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宁相离,莫相忘 11 12(大结局)

长相知兮长相惜

11、

香染一愣,然后又哈哈哈笑开了:“罗敷自有夫。”

“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啊。还罗敷自有夫。稀罕啊,就你懂乐府,使君自有妇。爷也是马上要结婚的人。”相离从来不是个难缠的人,也不会死乞白赖,更不懂穷追不舍,他一直相信云起云落自有安排。然而说不遗憾是假的。她那么好,他终究是来晚了。

香染呵呵笑着越过他身边走到石桌旁,打开竹篮子说:“我们吃东西喝点姜茶吧,我饿了。”

“好!”相离也转身走到她身边。准备坐下。

“等等。”香染从竹篮子里取出一个小包裹,打开取出两块布艺垫子递给他一块。

“不用那么麻烦啊,回去你还得洗。我裤子回去反正要洗了。”

“不麻烦,万一石凳子有小虫子爬过,垫一下安全点!垫子我泡过药水防虫。”

“你还有什么没想到的,想那么多,难怪那么瘦。”相离嘴上抱怨,手已经接过布垫子铺在石凳子上。

“说到瘦,五十步笑百步,你比我还瘦。”香染边说边铺好桌布,开始摆放吃的东西。

茶还是热的,蛋糕的香味很浓郁,香染拿出小刀削苹果,相离制止她说:“也让我动一下手,什么都你干了,那我岂不是坐享其成?那不好玩。”

香染笑笑把苹果和小刀递给他,他愉快地接过说:“在我这里女孩子坐享其成才是对的。”

“哦。”

“你也太淡定了啊!我这样说,你怎么得也要鼓掌几下以示奖励,像我这样有风度的人已经很难找到。”相离假装抱怨。

香染没想到他会有如此脱线的表现,难以置信的望着他说:“你这感觉好似喝多了,可是茶还没喝一口,怎么就醉了?”

话说完,她自己就咯咯咯笑开了,看相离看着她甜美的笑颜也笑了。其实这样真的很舒心,彼此都懂得是多难得。人有时就是需要与一个能听懂你话的人相处,才会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喝了姜茶吃了点心,洞外阳光正好,暑气渐浓,从洞里望出去,飞流直下的水雾中有七彩的霓虹若隐若现,难怪叫隐龙潭。

香染安静地用手托着下巴,听相离说话。相离说着他工作中,生活中遇见的趣事,偶尔还说几个段子。说到好玩处,香染很配合的哈哈大笑,偶尔也会淘气的话中有话鄙视他一下。

外边的炎热,洞里阴凉,两个人一致认为如果没有秋分晚餐的预定电话,就等热气稍微下去一点再下山。

香染指着洞外远处的景致说:“秋天远处的那些树叶子都会变红,与庄稼地里的黄,交织在一起,会觉得秋天是如此的丰美。那是一种让人心情愉悦的色彩,我很喜欢。你要是看到,也一定会喜欢。”

“那等秋天的时候,我们再来,我倒要看看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嗯,我相信你肯定会喜欢。”

两个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谁都不去纠正。

聊天、读书、看景,时光恍然而过,也没有接到秋分打开的电话,他们就安然的等太阳的热气不那么重才相携下山。

下山时,相离走在香染前面,经过特别湿滑的台阶时,就会回首伸出手让香染扶一下。

这条路一个人走过几次,因为水汽路面还是有些湿滑,香染小心翼翼地踩稳每一步。平安无事走完下山台阶,香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希望自己给相离添一丁点儿的麻烦。

两个人一前一后,安静地漫步在山野小道上,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影子时而交叠时而分开,香染望着前方的影子,思绪飘飞。她拿出手机,开了静音,对着影子拍了一张照,然后保存。

12、

经过小溪,两个人都在水边洗了把脸,擦去了头上的薄汗,并肩坐在两块长石板搭成的小桥上休息,等夕阳完全隐到山后,天上有繁星升起,才起身往回走。

香染看不情愿站起来的相离笑着说:“再慢慢吞吞走,我们今天可是要披星戴月回家了。”

“那有什么,这夕阳,这山风,这溪水,这繁星,这安逸都是花钱买不来的,要多享受一下才是。有我在,你无需怕什么,拉着我的手我保证让你安全到家。”相离伸出没有提篮子的手说。

