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想

    夜幕初张,有寂然无声月光。

    十月末,微凉,需一件秋衣抵寒。这个城市的十月,更凉,需几件秋衣抵寒。刚开始转凉的时候,我下意识想到的,竟是高中的冬装校服。

    嗬,说来也可笑,自己明明是高中刚毕业的小萌新啊,却总有抑制不住的感觉过去好久好久的怀恋。只是偶尔,忽然在梦境,翻箱倒柜,找从前的从前;只是偶尔,倏地在脑袋里,害怕寻不回它。幸好最后,在箱底扯出,扯出一丝庆幸和欣喜。

    想想自己好久没有写过随笔了,多的是朋友圈和空间低趣味的无营养说说......悄然间,自己已踏入大学两个多月,工作日的课程,双休日的短暂狂欢,虽是也算充实,但总给不了我激情——好怕这样下去大学毕业记忆里残留的仍是那些可有可无的琐碎。

    难道记忆里真的差到只能靠文字来缓存那些美好了吗?最近又开始睡得很晚,起得很早,甚至有顷刻间,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也许忙忙碌碌慌慌张张到了最后,只能收获一篮子虚无......

    也许现在外面灯火阑珊,也许外面宁静得如同天使赋予星星的一双眼,澄澈空灵,却实在惹人怜。外面到底是怎样一番场景,我竟懒得挪动脚步去仔细看。明天又是周一了,我又竟想回馈一声冷笑。或许还留有一份抱怨,但记得一位学姐告诉过我:“不要太怀恋过去,很伤神。”

    我们生来便是自由,沐浴在阳光长大,转身在冷暖的世界。不管乐意的不乐意的,都是自己的;不管好的坏的,都被叫做经历。

    借诗人里克尔对待自己的态度的一句话: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同时又不抱任何希望,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当它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同时又知道这件事根本无关紧要。

    很欣慰,这个城市的白天,天空一直是蓝色的,还能在傍晚,我也能够看见血一样的鲜红,盘踞在上空。

    树影斑驳舔醒呓语的孩子,哪里吹来的风在嘶吼。现在,对嘉对家的几许想念又飘在这异地的空中了……

    这个城市的天气,我终究是看不透。

    一个天真的少年在键盘上敲击着未做完的梦。

    文字是奥林匹斯山上的神谕,我却不能是赫耳墨斯。我更愿意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和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一并期盼明天,期盼后天,天空很蓝,阳光也温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