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货制造到乡村好物,拼多多游向实体深处

文/孟永辉


它的身影,曾经在沈从文的《边城》《萧萧》等名篇中出现,它的编织技艺曾经失传了将近40年。现在,经过十几次的改良创新,它可以在一个夏天卖出万把。


它,便是隐没于湘西凤凰县吉信镇的蒲扇。


它是中国人独有的视觉记忆,它起源于明代,曾经是闪烁在紫禁城里的皇家用灯,历经百年传承。现在,它借助新电商的力量,实现破圈,日销5000对。


它,便是有着200年历史的藁城宫灯。


它有着近千年的历史,曾经是皇宫大内采办的御用梳妆用具,有着「宫梳」的美誉。现在,它借助互联网的深度赋能,实现了蝶变新生,一天便卖出了5000把。


它,就是穿越千年的榔桥木梳。


它曾经生产过风靡一时的星巴克网红猫爪杯,它曾经凭借电视剧《乔家大院》风靡全国,成为了名符其实的网红打卡地,它曾经和平遥的牛肉、太谷的饼齐名。


它,便是有着百年传承的祁县玻璃。


……


这些穿越了时间的周期,在新电商时代的风潮之下,重新焕发了生机与活力的国货好物,为我们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蝶变新生的故事,让我们见证着一个又一个从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商业奇迹。


复盘它们的涅槃史,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传统技艺、国货好物与新电商持续碰撞所迸发出来的耀眼光芒;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触摸着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强劲脉搏。透过它们,我们或许才能感知到当下正在发生着的,互联网玩家深度赋能实体,拥抱实体的趋势和潮流。


国货好物迎来「第二春」


曾经,我们无数次地为那些带给我们美好回忆的传统技艺和传统国货的逝去而扼腕叹息;曾经,我们无数次地看到那些传统匠人在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浪潮下黯然神伤,暗自落泪。


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改变。而真正触发这样一场变革的,便是互联网拥抱实体所引发的「第二春」。


吉信蒲扇,便是一个最直接的代表。


曾经,真正掌握吉信蒲扇编制技艺的工匠几近绝迹。年轻人不愿意学,老年人编不动,是困扰吉信蒲扇发展的一大难题。


现在,一个熟练蒲扇编制工的收入能达到3000元左右,最高的可以超过5000元,不仅熟练的蒲扇编织师傅有近百人之多,而且还不断地通过培训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了蒲扇编织的行列中来。


真正导致这一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新电商拼多多对于吉信蒲扇的全力拥抱和深度赋能。


现在,吉信蒲扇的编织师傅的数量不仅有了很大的提升,而且还形成了一整套的产业链,实现了吉信蒲扇这样一个老产品的产业化运作。


有的专门上山采摘棕树叶,有的负责棕树叶的蒸煮晾晒,有的负责蒲扇包边的加工,吉信蒲扇已经形成了一条集采摘、蒸煮、晾晒、编织和包边等工艺于一体的产业链,整个镇上参与进来的村民可以达到数百人。


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人加入进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吉信蒲扇在拼多多上销售的火爆。仅仅在去年一个夏天就卖出了20万把,今年受高温影响,仅6月份的订单就增长了三成左右。


借助拼多多对吉信蒲扇从流量扶持到品牌打造,再到电商培训的一系列的扶持,吉信蒲扇已经从一个几近失传的老物件,化身成为了一个成功破圈的新国货。


藁城宫灯,同样如此。


曾经的藁城宫灯,不仅难做,而且难卖。手工匠人们不仅要亲手制作宫灯,而且还要踩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地叫卖。尽管这种销售方式可以贴补家用,维持正常的生活,但是,想要实现销量上的突破,真正将藁城宫灯做成一个产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近些年以来,在电商的深度赋能之下,藁城宫灯业已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改变。


宫灯的制作匠人们,不再靠传统的沿街叫卖来销售,而是开始借助电商、直播的方式来向更多的人展示宫灯的制作技艺,让消费者直观感受藁城宫灯的独特魅力。在此加持下,藁城宫灯的销售量,同样开始水涨船高,销售旺季每天更是可以超过5000对。


显然,藁城宫灯业已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如果一定要找到藁城宫灯真正实现蝶变的内在逻辑的话,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新电商平台在其中所发挥着的关键作用。


