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预料之外

整整两周,都是在医院度过的。以前只是知道家里如果有病人住院的话,整个一家人都会很忙碌。而知道只是止于知道,亲身经历以后才能算得上切身体会。

八月五日中午,本来是一次很开心的聚会,一连串的预料之外造就了一场意外。暑假的前一半时间特别忙碌,闲下来以后就想安排点其他事情,原来的时候,老公的舅家的表弟媳妇隔三差五地会邀请我们一家去他们家做客,我想着终于闲下来的时候回请他们一次,正赶上周六,都在家。中午要做的菜都已经买好了,人也约好了,只是不凑巧的是回到家里没电。大夏天的,想起来没电整个人就不好了。

正好,舅家有电,于是我们一家人就带着食材又到舅家去了。一切看起来都挺好的,饭也顺利地吃上了。吃完饭之后,不知怎么地,公公跟我表弟媳妇抬起杠来了,你一言我一语,没有要停的意思。之后直接演变成公公起身要离开,婆婆跟弟媳追出去也没有拦住,公公一个人骑着电动三轮车回家了。当时我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前也没有见公公发那么大的脾气。随后弟媳就开车送我跟婆婆回家,刚走出去没多远,看到前面的汽车停下来了,再一看,我们家的电动车横在路上。当时心里就一紧,以为是撞车了,打开车门就往前面跑。一看,公公穿的凉鞋里都是血,地上也是,一了解情况,原来公公自己骑车太快,导致三轮车侧翻砸到了脚。于是我们着急忙慌地带公公去就近的卫生院,一拍片,脚踝上面的胫骨和腓骨都骨折了,而且腓骨还是粉碎性骨折。当时医生并没有说得特别严重,说到县医院也行,去医专也行,当然去县医院花费会低一些,最后选择的是去县医院。

之前我没有去过县医院,条件真是不怎么样,到了县医院已经下午五点多,缝合完伤口进到病房已经六七点了。第二天,医生把病情简单地说了说,意思手术不小,而且公公有其他的病,麻醉还成问题,这样一说,必须得转院。所以6号中午的时候,转院到医专。

由于外伤的缘故,医生迟迟不给动手术,说得挺吓人,怕手术以后外伤感染,那样的话植入的钢板还得再取出来,人受罪不说,花的钱就更多了。所以还是听医生的,就这样等了一天又一天。

从5号进到县医院,6号转到医专,还有紧接着的两天,感觉整个人像个陀螺似的,精力看起来还很旺盛,实际上已经透支。晚上沾床就睡,早上根本不用闹钟喊,心里有事根本就睡不着。10号以后,不用做什么检查,还好一些。

虽然医院没有太多的事情,我还是每天都往医院跑,正值暑假放假,我有空闲时间,而且公婆只有两个儿子,没有闺女,我老公是老大,老二和老二媳妇在外地回不来。转院之后我让老公去上班了,所以我就经常往医院跑,找医生问问病情,给二老宽宽心,交交住院费,等等。

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闺女都顾不上管。

意外,谁都不想。事情已经出了,积极应对,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了,对闺女来说,也是进行孝道教育的契机。而且,因为这件事,以后一家人做事情的时候肯定会更加小心。倒霉肯定是倒霉,能从这件事情里学到更多,才是有意义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