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05.现场勘验

面色苍白、嘴唇干裂的他靠在出租房木板床的支架上,呆呆地望着体温计上的温度,他已经连续两天发烧,温度始终在三十八到三十九度之间徘徊。

“我快撑不住了,恐怕我活不到国庆节结束。”他不由自主地咳了两下,内心泛起一阵恐惧,倒不是惧怕死亡,而是担心撑不到见她最后一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