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人物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10)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水浒》恶人之董超、薛霸

董超、薛霸本是开封府的两个防送公人,负责押解犯人。

当初,林冲被高太尉陷害,差点丢了性命。幸亏开封府里的一个当案孔目孙定极力周全他,林冲才逃得性命。最终,他被脊杖二十,刺配沧州。受开封府尹的委派,董超、薛霸负责押解林冲去往沧州。

两人领命之后,不敢怠慢,立刻将林冲押出开封府。待林冲与家人见面诀别之后,就将林冲带往使臣房里寄了监,然后便各自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启程。

且说那董超正在家里收拾的时候,只见巷口酒店的酒保来对他说,一位官人在酒店里请他去说话。董超虽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跟着酒保到了酒店里。见面之后,董超并不认识那个官人。正疑惑的时候,那个官人又向他问起了薛霸的住址。董超就对他说了。那个官人没有多说什么,就让酒保再去把薛霸也请来。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薛霸就到了。双方坐定之后,那个官人就从袖子里取出十两金子,让他们各收五两。董超薛霸一时不解,那个官人才告诉他们说:“我是高太尉府心腹人陆虞候便是。”两个人听完,自是吃惊。那陆虞候就告诉他们说:“今奉着太尉均旨,教将这十两金子送与二位,望你两个领诺,不必远去,只就前面僻静去处把林冲结果了,就彼处讨纸回状回来便了。”

董超听后,似乎感到为难,说是有些不大方便。董超的犹疑,让薛霸不大耐烦,他便直接应承了此事。见薛霸答应得爽快,陆虞候大喜。三个人又吃了一些酒,陆虞候便算还酒钱,各自起身离开。

当日,董超、薛霸就押解林冲上路,渐渐地出了城门,一路晓行夜宿,往沧州而去。当时正值六月天气,炎暑逼人,酷热难耐。不多日,那林冲的棒疮就发作了,疼痛难忍,走得就慢了些。董超不耐烦了,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行了五六日,一路上倒也无事。

这一日,三个人又在路上走了一天,看看天色渐晚,恰好碰到一个村子。三个人就在村中客店里住下。到得房里,林冲把包裹解了,取出些碎银两,叫店小二买些酒肉和米,安排盘馔,请两个防送公人坐了吃。董超、薛霸又添了酒来,把林冲灌得醉了,和枷倒在一边睡了。薛霸就去烧了一锅滚沸的热水,提过来倒在脚盆里,喊林冲洗脚。林冲挣扎着起来。因为有枷在身,行动不便,迷迷糊糊中就伸出脚来,恰好被那薛霸按在那滚烫的热水里。林冲疼得大叫,急忙抽脚。低头看时,两只脚已被烫得满脚红肿,再也不敢让薛霸动手了。那薛霸骂他不知好歹,他发作不得,只好忍气吞声。

次日四更时分,董超、薛霸便起来催促林冲上路。林冲醒时,却找不到自己的草鞋。董超就从腰里解下一双新草鞋让他穿上。林冲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穿了。走了不到三里路,那脚上被烫起的泡都被新草鞋打破了,鲜血淋漓,疼痛钻心。林冲实在走不动了,却被那董超搀着,又死死活活地走了四五里路。

正备受煎熬之际,猛然看见前面有一座猛恶的林子。只见那连绵的大树浓浓密密,遮天蔽日,了无人迹。三个人走到林中,董超、薛霸说是要歇息一下,就解下包裹,坐到树根旁边。此时的林冲早已疼痛难忍,也确实走不了啦,靠着一棵大树便倒了下去。

刚坐了一会儿,只听得董超、薛霸说道:“俺两个要睡一睡,这里又无关锁,只怕你走了。我们放心不下,以此睡不稳。”林冲答道:“小人是个好汉,官司既已吃了,一世也不走。”那董超又说道:“那里信得你说。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林冲只得答应。那薛霸就从腰里接下绳索,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地绑在树上。

绑完之后,董超、薛霸就跳将起来,转身拿起水火棍,对林冲说道:“不是俺要结果你,自是前日来时,有那陆虞候传着高太尉均旨,教我两个到这里结果你,立等金印回去回话。”

林冲直到此时才明白因果,心如刀割,泪如雨下。无可奈何之际,他向董超、薛霸求情,幻想着能让这两个穷凶极恶之徒良心发现、饶他一场性命。可他哪里知道,这董超、薛霸早已恶贯满盈,心如豺虎,怎么会被他那一点可怜的泪水打动呢?

我曾经说过,读《水浒》林冲传是件痛苦的事,你必须直面许多痛苦和黑暗,需要一颗铁石心肠;读到董超、薛霸,你还必须保持足够的清醒,千万不要被董超蒙蔽。细看这两个人,他们一阴一阳,阴险狡诈,狼狈为奸,可谓十恶不赦。

当然,林冲并没有死!千钧一发之际,鲁智深从天而降,救了林冲的性命。林冲得救当然值得高兴,但我们必须要知道,林冲不死纯属偶然。在这野猪林,在董超、薛霸这类恶人的水火棍下,不知有多少冤死的亡魂!

此后,鲁智深千里送林冲,柴旋风重义护教头,终于暂时保全了他的性命。董超、薛霸死里逃生,无功而返。他们回到东京向高俅交差,高俅当然不满,找个差错便将他们刺配到了北京大名府。再到后来,卢俊义身陷囹圄,被脊杖四十,发配往沙门岛。这一次,押解卢俊义的差事又落到了他们两个的身上。

这以后的故事似乎与前文有些相似,李固又用银两买通了他们,同样是要他们两个在半路上结果了卢俊义的性命。他们两个又故技重施,百般折磨卢俊义:他们仍然是用开水先烫伤卢俊义的双脚,仍然是再让卢俊义穿上新草鞋走路;到了一个大树林里,仍然是将卢俊义绑在一棵大树之上。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碰上了燕青。早已等候在大树之上的燕青,用两支短箭,一声不吭地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至此,这一对“超霸组合”终于走完了他们那罪恶的一生。这似乎印证了当下一句流行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是的!面对人世的各种邪恶,我们必须要相信一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他们死有余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2.23 星期六 晴 1、姓名:宋江 绰号:及时雨 性格特点:为人仗义、善于用人,但总想招安。 主要事迹...
    e137b32b4680阅读 272评论 0 2
  • 喜欢历史的朋友看过来... 1. 宋江 人称“及时雨”。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
    ThinkDifferents阅读 723评论 2 62
  • 林冲命真好 文/茹 林冲,江湖人称“豹...
    姣侠阅读 1,143评论 2 6
  • 初冬,第一场雪。 今年的天气冷的不同于以往,寒冷的北风似乎要将全身的温度榨干,但是却掩盖不住景色的美好,道路...
    宫璃阅读 64评论 0 0
  • (本人的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太好不要介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是是每周日更一次,一次一章) ...
    樱花盛雪舞阅读 188评论 1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