香染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相离似乎没有看见她脸上的羞涩,直接拉起她的手说:“走吧。”

天黑,虽然有新月与繁星,但山间小路七拐八拐,还是有些看不清。边上灌木好像很多只小手,不时的会触碰到裤腿和手臂,香染有些害怕,加快了脚步往前走,相离让她别怕。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最后一个山坡,远远看到山脚下村子里的灯光。

香染很开心:“我们终于出来了。”

话没说完,乐极生悲,她一脚踩空,整个人就向前倒去,相离急忙用力拉住她。她人没倒下去,脚却扭到了。

两个人惊魂未定地站好,相离松开她的手,扶她到边上的石头上坐好,要查看她的脚,她不让。

“没事,不怎么疼。”香染忍着。

相离用手机当手电,看着她疼的脸色都变了,他心疼地说:“我不看,那你把鞋子脱了,要不鞋子穿着,脚肿了会更疼。”

“没事,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走,马上就到村子里了,到车上就好。”

“真倔,女孩子柔弱点没人会笑话。乖点,脱了鞋提着,我背你下山。”相离蹲到她面前。

“没事,我可以走的。”香染看着相离不怎么宽厚的背,有些不忍心。

“喂,你干什么呢?快上来,爷不会让你摔下来的,爷第一次背女孩子你总得给个面子。要不爷先走了,爷可是有点饿了。”相离蹲着身子回头瞪着眼睛看她。

香染见他眼睛滚圆,吓得赶紧脱了鞋子提在手上,苦恼着匍匐到他背上。

相离嘴角浮上一抹笑,背起香染就往前走。可惜香染看不到那抹笑。

他的胳膊稳稳地把她托在他背上,虽然背并不怎么宽厚,却让她感到她此刻很是安全。

“还好是晚上,要不村子里的人看见我背着你,估计会想到猪八戒背媳妇呢!不过这猪八戒也长得太帅气了点。”似乎想让香染安心,相离自嘲的说起了笑话。

香染也很捧场的回应:“那是,这么帅的猪八戒人间难找。”

“呀,你还真当我是猪八戒啊,来我们腾云驾雾回高老庄去。”相离故意颠簸了几下,吓得香染紧紧抱住他的肩膀。

“别闹了,安全第一啊。”香染着急。

“放心吧,摔不到你的。我心里有数。”相离安慰她。

走了十来分钟,到车上时,香染的脚背已经肿的很高,相离决定先带她去医院。香染也感觉疼的额头冒汗,不去医院是不行了。

相离在香染的指点下把车开到了医院。停好车,快步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用公主抱的方式就把香染抱进了急诊室。检查、拍片相离都陪着香染。还好只是软组织挫伤,没有伤到骨头。

当值班医生开完药方说:“先开点活血化瘀的药和止痛药,回去给你妻子用冰敷一下,24小时后再用热水敷,多休息,少走路。”

香染红了脸说:“他……不是我先生。”

相离却是落落大方地说:“好。”

回到三千水,已经差不多快十点。相离抱着她进屋子,把她放椅子说:“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上去梳洗一下,马上下来做晚饭。”

香染才想起,他们两个人都还没吃饭,他可是下山的时候就说他饿了。

趁相离上楼的时间,她挪到房间里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穿了一双大大的布艺拖鞋,一瘸一瘸的进了厨房,准备做点吃的。

刚打开火煮水,相离已经换了件蓝色布衫下楼来,见她在厨房折腾,他有些恼火。

“你怎么就这么爱逞强?我不是说了吗,我马上下来的,晚饭我来做。”

香染转身靠在水池边说:“我就想煮个面,很简单的。”

“那也不行,至少这两天不行,医生不是说了你要少走路,所以你就过去坐着别动。”相离挽起袖子进厨房。

香染对他吐了一下舌头说:“我又不是残废了。”

相离伸手假装要打她一个爆栗子说:“什么话?对了要不要给你先生打个电话?你受伤了,他总得回来照顾你几天吧。”

“他不在,待会我给秋分打个电话,让她明天开始就住这里,她会照顾我的。”香染侧头,躲过他的手,扶着墙慢慢走到吧台边坐下。

“那也好,刚接了个电话,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有人照顾你,我也会放心一点。”相离取代了她在厨房的位置。

