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变(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梁丽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当手腕上的鲜血汩汩往外冒的时候,她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轻松,解脱。

耳边传来一双儿女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哭泣声,梁丽心疼极了,想抱住两个孩子,告诉他们妈妈没事,妈妈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傻了。

这个时候她才明白,渣男算什么东西?活着和一双儿女才最重要。

可奈何眼皮似有千斤重,她的意识也渐渐涣散,最终慢慢阖上了双眼……

1

梁丽今年40岁,和丈夫张昭结婚十八年,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十六岁,女儿十四岁。

张昭开了一家小型的建材公司,生意兴隆,年入百万。

梁丽自己则经营一家美容院,平日里很是悠闲惬意。

梁丽年轻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个子高挑肤白貌美。

现在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她从小到大都没过过什么苦日子,生活既富足又悠闲。再加上她是开美容院的,一直很注重保养,所以依旧还是那么漂亮,而且经过时间和岁月的积淀,她比年轻的时候更多了一股子风韵和气质,也更加有魅力。

张昭也不差,年轻的时候是一枚白净温柔的帅小伙。现今不惑之年的他,虽然有了微凸的啤酒肚,但是依旧挡不住在岁月的打磨和积淀下愈加成熟稳重的儒雅气质。就如同老窖酒,经过时间的洗礼,更加香浓醇馥,让人着迷。

两个人走在一起,不论是十五年前,还是十五年后,都是郎才女貌,格外的般配。

身边的朋友都很羡慕梁丽,“你呀,真是好命。长得漂亮,家境又好,嫁了个老公又有钱又帅气,对你还又温柔又体贴。婚后又儿女双全凑成了一个‘好’字。你这辈子,算是把福都享尽喽!我们真是羡慕你啊!”

梁丽也觉得自己很幸福,老公事业有成,温柔体贴,儿女乖巧懂事,一家人和和美美,这辈子她也算别无所求了。

可是,后来她才明白,老天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只是有的人是先苦后甜,有的人是先甜后苦。但是总归都是有苦有甜,才算圆满。

朋友说的对,她就是前半辈子把福气都享尽了,用光了,下半辈子才会那么坎坷落魄,把一辈子没吃过的苦,受过的伤,都尝了个遍。

2

梁丽发现,丈夫张昭最近有些不太对劲。

以前张昭很顾家,不管公司忙到多晚,都会尽量赶回家陪她和孩子。

每到周末节假日,张昭一定会推掉所有工作和应酬,带一家人出去爬爬山,旅旅游,吃吃大餐。

他总说,再多的钱都没有老婆孩子重要……

可最近,张昭却经常夜不归宿,总说工作忙,没时间回家,就在公司里凑合着睡了。

即使偶尔回到家,也总是心神不宁的,一顿饭下来手机响了无数次,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往阳台上跑着接电话。

梁丽很担心,问他怎么了?

他摇头,“没事,你别担心,就是公司最近有点忙。我先走了,去处理一下。”

说罢拿起西装外套转身就走,梁丽在后面喊他,“最近怎么这么忙?你好歹把饭吃完了再走啊?”

“我吃饱了,晚上别等我了。”张昭已经走出家门,偌大的房子里回荡着他有些清冷的声音。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梁丽却从来没有生出别的想法。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老公是天底下最优秀最忠诚的男人。她相信张昭,也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可惜,现实却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这天,美容院所在的街道临时接到停水停电的通知,眼见着今天也营不了业了,梁丽索性给员工放了假,关了店门。

想到张昭前几天回来时整个人都瘦了,一定是工作太忙太累的缘故,梁丽心疼极了。

回家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梁丽买了只鸡,洗干净剁好后,在砂锅里小火慢炖了两个多小时,煲好香浓的鸡汤后,用保温盒装好,梁丽就开车去了张昭的公司。

到公司之后,秘书说张昭出去了,梁丽就在办公室里等他。

张昭的办公室不打,但是里里外外有两间。外间办公,内间有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小型衣柜,供他平时休息小憩。

梁丽走到内间,看床上的被子乱糟糟堆成一团,暗想,“这老婆不在身边的男人活的就是糙。”

她一边想着一边帮张昭把床铺好,被子叠好。一切整理完成之后,梁丽转身欲走,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眼尖的发现,素白色的枕头下面压着一截头发。

梁丽举起头发凑到眼前仔细看,长长的,卷曲泛着棕黄色,是女人的头发!

一股无名之火直冲梁丽的脑门,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一把掀起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仔细的寻觅了一遍,果然,还找到了很多根长发。

梁丽开始疯狂的翻箱倒柜,不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抽屉里,有一盒刚开封的杜蕾斯。梁丽数了数,少了一个。

她把垃圾桶里满满当当的垃圾全都倒出来,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在一团裹着的卫生纸里找到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顷刻间,她觉得像是被兜头浇了一杯冰水,透心的凉。

她愤怒,她难过,她不敢置信,但是最多的,是失望。

梁丽怎么也没想到,和她相亲相爱,举案齐眉了将近二十年的丈夫会出轨,会背叛她!

3

不知道在地上蹲了多久,当张昭回来的时候,梁丽只觉得浑身发冷,手脚发麻。

她动了动僵硬的手脚,手指着扔在地上的避孕套,直勾勾的盯着他,问:“这是什么?”

张昭有一瞬间的愣怔,当目光随着梁丽的手指落到那一堆垃圾上时,他立马慌了。

脸色变得煞白,额间有冷汗渗出,他支支吾吾说道:“老婆,对不起。我犯错了,是我对不起你。”

张昭一把扑到梁丽面前,抓住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扇,力道大的惊人,不一会,白皙的脸上就浮现了几道触目惊心的红手印。

“是,是我憋的久了,一时没忍住,就找了个小姐。你放心,我只是单纯的发泄一下生理需求,绝对没有掺杂任何感情。老婆,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我从来没想过要背叛你!”