通过将藁城宫灯从线下搬到线上,传统的宫灯开始与互联网产生化学反应。这样一个老物件,开始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更多人知道和了解。


以此为开端,藁城宫灯同样开始形成产业链,搭建产业带。至此,藁城宫灯从传统的手工作坊同样蜕变成为了一个产业化运作的存在。现在,藁城宫灯业已实现了工业化,流水线式的生产。进入宫灯销售旺季后,工人们有的穿骨架,有的套灯罩,有的捋金条,有的晾晒,有的打包装……俨然,如今的藁城宫灯,业已成为了一个相当现代且具规模的大产业。


除了吉信蒲扇、藁城宫灯之外,我们还看到了榔桥木梳、祁县玻璃等一众国货好物在新电商平台的加持与赋能之下实现了蝶变新生。对于这些国货品牌来讲,它们不仅延续了自身的生命,让几近断代的古老技艺得到了传承,而且还在这个基础之上,让传统物件实现了工业化、产业化的运作。


对于这些国货好物来讲,这不得不说是「第二春」。


深入分析真正促使国货好物「第二春」发生和发展的内在原因,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以新电平台经济玩家全力拥抱实体经济,all in 实体经济,无疑是一个最主要原因。


在这样一场平台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双向奔赴之下,它们不断地为彼此输送着新的能量,不断地让彼此的发展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可以预见的是,当这样一种发展态势持续,我们还将会看到更多国货好物的破圈,我们还将会看到更多由此所蔓延开来的产业带的萌发和涌现。


拼多多踏上新征程


国货好物焕发「第二春」的新故事里,我们总是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拼多多。可以说,正是由于拼多多的深度加持和全面拥抱,才让这些古老的事物得以激活。


如果我们要寻找这样一场发展的背后逻辑的话,拼多多踏上新征程,开启新的发展,无疑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重要方面。


C端到B端,拼多多全力拥抱实体。在人们以往的印象里,拼多多一直都是一个以C端流量为主导的存在。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拼多多,更多地开始一场全新的征途。如果要寻找这样一个新征途上的主角的话,正是上文我们所提到的以吉信蒲扇、藁城宫灯为代表的广大的B端用户。


今年以来,拼多多先后推出「多多新国潮」、「多多新匠造」、「多多出海扶持计划」等多个扶持制造业的专项活动,先后深入100多个制造业,乡村手工产业带,助力国货品牌、乡村好物直连国内国外市场,并从产品结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品牌打造等方面,为制造业品牌提供全链路的数字化服务,助力传统企业和制造工厂转型升级。


如果一定要对拼多多的这一新动向进行一个总结的话,全力拥抱实体经济,不断地用自身的赋能和扶持助力实体经济的转型和升级,或许才是重要方面。


对于拼多多来讲,有了这样一次转型之后,无疑将会发现B端这样一座新的金矿,不断在新的金矿里淘金。以此为开端,它的发展,同样将会进入到一个新的周期。


以往,提及电商,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它们仅仅只是一个充当撮合和中介的平台,并不会参与到实际的设计、生产和制造过程当中。然而,当互联网时代渐行渐远,特别是当虚实融合渐成主流,主动参与到实体经济的运作过程当中,实现平台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业已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


对于拼多多来讲,同样如此。


通过拼多多推出的「多多新国潮」、「多多新匠造」、「多多出海扶持计划」,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感受到,拼多多早已不再将自身定义为一个独立于产业之外的平台,而是主动投身到了产业的实际运作过程当中,通过自身的参与,不断地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助力,不断地以点带面,促进产业带的发展,带动更多的人创富增收。


有了拼多多在互联网时代的沉淀和积累,有了拼多多与下沉市场的长期结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样一场全新的征途上,拼多多依然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新的想象空间。由此,我们不妨大胆想象,未来的拼多多,将不再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电商平台,而将会成为新实体经济的代表。


结语


从吉信蒲扇到藁城宫灯,从榔桥木梳到祁县玻璃,一场全新的蝶变,正在国货好物们的身上发生着。


如果深入分析这样一场嬗变背后的内在逻辑,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电商玩家在其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和作用。


对于拼多多们来讲,这同样是一次全新的征途。在这样一场全新的征途里,它们将会更多地拥抱实体经济,更多地投身到实体经济之中,最终,它们将成为新实体经济的代表。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