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扒灰养小叔子的不是秦可卿 而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贾宝玉

96
姜子说书
2017.05.24 15:47* 字数 1580

红楼梦里扒灰养小叔子的不是秦可卿,而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贾宝玉,宝玉养的小叔子就是黛玉,而宝玉的正妻或者说前妻是贾母跟秦可卿。需要跟大家强调的是,笔者是认真的,没开玩笑!在历史上,贾宝玉跟秦钟是亲兄弟,贾母跟林黛玉也是亲兄弟,黛玉的母亲贾敏(贾密)不是贾母的女儿,而是贾母的母亲(或者父亲)。

《红楼梦》书中,宁国府的功臣奴才焦大,居功自傲,在宁国府谩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鸡戏狗,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在甲戌本《红楼梦》里,该处脂批“宝兄在内”,那么,贾宝玉究竟是如何扒灰养小叔子的呢?其实,宝玉养的小叔子就是黛玉。而同样让传统读者大跌眼镜的是,林黛玉与史太君则是亲兄弟。

《红楼梦》有这么一个故事,贾母说:“我先小时,家里也有这么一个亭子,叫做什么`枕霞阁'.我那时也只象他们这么大年纪,

同姊妹们天天顽去.那日谁知我失了脚掉下去,几乎没淹死,好容易救了上来,到底被那木钉把头碰破了.如今这鬓角上那指头顶大一块窝儿就是那残破了.众人都怕经了水,又怕冒了风,都说活不得了,谁知竟好了”。

爱好历史的朋友有没有觉得对这个故事很熟悉,似曾相识?这个故事,就是历史上朱由校落水的故事:天启七年(1627年)八月,朱由校在客氏、魏忠贤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游船戏耍。在桥北浅水处大船上饮酒。又与王体乾、魏忠贤及两名亲信小太监去深水处泛小舟荡漾,却被一阵狂风刮翻了小船,不小心跌入水中,差点被淹死。

不同的是,贾母落水的结局是“谁知竟好了”,而天启帝朱由校则是,虽被人救起,经过这次惊吓,却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尚书霍维华进献一种“仙药”,名叫灵露饮,说服后能立竿见影,健身长寿。朱由校依言饮用,果然清甜可口,便日日服用。饮用几个月后,竟得了臌胀病,逐渐浑身水肿,卧床不起。八月十一日,朱由校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便召弟弟信王朱由检入卧室,说:“来,吾弟当为尧舜”,命他继位。

朱由校服用的“仙药”灵露饮,大概就是《红楼梦》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一回中,导致茜雪被赶出去的枫露茶吧,古人云:“春茶苦,夏茶涩,要好喝,秋白露”。所谓“秋白露”,就是白露季节枫叶飘红时节所采的秋茶,故《红楼梦》要将白露茶称为枫露茶,暗指朱由校死于秋白露(即八月经水冒风)这件事,皇帝死了,死因不明,自然会有人李代桃僵受牵连。

《红楼梦》里把本来已死的贾母朱由校写活了,那么自然死的朱由校在文中也有所对应,所以《红楼梦》下文紧接着就写到秦氏生病,越病越重,最后自然是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天启帝朱由校的身边人,自然就是龙禁尉。而秦可卿死后紧接着秦业秦钟都死了,与此同时,贾政生辰、黛玉二进贾府,贾元春封妃,都与历史事件正好对应。

所谓“宝兄在内”,不是说贾宝玉是秦可卿养的小叔子,因为通常所说的奸情事里面所指的小姨小叔都是同辈,,小叔可不等于叔叔,宝玉只能是凤姐的小叔,不可能是秦可卿的小叔。《红楼梦》里秦可卿扒灰养小叔子之事也是李代桃僵,贾宝玉才是那个扒灰养小叔子的人,贾宝玉不只是扒灰养小叔子,还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因为宝玉是传国玉玺,《红楼梦》里面的云雨指代行使政权。

贾宝玉作为传国玉玺,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但在《红楼梦》的周天之内,玉玺江山也分四种名色,女娲石、神农鼎、伏羲琴、东皇钟,虽是四物,其实一个意思。宝玉是崇祯朝的玉玺,代表天启朝的玉玺则是秦钟,所以,《红楼梦》书中藏着两次闹学堂为一个秦钟闹得天翻地覆的故事,代指努尔哈赤的薛蟠以及智能儿都想染指秦钟。

秦钟是“未嫁(贾)先名玉”,是天启朝的玉玺,所以,秦钟跟贾母是一对,贾母爱惜秦钟,时常留下秦钟,住上三天五日,与自己的重孙一般疼爱,还长时间地亲密地正和他说话儿。贾母送宝玉的伴读秦钟金魁星取“文星和合”之意,重点在于和合二字,还在于圣君二字,《红楼梦》文中两次以钟馗暗喻朱由校朱由检都是圣君,此事咱们下回再说。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