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55)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五章  竭力辅佐  业如中升

依婷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客观的说,她还是很重感情的。

不想投入感情时,她可以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一旦对一个男人投入了感情,她就会一心一意的对待。对樊建国是这样,对孙亿是这样,对钱寿鑫也是这样。

邹勇还是很走运的,在依婷工作最顺风顺水的时候,来到了依婷的身边。

邹勇原来还考虑他带来的这20万块钱投到哪里去,依婷认为,她在医疗器械方面已经干了两三年,有足够的经验,也有一定的人脉,只要看好一份产品,给厂家做代理,就能很快的见到收益。

依婷把她的想法告诉了邹勇,邹勇欣然同意。接下来的第一步,依停打算把邹勇介绍给做医疗器械、产品方面的同行或领导,一来想告诉大家,她已经名花有主,二来想让邹勇跟大家混个脸熟,以后做事儿方便。

于是,依婷拿出电话,找到钱总也就是鑫哥的电话打了过去:“钱总,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还好还好依婷大美女,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听说你最近春风得意,又是买房又是买车,不会是傍了大款,把我们这些老朋友忘了吧?”电话那端传来钱总的戏谑的笑声。

“看你说的这是说的什么话呀,忘了别人也忘不了鑫哥你呀!没有你带我入行,我怎么能在这行混的买房买车!今天打电话来,一是为了向你表示感谢,二来,想跟你介绍一位朋友,我约上几个朋友,咱们一起聚聚,明天晚上你有空吗?”

“感谢我倒不必了,我对你说的朋友倒是很感兴趣,不知道你说的朋友是男朋友还是小情人?”钱总语气酸酸的,毕竟被依婷甩过一次,对一个男人来说不是值得炫耀的事。

“既不是男朋友,也不是小情人,答案你来了就会揭晓,明天晚上你可一定要来呀!”依婷没有生气,依然笑嘻嘻地说。

挂了钱总的电话,依婷又打给了逄院长,电话响了好长时间才被接起。

“喂,哪位?”逄院长有点不大高兴的问,尽管他知道打来电话的是依婷。

“是我,依婷,逄院长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依婷忽略了逄院长的不痛快,细声慢语地说。

“哦,是小萧啊,找我有事吗?我还在班上,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好吗?”逄院长急于想结束通话。

“逄院长,请给我一分钟我就说完了,我一个朋友从老家来,男士,想认识一下你,明天晚上我摆个酒席,希望你能赏光见一面。”依婷柔情似水,恳请之意溢于言表。

“噢,我现在不敢肯定,如果能安排得开,我明天晚上就过去,你看行吧?”逄院长有些为难地说。

说起逄院长,大家应该记得,他是依婷到省城傍的第一个领导大款,当时逄院长答应照顾依婷,图的就是依婷只为挣钱没有别的目的。要不是后来被他撞见依婷和别的男人开房间,估计他现在对依婷仍然是竭力相助。只是依婷对这件事儿仍然蒙在鼓里,不知道逄院长为什么会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的。

怪不得逄院长,不管是哪个男人,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占有。还是那句老话,男人玩弄女人,玩多少都可以,而女人只能专情伺候一个男人;女人的男人多了,女人就只能成为男人们鄙视的贱人。

结束了与逄院长的电话,依婷又连续拨打了近十个电话,所说内容大致差不多,无非就是问候一下,叙叙离别之情,发出诚挚邀请。

邹勇在客厅里,听着依婷一会儿笑语嫣然,一会儿语气恳切,一会儿柔声细语,一会儿低声下气,心里泛起阵阵感动,同时,心底阴暗的一角里莫名地还有一点点醋意。

第二天晚上,依婷开车拉着邹勇,早早就来到了宴请诸路大款豪杰的酒店。大家陆陆续续赶了过来,依婷简单给彼此做了介绍:“邹勇,老家的朋友,钱总,我的导师,金总,李总,祁总……”

男人与男人还是有很多话题聊的,很快,在场的人都熟络起来。

逄院长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依婷急忙把他迎接进来,坐定后,服务员端上来两三个菜。

依婷端起酒杯起身,满面笑容、满面春风、满面红光,细语盈盈地说:“非常感谢各位老总的光临,在开席之前,我想先向大家郑重介绍一下人……”依婷看向坐在她身边左侧位子上的邹勇,左手轻轻指向他,继续说:“这位是我的爱人,孩子的亲爸,刚才外地回来,打算与我一起经营我代理的医疗产品,希望大家能像帮我一样帮他,不胜感激!为了表示感谢,我先自饮一杯。”

“依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事对我们保密的时间太久了,我们今天才知道你的幕后爱人是谁,那杯酒你自罚是应该的!”钱总首先接话说。

“邹总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逄院长身体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问。

“说来惭愧,我以前是在政府部门的,后来马失前蹄,进了局子,前段时间刚从里边出来……”邹勇没有在乎依婷惊讶的表情,如是回答。

“你认识市局张涛吗?”逄院长往前探了探身,关注地问。

“认识,同僚过,彼此交好。”邹勇客气地回了一句。

“那省厅里的潘局呢?”逄院长两只胳膊放在了酒桌上。

“潘文伟?那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宿舍睡过。”邹勇笑着说。

满酒桌上的人都盯着邹勇,眼里最初的不屑变成了敬仰。“真了不起,原来邹总以前是做大事的人!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请直说。”钱总端起酒杯,大声说。

“就是就是,有需要尽管开口……”大家随声附和道。

“我是振华医院的院长逄英盟,很高兴认识你!”逄院长起身,对邹勇伸出手,“以后有空多联系!”

逄院长本来就厌弃了依婷,如今邹勇的到来,一会给他带来挣钱的机会,二会借邹勇的关系认识省厅领导,三可以撇清与依婷的男女关系,他想到这些,倒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于是,他一反刚入席的冷淡,开始向邹勇示了好。

“谢谢逄院长不弃,以后肯定会登门拜访。”邹勇握住了逄院长的手。

酒桌上一改起初疏离冷落的气氛,大家开始左邻右舍、兴致勃勃交谈起来。

酒过三巡,酒桌上原来是为了依婷而来的诸位,个个满身酒气,穿梭于席间敬酒,奔脖搂腰称兄道弟起来,他们一时间竟然忽视了依婷,倒是直接把邹勇的地位抬高了起来。

男人是聪明的,守着依婷所说的爱人邹勇,不管是真是假,没有一个人再愿意表现出对依婷的爱慕之情。

依婷也乐得其成,就陪在邹勇的身边,敬了这位敬那位,尽心尽力地辅佐着他。

这一席客请得值,不但让大家认识了邹勇,更让男人们断绝了对依婷的念想,依婷的工作由幕前转到了幕后,安心做起了邹勇的贤内助来。

依婷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心算计着得到男人的钱,她安心于幕后工作,专心于竭力辅佐,诚心于感情付出,爱心于家庭幸福,她的生活过得是安逸自得,无忧无虑。

邹勇是个文化人,更是个聪明人,他熟知官场的套路,熟知与人打交道的规矩,做起生意来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邹勇没有食言,不用一年的时间,他就给依婷换了一处三室两厅的房子,拿到钥匙的那一刻,依婷兴奋地蹦了起来,她从来没想到,有个男人能满足自己的每一份欲望,带给自己这样一份无可比拟的幸福。

依婷多么希望就一直这样幸福的过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