“可是,你已经背叛我了。”梁丽目光如炬,盯着张昭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婆,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了。”

“张昭,你真让我恶心!”

“是是,我恶心,天下哪个男人不犯错呢?我保证,以后一定会洁身自好的,你就原谅我吧。这事咱们能不能就当做从来没发生过?就算是为了孩子?”张昭厚颜无耻的辩驳道。

梁丽很久很久都没有动静,张昭一颗心吊的七上八下的,紧张极了。

世界上哪个男人不偷腥?更何况是成功男士。出门的时候不带一两个二奶小蜜,人家都看不起你!

可是就像所有出轨男人所幻想的一样: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张昭在外面再怎么胡来,也从来都没想过抛弃结发妻子。将近二十年的感情了,张昭哪舍得扔下?更何况还有一双快成年的儿女,和一个外人艳羡不已的家。

就在张昭内心如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直到差点绷不住的时候,梁丽终于开了口:“好,为了孩子,我原谅你。但是如果再有下一次,离婚!”

“我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张昭点头如捣蒜。

4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昭确实老实多了。每天早早的回家,还特别体贴的照顾梁丽,给她做饭,帮着她料理家务,就连女儿都打趣他,“爸,你最近对我妈怎么这么殷勤?我都肉麻死了。”

张昭看着梁丽,目光灼灼,“你妈是我最爱的老婆大人,我不对她好对谁好?”

梁丽避过了他的目光,一言不发的快步走到厨房。

晚上躺到床上,张昭在梁丽的身后蹭了蹭,就要去脱她的衣服。

不知为何,梁丽此刻满脑子都是垃圾桶里那个丑陋的避孕套,她只觉得恶心极了,几乎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张昭的手,喊道:“别碰我!”

张昭讪讪的伸回了手,默默的转身睡去。

梁丽在黑暗中泪水再一次打湿了枕头……

镜子破了,不管再怎么修复,始终都会有裂痕。

梁丽叹气,但愿时间能抚平一切伤痛吧。

这个时候,梁丽还是觉得张昭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不管是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她都选择了原谅。

可是后来,她才明白,自己真太愚蠢了。出过轨的男人,就像是偷过腥的猫,哪有戒得掉的?

5

张昭老实了一段时间,又开始以工作忙,生意难做为借口,早出晚归,夜不归宿。

梁丽表面装作不在意,背地里偷偷的跟踪他,或者是时不时的以送汤的名义到公司突击检查。一连半个月,她都没发现任何端倪,渐渐的,也就放下心来。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显然低估了张昭。

那天上班,店里的姑娘小李时不时的瞅一眼梁丽,欲言又止。

梁丽有些纳闷,追问了好久,小李才讷讷的说出了真相。

原来,小李的同租室友在一家酒店当前台,发现张昭最近经常带一个年轻女人去开房。

起初她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不敢确认到底是不是。于是就偷偷拍了照片给小李看,小李一看,果然就是老板娘的丈夫。

可她又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告诉老板娘,所以一直在纠结。

梁丽听完,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她几乎咬破了嘴唇,才勉强平静下来。

从小李口中要来了那家酒店的地址,梁丽开着车在门口守株待兔。

她等啊等,从白天等到黑夜,却还是没看到张昭的踪迹,她心里在庆幸:也许,是个误会呢?

就在她打算驱车离开的那一刻,她看见了一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是张昭——她的丈夫!

当看见张昭怀里抱着一个年轻姑娘腻腻歪歪的走进酒店的那一刻,梁丽听见,自己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泪水瞬间模糊了她的眼眶,她恨不得立马撕碎了这一对狗男女!

看见他们走远了,梁丽慌忙擦干眼泪,追了上去。

一直以来,张昭在她眼中都是不苟言笑的正人君子模样。看着面前说着荤话手还在女人身上游走的丈夫,她突然觉得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恶心。

眼看着两个人搂搂抱抱着就要上电梯了,梁丽一个箭步冲到两人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甩了张昭一巴掌,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使出吃奶的劲儿扇了小三一个巴掌。

两巴掌都使了十足的劲儿,梁丽的手都震麻了。

“张昭,你个贱男人!真让我恶心!”

梁丽骂完张昭,又把目光转向小三。

“还有你,你还要不要脸?他都能当你爹了,你也能下的去口,真是个贱人!”

张昭反应过来后连忙去拉梁丽,“老婆,咱们有事回家再说,别在这里闹好不好?”

“你既然都做出来了还怕丢人?我以为你早就不要脸了呢!”梁丽抬高了声音骂道。

“老婆,我求求你了,咱们回家,回家好好说行吗?”张昭一边低声下气求着梁丽,一边把小三往身后藏,好像生怕梁丽会把她怎么着一样。

小三躲在张昭身后,低着头手捂着脸,轻声抽泣着,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副景象看在外人眼里,好像他们才是真心相爱的一对,而梁丽却是那个狠心拆散他们的母老虎,刽子手。

梁丽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好像被锥子刺了一样,抽疼抽疼的。

将近二十载的感情,到头来竟然比不过一个小三,一个外人!

可笑的是,她还心疼他是工作太忙,累瘦了,还特意给他炖鸡汤补身子。原来是被榨干了啊?呵呵,怎么没精尽人亡呢?死了才好!

梁丽心里想着,突然觉得很绝望。

她一句话都没说,转身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开篇 Swift基于脚本的编程语言,有着类似Ruby的优美,Python的易用性,同时又有较强的运行效率和安全性。...
    那儿_并不远阅读 17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