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28)

凤九这一夜都睡得不太安稳,时而手忙脚乱的乱踢乱打,时而又低低的乞求,时而可怜的哭泣,时而又哀切的叫唤。

东华不敢睡太沉,每当凤九稍有动静,他便将凤九紧紧搂入胸膛,又轻拍着凤九的后背,不停地哄道:“没事了……别担心……有我在……快睡吧……”凤九便在东华的抚慰中慢慢安静下来,抱紧眼前的这点依靠,再度缓缓睡去。

如此的不停反覆,天蒙蒙亮时,东华才得空休息一下。

——————————

凤九醒来时,就见自己被圈在一个怀抱里。她与对方紧紧的贴在一起,自己的脑袋紧挨着对方的下巴,自己的双手还不知羞的抱着对方。

凤九吓了一跳,到底是何人与自己同榻?明明,明明那个莽汉已经被蚌王抓起来了,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轻薄自己?

想到这里,凤九急忙伸手隔开自己和这个男人,又往后一撤身,想跟这个男人保持距离。

哪知凤九刚与对方分开,对方一个伸手又将自己往他怀里一带,凤九“啊”的一声,再度被他揽得紧紧的。

“放手!你快放手!”凤九挣扎着,紧张的喊道。

“你醒了?”一个带着惺忪睡意的声音响起来,“刚睡醒就不老实?”

“帝君?”凤九惊讶的抬头,然后朝玉枕上的那个人望去,“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除了本君,你认为还会是谁?”东华眯了眯眼睛,“昨夜本君替你清洗伤口,你都已经忘了?”

“这个我自然记得,但是后来帝君怎么留在我的房里歇下了?”不能怪凤九诧异,帝君从来对自己避之不及,上回在九重天上,自己趁帝君熟睡便偷偷爬上他的床榻,帝君当时很不高兴,还在言语间敲打了自己一番,似乎是说凤九作为青丘女君,此种爬床行为只会落人口实、惹人中伤。

虽则凤九为这番话难过了一阵,恼怪帝君不懂她的心,但在知道庭言上神的存在后,凤九便深深明白了帝君为何要她避嫌。九重天上的仙君,哪一个不是来头甚大,或许不少都在上古时代与庭言上神有过甚密的交往和不匪的交情。若是哪一位仙君将凤九与东华之间的流言无意向庭言上神散播出去,惹得庭言上神误会,让他们本就坎坷的姻缘再生波澜,东华恐怕到时会迁怒于自己。

只不过,东华的警告,表面上是为凤九好,实则还是在替自己和庭言上神打算。凤九觉得,真是没劲透了,果然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可是,既然已经如此,为何昨夜东华一反常态的留宿?

面对凤九的质问,东华的声音仍然带着睡意,显然还未休息好:“凤九你昨天闹了一夜,本君都有些吃不消,再陪本君睡一会吧。”

凤九闻言咋舌,听明白东华的意思后更是整张脸都染满了羞愤。什么叫她闹了一夜,什么叫让帝君吃不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昨晚干什么了,这话也太有歧义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还真的发生了什么?但自己怎么全无印象啊。凤九哭得迷迷糊糊,也睡得迷迷糊糊,只隐约记得有个声音一直在自己焦虑、无助、饮泣时轻柔的安慰自己,有一双臂膀也始终环住自己,将噩梦赶得远远的。

现在看来,昨晚的那把声音和那个怀抱,应该都是东华。凤九心下稍稍宽慰,他对自己还是有些许在意的,只是这在意究竟几分,凤九却不得而知。过去自己不过仗着救命之恩的名头强留在东华身边找寻机会报恩,可司命、成玉和三殿下都曾说过,帝君根本不是喜好大发善心的神仙。如此说来,自己是不是这数十万年以来,唯一一个被帝君出手相救的小仙姬呢?因着这一点点的不同,所以帝君也待自己有一点点的不同?

可这层疑问,却没人能替凤九揭晓答案。东华自然是不会说的,凤九问了也是白问,因此她便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而是回想东华刚才说的那句话。昨晚东华除了替自己疗伤、安慰自己入睡外,到底还发生了别的什么?

