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废墟上的奇迹——吴哥散记

96
舒贝
2016.04.07 17:28* 字数 2091

走过废墟上的奇迹——吴哥散记

2012-11-26 01:07:0239

走过废墟上的奇迹

——吴哥散记

说起柬埔寨,不得不提起吴哥窟。这里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是一座人间奇景。数百年岁月,人们却将她遗忘丢弃在热带丛林。美妙与沧桑,宏伟与落寞,在日复一日的朝阳日暮中她诉说着无声的故事。

巨型石块是吴哥窟建筑群的主题曲。他们被严丝合缝地层层相垒,组成街衢院落,组成回廊蹬道、宫殿寺庙。石块与石块之间几乎没有粘合剂。如果不是沙石墙上随处可见的精美浮雕诉说着千百年前人类活动的痕迹,我更愿意相信这座恢弘的古城是天地的神迹,而不是出自工匠们的手笔。

出暹粒城区八公里,可依稀看到一座庞大的城埂掩映在一片林莽中,斑驳的倒影荡漾在一条宽200米护城河里。这是吴哥王城的西门,也是日出的绝佳观测点之一。破晓之时,红日从城埂后呼之欲出。一抹异彩揭去满天的睡意,唤醒四隅的明霞。大地苏醒,吴哥古城却在夕阳剪影中依旧沉睡,仿佛固守着一个千年的秘密。

走进西门,有一条长约230米的回廊。回廊左右两侧有浮雕和雕刻,有的已残缺不全,那是漫漫岁月中风和雨笨拙的艺术品。她们缄默不语,却用极其丰富的语言诉说着曾经的荣光、悲壮和凄凉。我俯耳倾听,试图听听曾经熙攘的闹市,听听鸡鸣狗吠牛哞马嘶;听听宝车玉辇翠华摇摇,听听士卒荷载隆隆而过……一座生机勃勃的喧嚣古城怎会变的如此枯槁凄凉?一幕幕色彩绚丽的生活动画如何忽的出现断章?

我屏住呼吸放轻脚步,生怕错过回答。耳旁却只剩风声呼啸。浮雕、雕刻的人像仍旧扬着嘴角,漾着微笑——可这座城,已经死了。她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凄厉的风,时间的河,无情的岁月掏空了。只有游客们在她的残垣断壁中来来去去。脚下匍匐千年的石阶没留下前人的足印,唯有拨蚀的雕刻氤氲着远古微弱的气息。是什么将文明化为废墟,灿烂蛀为腐朽,让曾经绽放的辉煌仅留下一个凄凉的背影,成为千古之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过护城河,穿过塔门,步行数百米,一座座巨大的石头建筑群展现在眼前——这里便是举世瞩目的巴戎寺。猛一抬头,一张张神态各异的笑脸从高空迎面扑来,让人目眩神迷。我加快步伐试图抽开身去,但笑靥却愈加奔涌而来,凝滞了脚步。这里就是举世闻名“吴哥的微笑”:54座哥特式宝塔的四面都刻有酷似神王的巨大佛像,他们变幻着不同的微笑从各个角度俯视人间。当太阳升起,阳光一寸一寸的掠过每个头像,每张笑脸也随着阳光的变换而变幻,更加神秘莫测。

11月的柬埔寨阳光依旧热烈奔放,日近正午,太阳火爆而刚烈。就好比梵高笔下的阳光——太炙烈,总会给一片土地带来痛苦和灾难。当年的吴哥王朝,多么的盛极富饶:大兴土木,蚕食鲸吞,君王一呼百应挥斥方遒!就连原欲宣扬国威的元朝使者周达官都在此乐不思蜀。据说设计者以国王头像为佛像阿谀他们的王,这才有了这项规模宏大,举世瞩目的工程。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每一任以大兴土木为借口,劳民伤财压榨百姓血汗的王,总是有福兴建,无福享受。秦时大修皇陵,清时修建圆明园……吴哥王朝仍旧逃不过历史的诅咒。不久,暹罗的军队来了。刀剑铿锵,微笑无力,吴哥人弃城逃跑。吴哥王城荒弃至今,被炮熏火燎过的微笑愈加神秘。

我徘徊于巴戎寺蜿蜒的走廊,手脚并用爬上陡峭的台阶,却怎么也触摸不到神像面庞。我俯身触摸粗犷的沙石塔体,这里曾经洒满将士的热血,回荡过出征的号角,飘扬过如画的旌旗。人生如梦,白云苍狗。如今这里已找不到一滴热血,一块号角,一片旌旗。所有的繁荣凄凉都被雨打风吹去,只留下这神秘的微笑存古至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出吴哥王城,乘tutu车一刻钟左右,就来到因拍摄电影“古墓丽影”而闻名于世的塔布隆寺。斑驳的石壁间,大树镶嵌。树根形如巨蟒,盘根错节,与石壁相搏相缠,如胶似漆,枝柯横空,逐渐与建筑融为一体,不可分离。这里几乎完全被丛林吞噬,建筑周身长满苔藓杂草和地衣。如巨蟒般的根茎在分崩离析的建筑中游走,把坚硬的石头慢慢割裂,撕碎,解构,然后又新生,形成“石生树,树生石”的奇景。

漫步寺内,斑驳的绿荫间拾不到一片遗落的阳光。根下无土,它们就在沙石堆砌的庙宇间伸展缠绕,粗壮的枝身仍旧古朴苍劲。多么坚韧的生命,多么执着的信念!雷的怒吼,风的嘶鸣,闪电狂啸,炎日烈烈——树躯斑斑,斑斑着时间的风霜,斑斑着累累的伤痕。他们将苦难融进身躯,化为养料,生生不息。这里依旧是历史的密集区:剑戈玉帛,骷髅鲜花,旌旗猎猎,白骨森森——战乱变故让寺宇饮足无数将士的热血,也侵蚀过他们触目的尸骨。岁月在这片废墟上划满伤痕。寺庙表面绚丽的色彩剥落了,养分被缠绕相依的树根吸收了,按说应该渐渐枯萎死去。但在苍郁的树冠下,她们却不可思议的重焕生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或许一开始,寺庙和大树是对立厮搏的。前者为地盘和尊严,后者为养分和生存。时空变换,斗转星移,几百年过去了。他们忽然发现居然再也分不出你我彼此了。世事沧桑,风云变幻,爱恨纠葛早被时间磨成了粉剂,只留下寺宇和古树相持相依。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出塔布隆寺,已是日暮西沉。血色的残阳笼罩着孤城荒林,似乎诉说着文明,战争与生命的秘密。夜幕再一次降临,游人纷纷离去。空空的吴哥窟仅留下声声叹息。人类在这里丢了历史,丢了文明,丢了荣光。唯有自然不抛弃不放弃,让生命的种子冲出藩篱,倔强生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