么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6年前的我是零,6年后的我变成了负数,这大概应该超出了我的预期底线,但现实不会作假,所有的一切都是这6年当中,一点点累计起来的。

想想这6年,做过很多梦,但大多真正内心的梦,从未开始,做的都是别人为了KB的生活增添一些趣味编制的梦,当你信了的时候,或许他从未做跟梦有关的事情。而自己内心中真正的梦,始终长埋心底,被人看成了兴趣,变成了茶余饭后,给一帮醉鬼的助兴节目。这些年,定过许多的目标,大多并未实现,我大概属于无志之人常立志的那种,但是我总不甘心,总要奔着点什么。见过许多人,谈不上好坏,每个人都为了自己在拼命的奔波,每个人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我也一样,当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我们大概是开着一辆180迈的车,没有终点的路,这条路上只有欲望的不断嘉奖,人们都想一直开下去,而且要越开越快,当撞到东西时,首先怕是担心车会减速,就算撞到人,也无从考证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人们彼此成为彼此的过客,就这样互相交错。

或许遗憾的事情只有一件,这么多年并未有一位能够在我心目中能称之为朋友的人,我说的这种朋友,在我看来,实属稀罕,两个人若能遇到,不受情,名,利纠葛还能互为知己的人,大概事这样的吧,因为没有过,并不能给出明确的定义。就我看到的而言,或许有这种真正的朋友的人很少,哪怕是父母或夫妻。有的人虽是父母,血浓于水,但你们不是朋友,有的是同床共枕的夫妻,有可爱的宝贝,但或许也不是真正的朋友。

如果真的是,那一定能携手一生。


前些年很累,肆意挥霍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现在只想做好眼前事,为自己的未来的每一天做好安排和准备。静等它们的到来,等到那年今日此时,再来把那些掺着好坏的时光,一并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