凤九紧张的想检查一下身体,但是她被抱着也不便起身,便急急问道:“喂!你说我闹你,让你吃不消是什么意思?”停顿了一会儿方鼓起勇气问道:“昨晚我们没发生什么吧?”

凤九等了片刻也没听到回答,忍不住出手搡了东华一下,东华才道:“怎会如此问?”

凤九小声抱怨道:“都是你一个劲的说些惹人误会的话。”

东华却道:“误会什么?”

凤九不吭声。

东华在静默中出声:“我不会随意的碰你。”

凤九把头埋进东华怀里,闷声道:“就算不随意,你也不会碰我。你根本就不会碰我。是我蠢,偏还问你这种傻问题自取其辱。”

东华把凤九的头从自己怀里解放出来,让她好好枕着玉枕,然后才道:“昨晚才包扎好的伤口,要是再压迫着弄出血来怎么办?为何不好好爱惜自己?”

凤九见东华不回应自己的话,还拿自己的伤势转移话题,心里有气,便又翻了个身,将额头的伤处恰好枕在玉枕上,方道:“你都不要我的人,还找借口关心我的伤势做什么?身体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瞧着还作势要拿伤处去磕玉枕。

东华看出凤九的意图,在凤九的额头马上要重重磕上玉枕时,连忙伸出双手将凤九的身体举高,然后将她抱入怀中,让凤九稳稳的趴伏在自己身上,而后搂紧她的腰方道:“你是成心要气本君?”

这个拥抱的姿势令凤九害羞不已,挣扎着要逃离。东华当然不会让她如愿,一会儿她脱离自己掌控后,指不定还要怎么伤害自己。

凤九见挣扎不脱,道:“究竟是谁气谁?你还恶人先告状?”

东华悠然答道:“当然是你气本君。你吵着本君睡觉,又枉顾本君替你包扎伤口的一番苦心。”

凤九愕然的抬头,听听东华说的这是什么话,合着成了她凤九在无理取闹、强词夺理了?便气道:“帝君要睡觉,为何不回自己房里?还有这伤口,我要你替我包扎了么?”

帝君见凤九盯着自己,那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也是气呼呼的神情,充满了活泼与生气,好似昨天那个悲伤的她已经走远。

东华看着这样的凤九忍不住高兴,他从前在九重天上就爱逗她,那会儿的凤九在自己这儿吃了瘪也不敢太过忤逆,或许是害怕自己会厌烦她,因此即使凤九一脸的不忿却很少回嘴。现下她倒是嘴上功夫见长了,只是不知究竟是凤九的脾气上涨了,还是她对自己太失望,所以不再想隐忍了。想到后一种可能性,东华脸上的轻松也慢慢褪去。

凤九见到东华脸上表情变幻,以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问倒了东华,心里忍不住有些得意,便继续道:“帝君要歇息,还是回自己房里吧。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到时候再传回别人耳中,怕是对彼此都不好。”

说着说着,凤九心里的得意又散去,过去自己多么想与帝君同床共枕,而这样的情境也只发生在自己陪帝君下凡历劫的那两年。凡间的两年,不过是神仙的两日。之后的数年,凤九一直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温鸳梦。等到今日真正有这样一个迎合形式的机会时,凤九却因已经知晓东华隐藏的秘密,所以无法心无旁骛的去假装享受这美梦成真的一刻:帝君的人在你身边,心却不在,有什么意思呢?

如今,凤九既已知道东华的心在庭言上神身上,而他俩之间本已有不少阻碍,自己何苦还要人为的再去给他们制造困难?当然这话不能说得太透,不然帝君恼羞成怒怪罪下来也不太好。何况他既然藏的这么深,应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就连凤九自己,不也被东华瞒住了?那么,自己何不顺着他的意呢?

想到此处,凤九自认为自己真是既当得上大度,又当得上识大体,竟然可以完全忽略自己的感受却替帝君考虑到这一层,甚至连他将来要耗费唇舌同庭言上神解释的部分都事先替他免除了。做一个单方面的爱慕者做到这个份上,应该是相当不容易了吧。凤九在心里苦涩的替自己鼓起了巴掌:小九九,东华被你所爱,又最终能得到他的所爱,你应该替他感到开心。

凤九本以为帝君会暗暗赞同自己的建议,哪知东华的表情彻底冷下去:“你现在就这么急着跟本君保持距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