香染听了他的话,先是呆了一下,然后没事人一样点头说:“嗯。”

相离洗手洗菜煮面很快就做好了两碗素面,滴了几滴香油,端到吧台。不知为什么,香染吃着面条只觉得味同嚼蜡。吃完面,相离洗了碗,整理好餐具,给他自己和香染各倒了一杯柠檬水,走过来,并排和香染坐着。

“怎么了?看你情绪有点不对,是不是脚很痛?”相离在吃面的时候就看出香染情绪有点不对劲,哪有面条一根一根吃的人。看着低头发呆的香染,忽然,心中有个让他十分欣喜的想法蹦出来,令他激动不已。明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但他还是试探着说:“还是你有点舍不得我走了?”

“说什么啊,我没事,脚不怎么疼,前面已经吃了一片止痛片。”香染怔了怔,连忙抬头展了个笑脸。

听了她的话,相离心中有点失望,但到底只是他自己的猜想而已,看了看她勉强的笑容道:“本是个柔弱女子,干嘛要逞强,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笑的比哭还难看,不如不笑。”

香染止住笑,侧头看了看他,这个有着一个高冷名字的男子,却拥有着一颗敏感细腻的心。香染的心情五味杂陈,这一别,以后再也不会见了吧,他有一个十分在意他的未婚妻,在山上他就已经接到几个催他归去的电话。

“又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的名字是出自‘看山思水流,触景进乡愁,问君意随流,绵愁几时休,念己勿念欲,行己知行义,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还是出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没有那么多意思,我从出生就没有父亲,我跟着母亲姓,母亲大字不认识一个,估计也不会想那么多。”相离喝了一口水平静道来。

“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看你穿衣打扮,还以为你出自书香门第。”

“狭隘了吧,那我看你那么喜欢刺绣,难道我要认为你是绣娘投胎?”

香染听完他的话,旋即哈哈大笑。

见她真心笑开了,相离也露出了笑容。两个人似乎不再为即将到来的离别感伤。

夜风拂面,瀚海如墨。相离站在窗边,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回来后接到元岚父亲的电话说,元岚已准备放下美国的一切,飞回来找他了,让他好自为之。

相离知道他该回去了,必须回去了。只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不舍,舍不得这里的一切。曾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然上天似乎没听到他的祈祷。就当是梦入桃花源一回,有梦总比没有梦好,都说浮生若梦,不是吗?相离自我安慰道。

熄灭了最后一只烟蒂,铺开宣纸,倒墨挥毫,洋洋洒洒写好,丢了毛笔,开始整理行李。

第二天,相离下楼退房的时候,只有秋分一个人在。

秋分见到他,笑着说:“宁大哥,香染姐跟朋友出去喝早茶了,她说让我把这个给你。她今天就不送你了。”

秋分走出服务台,手上提着一个小布包。

相离知道香染出去喝早茶只是借口罢了,她脚伤未好,按她的脾性多半是不会去麻烦他人的,她只是不想见他而已吧。望了望紧闭的房门,相离接过小布包。

当飞机爬上云霄,相离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小巧的收纳包,最底层正好可以用来收纳他的文房四宝,上面两层背面都有绣花,可以放名片已经卡片。他仔细翻看着三层布件,在很隐蔽的角落看见了六个同色的字。宁相离,莫相忘。瞬间他的心似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原来原来聪明的香染果真懂得他的心思。有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涌出,他戴上了眼罩,长长的手指一遍一遍抚摸着六个字。

香染几乎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才赶出了一个收纳包,她不是不知道相离对她的心意,她只是不能去触碰而已。他终究不是属于她的,但私心里她希望他知道她不是无情之人。

宁相离,莫相忘。点到为止,让彼此有一种念想,让彼此没有遗憾也没什么错。长相知兮长相惜,但愿她香染是相离心中的朱砂痣,是盛开在他心中的白玫瑰,永不掉色永不凋谢。

她是看着相离离开的,她就站在工作室的窗帘后,能清楚的看着相离离去。而此刻她看着眼前的宣纸,泪流满面。宣纸上写着“看山思水流,触景进乡愁,问君意随流,绵愁几时休,念己勿念欲,行己知行义,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全文完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