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寒

感受到相亲对象略有怠慢时,幼清果断的提出了中止这段关系,对方只是回复对感情和婚姻还很迷茫,并没有一丝挽留的迹象。

是喜欢吧 ?要不然不会这么难过,一段感情毫无余地的戛然而止,一口闷气憋在胸中令人窒息。相亲路上徘徊了五六年第一次遇见一个各方面感觉合适的人,家里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周边的同事朋友源源不断的催婚,幼清觉得大概就是他了吧。慢慢的习惯了每天的早安晚安,一起出去兜风,一起去看了他的新房,听着他的装修计划,对未来的规划。在男孩第一次撩她额角的碎发时她没有躲。然而某一天发现对方减少了发信息的次数时幼清心里的那根弦断了。或许提分开的人都比较为难吧,不愿意为难别人,所以挣扎了许久还是决定主动提出分开。

裹在被窝里狼哭鬼嚎了一通以后把头像和背景图都换成了黑色,用一堆沙雕段子和图片刷屏了朋友圈。

手机一直在响,收到了很多朋友的问候,幼清无力搭理,也无从搭理。
"你怎么了?"
收到一条信息,幼清有些不可思议。是半年之前相亲吃过一顿饭很有好感然后再也没有下文的男孩子。介于介绍人是关系很要好的同事才一直没有删掉微信。由于清楚的明白两人并不会有什么情感上的交集且此刻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悲伤,倒是坦诚的把他当成了一个陌生的朋友实话实说了。
"失恋了"
"新买了车,带你去兜风吧"
"你带一个刚失恋的人去兜风,也不怕哭的吓着你"
"不怕不怕"
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幼清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睛,洗了把脸。

即便是第二次见面,巨大的身高差距让幼清还是惊了一下。192的身高幼清站在旁边感觉自己像个挂件儿。因为没有了相亲那层尴尬,不用担心哪句不合适,哪句不爱听,聊起来倒是很随意自然,有些臭味相投的侃侃而谈。

小公园的湖边,幼清靠着栏杆望着湖水,男孩背靠着栏杆站立身旁。
"怎么就失恋了呢"
正好缺少倾诉的对象,于是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
"那他算不算渣男"
"不算啊,人家没看上我怎么就渣男了。只不过我不愿意人为难,也不愿意坐以待毙等着被分手,所以先下手为强了。"
说着说着,开始忍不住有些抽泣,毕竟是一起幻想过美好未来的人啊。正沉浸在悲伤中难以自控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被人摁到了肩膀上,幼清有些尴尬,使劲挣脱,走到了公园的小路上。夜幕降临,公园里除了星星点点的灯火竟几乎无人。心绪未宁,也无心观赏这夜色。

"你知道为什么上次见过面以后我没有再联系你吗"
"不知道"
"你很好。是我在纠结身高的问题。毕竟之前也遇到过这么高的女孩,实在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家里也不同意,最后也吹了。不能耽误别人,也不敢尝试相处。"
幼清无言以对,只好假意调侃。"就没有再遇到合适的人吗?不过你这身高确实不好找呢,差不多就行了,不能太挑剔呢"
也不知道是在劝诫他,还是在说给自己听的。说完以后,幼清心里一阵说不上来的难过。良久无言。

气氛有些微妙,沉默中的夜色如此撩人。
猛不丁的幼清被男孩一把搂住,抱在怀中。从未跟异性有过肢体接触的幼清瞬间脑袋当机,浑身僵直。男孩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幼清箍在怀中,幼清有些喘不上气来。不到160的幼清被抱住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窝在了怀中,耳朵正好靠近胸膛的位置,这一生中,第一次清晰的听到了一个男孩子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幼清也不知道自己第一反应为什么不是推开,而是挣扎几下无果之后选择僵直的站着。毕竟之前有过被男孩子搂肩或者牵手之后就觉得恶心反胃提出分手的先例。

"你。。。可以抱抱我吗"
男孩拉起幼清的手放在自己腰上,幼清挣脱了,依旧僵直的杵在原地,只是心跳不断的加速,感觉浑身穿过了一股电流,整个人都有一种失重的感觉。

不是太流氓,就是太孤独吧,幼清心想,或许自己早已默认是后者了。从未遇过也从未敢想过的场景就这样发生在了面前,更可怕的是自己并未想逃离。
一个姿势僵直的站了很久,幼清有些累了,终于推开了男孩。一路并行着走出了公园。
男孩送她回家的路上,气氛有些微妙。

他拉过幼清的手放在手掌中摩挲着,幼清没有躲避。顿了顿说道:
"不都说最萌身高差么,我觉得咱俩其实也挺合适的,要不咱俩试着处处呗"
幼清心头一惊,全然忘了今天刚刚失恋的悲伤。甚至于差点脱口而出的答应了。然而究竟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不要"
她不知这话有几分认真,几分调侃,还有几分是冲动和怜悯。也不想开口问,只是自顾自的难过。
车停在门口,幼清拉开车门准备下车时突然被一把拽住,整个人再次跌落到温暖的怀抱里。幼清突然觉得,至少那一刻自己是不孤独的,是被需要的,有一种麻木的温暖在浑身蔓延开。
良久之后,还是拉开车门离开。都说身体是最诚实的,最不会欺骗人的。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以及这种可能之后再也无缘相见的无奈交汇,让幼清如鲠在喉。

整夜无眠。幼清翻来覆去的在朋友圈里敲下了两行字。
"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发送之前却还是取消,选择了保存。

之后的日子云淡风轻,风平浪静,两人除了朋友圈偶尔的点赞再无任何交集。
而幼清的心却不再似从前那般平静。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令人遐想的拥抱,那个令人难以平静的心跳,以及那晚的月色。

直到半个月之后,收到了之前的相亲对象发来的信息。
"之前是我没想清楚,现在我们还能继续吗"
幼清对着屏幕冷笑了一声。然后犹豫半晌给男孩发了条信息。
"还能再见一面吗"

依旧约在了之前见面的小公园里。一样的月色,一样的人,心境却大不相同。
"可以抱一下你吗"
男孩有些吃惊,并没有说话。
幼清伸出双臂抱住了男孩,像抱住一汪春水般,心也一点一点被填满。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动心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怀念这个拥抱。我很后悔那天看着你那么孤独的样子没有抱抱你。所以想来好好跟你告个别。欠你的拥抱还给你,丢在这里的自己也要慢慢回神了。是梦,总该清醒的。"
鼓起毕生的勇气说完了心中所想,头也不回的离开。
抱歉,再见。

"滴滴滴"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趴在桌上的幼清被惊醒。透过满脸的泪水模糊不清的看着屏幕上的信息:"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这一晚,夜色依旧平静又撩人。只是说再见的时候,却没找到对方。幼清先是回复了相亲对象的信息。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然后删改了朋友圈的文案,
"今晚月色真美"
"适合刺猹"
平静的点击了发送。

"恨否?怨否?"
"我是凶手"

多么天真,我们曾经那么容易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