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偶遇,一辈子》01

1.

 是缘分,也是命吧。

天南地北,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成长起来的人,居然在Y大学偶遇,从此命运就交缠在了一起。

简单介绍下男女主角。

男主角G,内陆N城的农村娃,虽然离大都会只有一步之遥,但由于家庭的缘故,父母都是确确实实的农民,现在在N城算是农民工的孩子。所以,家庭生活一如在农村一般,家附近有小沟小河,家里圈养了小羊小狗。家庭条件简陋,住的是自己盖的泥墙房,父母每天有繁重的体力工作,不大能照顾到G和他的姐姐、弟弟。G小时候读书不上心,一度是老师眼中的差生。一次偶然的醒悟,G不想成为父母的负担,发狠读书,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从倒数到了班里的前三。不仅如此,还会帮家里放羊放牛,卖菜卖冰棍补贴家用,当G第一次踏入Y大学时,是一脸的黝黑。陪着来的只有老父亲。

女主角S,沿海P城的城里娃,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P城的生活条件一点不比城里差。P城是中转枢纽,人流交汇,因此这里的人思想活跃,物质和精神生活都相当丰富。S生长在标准的职工家庭,父母都是大国企的职工,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单位的效益还算景气。由于父母十分勤俭持家,因此家里没有经历过紧巴巴的日子,S从小没有感受过生活的窘迫。S从小就是老师同学喜爱的那种孩子,学习优异,舞蹈书法画画兴趣广泛。以学校第一的名次考入P城最好的中学,说是天子骄子一点也不为过。当S考入Y大学时,甚至还是有一点委屈的,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考入帝都的B大,Q大。因此在父母的陪伴下,有点不痛快的来到了Y大。

2.

Y大四年--报到

G目送父亲走出Y大校门,太阳已经贴着Y大的校门的弧线,马上就要落下,却仍旧把人烤的炙热。G的父亲由于长年重体力工作,背略微有点压弯,但走路的步伐很快,几步就走出了校门。G内心很纠结,这次为了送他来Y大,除了学费,家里剩余的好几百都花在了一路的开销。由于路途遥远,父亲怕耽搁了报到,因此比报到时间早到了好几天,校园里没有几个人,略显冷清。没有住的地方,父子俩只能在学校门口的小旅馆,选了最便宜的那种,也要80一晚。没有窗,南方的夏天又闷又热,不比北方的夏天好过。至于吃的,没啥好挑剔的,能吃饱肚子就好了。终于等到了报到的日子,父子俩起了个早,收拾好简单行李,奔向Y大。和前几天比起来,现在的Y大热闹多了,很多大二的师兄师姐举着牌子在报到处迎接新生,大多数新生都是父母陪着来的,有的甚至是全家送来的。G和父亲顾不得看热闹,想着赶紧报到,赶紧有个落脚的地方。报到的手续还颇有点复杂,不过学校已经很有经验的把要办的手续都排成了三条队伍,只要逐一办理就可以了。但还是把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的父亲为难了一番,经常排到了不知道该递个人家啥,G又在另外一条队伍,叫是叫不到的了,两人都没手机。好在学生都很热情,把父亲手里的一沓资料抽出了其中一张就让他继续往前办理了。

等两人把手续和体检都弄完,已经是中午饭的时候了。把学费交了,父亲的包瘪了,换了一张光秃秃的饭卡,里面还没有钱。G拿了20元去饭堂充值,又匆匆跑回来管父亲要了50元。原来充值一次必须充50元,把G囧的一脸汗。饭卡里有了钱,两人第一次吃这种像自助餐的饭堂,每人端着个盘子,在十来个窗口前挤满了新生和家长。失去了报到时候的秩序,整个饭堂都是人,没有饭菜的香味,都是汗水、焦急和喧闹。两人实在不知道该选哪个好,最后G选了两个菜,父亲选了一个最便宜的菜和白米饭。两人都没吃多少,不知道是不合胃口,还是天气实在太热了。这是两父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Y大一块吃饭,回忆起来只有拥挤和无所适从。

S没有去送父母,是懒洋洋的躺在宿舍那张母亲刚铺好的床上,静静的等着分离的这一刻。父母和S道了一声,走了,轻轻的把门带上就走了。这不是S第一次住宿,住宿生活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中学的时候S就离家在P城的市里读书,虽然离家不远,但还是住了校。这次考上Y大,S没有家人那么兴高采烈,从最开始听到分数,到拿到录取通知书,到家族内的庆祝宴,S都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要去Y大了,母亲替S准备好了新的被褥和用品,还专门买了一个新的旅行箱。一个个头不小的旅行箱,装了常用的衣物。到了Y大报到后,父母又陪着S买了必备的生活用品。父亲把宿舍的床位和柜子里外里擦了干净,把宿舍地板收拾干净。S在旁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切很快就收拾妥当,是一个新的小天地。宿舍大楼是新落成的,条件比S读中学那会好多了,一间宿舍四张床,是那种书桌和床一体的上下铺结构。下铺的位置是宽敞的桌子,书架和衣柜,上铺的位置是床。宿舍内就有热水和网络,电话。在全国也是比较新潮的宿舍大楼。

在入住前和G一样,经历了漫长的报到流程,不过父母和S三人可以分头去排队,节省了不少时间。相同的是,在饭堂,S也一样吃不下饭。虽然母亲把三人的盘子都装满了。S这会觉得有点浪费了,但还是吃不下。父母还没吃完,S就跑到饭堂门口透风去了。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同宿舍的同学也都到了,父母看S没有留恋的意思,就准备返程。S躺在床上,没睡着,但也没起来。和父母摆了摆手,说“放心吧”。父母走了,S想了想,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的搭上回去的火车,不过很快就睡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