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场

昨天,本打算直接网上约个车去机场,结果姐打电话非要送我,看她如此坚决,我便应允了。

今天早上,果果小朋友7点就起床了,但是我起来见她还躺床上,估计又是回笼觉睡着了。妹妹从小区下面买了好一些早餐,有杂酱面油田,生煎包,欢喜坨,豆浆等,我们赶紧叫果果起来吃她亲点的杂酱面。瞬间我觉得她突然长大了,长高了。以前从新疆回来时,我都还觉得她特别小,没想到现在都长大了,读二年级了。可能我们也老了吧。

待她吃过面,我问她,今天送不送舅舅去机场啊,她一口否决,原因是太远了,不愿意坐车,憋的慌。后来,我便怂恿,你要是去送我回来直接就可以吃豪客来牛排了,多么好。要是不去,就没牛排吃了。

她考虑再三,后来也跟着一起来送我。

到机场后,姐非要把我送到里面去,硬是等我过了安检,进去里面看不到后她才离开。

依稀记得,2010年刚参加工作,被分到新疆时,一干就是半年才能休假,整个人都黑了不少,瘦了不少,每次回来武汉时,我都会在姐这落下,玩几天,心情会放松点。但只要是我回新疆,她们送我去机场,我每次都会哭。就是我特别留恋家这种,舍不得跑那么远。

一晃,都十多年了,在野外大漠工作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每次回去的内心焦灼,翻江倒海,压力倍增。或许没有多少人能在茫茫大漠坚持那么多年,谁不想跟着家人在一起呢?

学了这个专业,走上这条路了,就得走下去。蓦然间看到以前说稻盛和夫的故事,说他以前也拒绝他当时工作,但是后面转变观念,反而越做越好。

干一行,爱一行。

希望一切都瞬间。加油。

等休假,再与家人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