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爱情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那年花开月正圆》:爱情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作者:徐俊霞


《那年花开月正圆》播出过半,主角、次角依次出场,商战线与情感线同时铺开,商战让人振奋,情感让人唏嘘。

自吴聘死后,周莹的感情就成了悬念。图尔丹、沈星移先后求婚,王世均、赵白石默默守护,周莹的爱情到底花落谁家?

1、

图尔丹是迪化首富,西域首富,与周莹不打不相识。

周莹原本是去迪化卖吴家布业积压的土布,无意中介入追查盛隆全卖假药事件,为查出幕后真凶,周莹和图尔丹几次交手,她为人聪慧果敢,做事诚实守信,让图尔丹钦佩不已。

周莹离开迪化后,图尔丹念念不忘,从迪化一路追到泾阳。

两个人一见面,图尔丹就奉上2万两黄金和一颗雪莲花,向周莹求婚。周莹正为入股陕西机器织布机的资金发愁,他对周莹说:我的钱,你随便花。多么霸气的宣言!

周莹把图尔丹当朋友,当生意搭档,却没有其他心思。

图尔丹的确是个豪爽的人,敢爱敢恨,光明磊落,爱,就全身心投入,奉上所有,不爱,就决绝而去,不拖泥带水。

图尔丹的求婚让周莹正视自己的感情,捋顺自己的感情。吴聘去世后,周莹一直醉心于经商,无暇顾及自己的感情。

图尔丹不想委屈自己,周莹也不想委屈自己,两个人只能暂停生意合作,等待图尔丹心里真正放下的那一天,再做朋友。


2、

赵白石和周莹,一个是泾阳县令,一个是泾阳首富,一个封建教条,一个豪放不羁,这两个人的交往循序渐近,像部喜剧片。

在筹建陕西机器织布局的过程中,赵白石对周莹的感情越来越明朗,周莹也已经把赵白石当成朋友。

赵白石是个古板的人,周莹的特立独行,却不能用常人常理来衡量。随着两人打交道越来越多,周莹的率真走进了赵白石的心里。

三寿帮两次劫走周莹,赵白石都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他对周莹的紧张、在乎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周莹出事,一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县令都会方寸大乱:衣衫不整,心急火燎,大失体态,让人看着忍俊不禁!

陕西机器织布局开业当天,机器被砸,大家都看到沈星移被打断两根肋骨,却不知赵白石为周莹挨了多少棍子。

先有沈家老夫人上门闹事,大骂周莹,后有沈星移带着自己的生辰八字,到吴家东院向周莹提亲,周莹为了了却与沈星移的孽缘,在吴家神堂发誓:终生不嫁,生是吴家人,死是吴家鬼。

沈星移难掩悲痛,踉跄而去。

赵白石策马狂奔,回到家里,情绪失控,书,读不进去,心,平不下来。

赵白石不是图尔丹,也不是沈星移,他对周莹的感情无法言说,只能苦苦地折磨自己。正说他所言:这世上最矛盾、最痛苦的是什么?明知不可为,却忍而不舍也!

陕西机器织布局重建,周莹拉着赵白石的手和约瑟夫握手,赵白石的魂都丢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在周莹的手上,无视周遭的一切。

这可能是两个人最亲密的动作,终其一生,赵白石都不会向周莹表白,他克己复礼,压抑克制;周莹也不可能知道赵白石的暗恋,更何况赵白石后来娶了吴漪,成了她的妹夫。

赵白石与吴漪的婚姻注定是一个悲剧,吴漪用三道菜向赵白石表白,赵白石婉言谢绝,明显是“做者有心,品者无意”。

周莹在吴家神堂发誓那一刻,吴漪已经察觉赵白石心心念念的人是周莹,可她还是一意孤行设局嫁给了赵白石。

赵白石心系周莹,却不得不对吴漪负责,妄图借一段婚姻忘记心上人。简直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3、

吴聘和吴蔚文先后离世,吴家东院败落,周莹要重振吴家东院,王世均是东院的管家,帮衬周莹处理吴家东院里里外外的事宜。

每次周莹出事,王世均的神态都与别人不一样。

在三寿帮老巢,王世均看到安然无恙的周莹,悲喜交加,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没有沈星移的一身工夫,也没有赵白石的文武双全,但营救周莹,他当仁不让。

周莹从迪化满载而归,吴家东院众人欢天喜地地围着周莹问长问短,唯有王世均站立一旁抹眼泪。他对周莹是心疼的,懂得的!

吴家老四带人阻拦周莹嫁给图尔丹,王世均带人支援,掷地有声:有我们在,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吴家东院,王世均担的事不比周莹少,甚至,他劳心劳力的地方比周莹多。

他不会拳脚功夫,武斗场合,编剧没有安排他的戏。比起图尔丹、沈星移、赵白石,王世均是陪伴周莹最久的人,他忠厚本分,尽其所能,倍受吴家两代人的信任和嘱托。

吴聘之后,周莹终生未嫁,王世均终生未娶。王世均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守护了周莹一生!



4、

沈星移的成长是缓慢的,这也导致他和周莹的感情一波三折,一路相虐。直到沈星移闯荡上海,两个人身处异地,互通电报,这才有了点恋爱的味道。

去上海前,沈星移向周莹告别,才认识到自己所谓的爱情,伤害了周莹。他先是和吴聘争夺周莹,后和图尔丹争夺周莹,他说得多,做得少,总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发狠说赌气话。

事实上,他没有能力给周莹一个家,也无法冲破家人的层层阻挠,迎娶周莹。

爱一个人不是占有,不是豪取掠夺。

作为富二代,沈星移有傲气的资本,看上哪个丫头,就把哪个丫头收入房中,可是周莹不是一个普通的丫头,用强,在周莹身上捞不到半点好处。

吴聘离世后,沈星移夜闯吴家东院,要带走周莹,却被周莹羞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在周莹的刺激和嫌弃下,沈星移奋发图强,在生意上用心,从跑街做起,慢慢地,有了些许担当。

赚了点钱后,沈星移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了,对周莹势在必得,两个人一起出生入死,进土匪窝,去迪化卖布,周莹和他在一起,的确有开心的时候。可是周莹始终觉得他是不成熟的,不肯接受他的感情。

前有吴聘做标杆,沈星移很难进入周莹的心里,和吴聘平起平坐。

沈星移去上海后,用电报和周莹分享上海的见闻,给周莹和洋人做生意牵线搭桥。周莹和他的感情渐入佳境,尽管两个人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可是沈吴两家的恩怨情仇,让两人难成眷侣。

周莹不是傻白甜女生,也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完美女神,她起点低,出身卑微,可她在生意上虚心好学,在生活中不满足于吃和穿,她为人不拘小节,乐善好施,收服了吴家上下、仇人、对手等众人的心。

她对王世均、赵白石、图尔丹没有产生爱情,有的只是友情。她和吴聘相亲相爱,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她和沈星移日久生情,被沈星移的深情打动。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表达感情的方式也不同,结局也不尽相同。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一生守护也好,相濡以沫也罢,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作者简介:徐俊霞,媒体撰稿人,笔名:海风!一个有血有肉真性情的女子,与你一起分享最走心的文字,最接地气的作品。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457评论 4 35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43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327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07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30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14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14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2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59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6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4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7评论 2 24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14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0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17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76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