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课

佛沃丁教授还是像往常一样提前五分钟进入教室,照旧穿着他那件咔叽布的免洗古典式样的衣服,配以酒红色的小领结。在视力矫正术像喝一杯饮料一样方便的今天,他还是戴着他那古董酸枝木框架水晶镜片的眼镜,古板严苛如往常。

他走到教室中央的讲台处,放下网络接入终端。刚才还嘈杂如足球环宇杯决赛现场的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样安静的场景在附着于海王星轨道以外柯伊伯带一颗直径三十公里的小天体上的阳明大学校园内还很是少见,阳明大学是太阳系目前排名第一的高等学府,成立于三个世纪前的第一次星际大移民晚期,最早是联邦政府科技发展局下属的探索部管辖的太阳系移民前哨瞭望通信站,在柯伊伯带就分布着这样大大小小,功能分工不同的通信站、后勤站、维修船坞、联邦军哨所。那时的通信站面积还很小,后来随着如火如荼的第一次太阳系移民工作展开,通信站的设施得到了先后三次大规模的翻修和加固。在第一次星际大移民的高峰浪潮以后,这里就罕有人至,渐渐荒芜。后来总部在火星的联邦政府文化部才决定依托通信站的旧址,成立一所综合性学科的阳明大学,为人口散布在太阳系边缘的人类提供学习最先进科学知识的机会,三个世纪来阳明大学为联邦政府培养了成千上万的优秀科学家,第二次星际大移民的萌芽和领导者就来自这里。时至今日,阳明大学已经成为太阳系内科学氛围开放、严谨,科技成果最为丰富的高等学府。

开放的学术氛围也使阳明大学的学生成为全太阳系最为大胆、最敢于挑战权威的学生。在课堂上争论、思辨、实践、质疑的风潮都韦蔚成风。阳明大学就是靠这样轻松、无拘束的课堂环境培养造就了全太阳系最有创造力和科技活力的工程师和科学家。

但是在星际物流学院的终身教授、系主任佛沃丁教授的课堂上除了偶尔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初入大学的新生外,任何人都不敢造次,即使那些可怜的不知深浅的冒犯者,也会在被佛沃丁教授“收拾”以后,就循规蹈矩,老老实实了。

佛沃丁教授的“收拾”可是身体和灵魂双重的。看看阳明大学内流传着的那些“冒犯者”的下场吧:某君甲,少年得志,以火星联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阳明大学,在第一节课上拿着他参加星际数学建模比赛得一等奖的课题:“星际动态物流模型”在课上挑战佛沃丁教授,佛教授拿过作品瞄了片刻,就指出了他的论文中的五个天大错误,以及改进的方案。该君花三天时间验算证实以后,惊为天人,从此唯唯诺诺、锋芒全无;某君乙,在一堂课上不知所谓的从这头跑到那头打闹,劝阻无效后,佛沃丁教授拉着他说:“你既然这么喜欢跑,那就跟我来。”,随即在教授的带领下,两人穿起宇航服通过气密门,颤颤悠悠的爬上2200米高的学校主教学楼,然后沿着一条直径一米多的高分子材料缆绳,从主教学楼下到图书馆。乙同学才走了五步就吓得爬在了缆绳上,再也不敢移动半步,用变调的哭腔大声喊着救命,眼睁睁的看着佛沃丁教授闲庭信步般一路走到图书馆楼顶。从此该君落下了一个病根,一见到教授就不停的打嗝,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停不下来。如此的例子还有很多,最终形成了阳明校园法则中重要的一条:“别惹佛沃丁”。

佛沃丁教授也没有因此受到任何体罚学生的处罚。这也得益于阳明大学特殊的校规。阳明大学就如一个以武会友的江湖,只要不伤害对方的性命,任何合理的知识方面,身体的,亦或心理的、思想的比试挑战都被大家承认信服。

教授环视了一下教室,算是打了个招呼。

“很好,所有人都在。”

教授微笑了一下。他平时都不苟言笑,但今天不同,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第一纪元307年暨第二纪元46届星际物流学院的同学们,过了今天,能留到现在的各位就完成了星际物流学士学位的全部课程。能完成四年的课程熬过最后顺利通过本校最低通过率之一的课程(通过率次低的通信工程学院毕业率都比物流学院高一倍),我应该恭喜大家。”教授带头鼓掌起来。

第一纪元是从第一次星际大移民开始的时间开始计算的,而第二纪元也是同样从第二次星际大移民开始的。简单的说就是第一次星际大移民是人类从地球扩展到整个太阳系;而第二次星际大移民人类的脚步就从太阳系开始向邻近的星系出发。

“不过。”教授话锋一转。“我也不知道是该为你们高兴?还是该可怜你们?“

教授的语气嘎然而转,没有任何过渡。大家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物流已死”。教授接着说,接下来说的话更让人惊掉下巴。“还没有死得僵硬,正在垂死挣扎,可也离最终的死亡不远了。”

现场所有的人都呆若木鸡、不知所措。之前佛沃丁教授在课堂上都孜孜不倦的教导大家星际物流供应链管理相关的知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决然悲观过。而来自小行星带贫民窟的我蝇营狗苟这些年,考入阳明大学,苦熬到毕业,可不是为了进入一个将死的行当。难道我寒窗苦读学习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可怎么看教授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大家的神经开始高度紧张下来,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教授的嘴巴,估计着下一个从他留着花白胡须的嘴里冒出来的是怎么样的词语。

这时,另一个声音在这时却响起。“教授,您说得有点言过其实了吧。”

话音是从左边的位置传来,大家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快速的吸引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名皮肤白皙,脸部线条纤细柔美的年轻人。原来是康泰乐。

康泰乐•BL•卡雷亚,男性,身材修长,长相秀美,典型的遗传优化火星人,来自于大名鼎鼎的火星贵族——卡雷亚家族。卡雷亚家族是太阳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超级富豪贵族,外面传闻他毕业后就会掌管卡雷亚家族目前庞大的星际物流运输公司,那可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庞大集团,任何一个关于它的小小传闻,都会牵动着整个联邦星际社会经济上下波动。康泰乐智商发达,行事雷厉,行踪诡异。除了在课堂上,平日里在校园基本上没机会能看到他,听说他已经在他家族的物流集团任职多年,到这里来读书只不过是为了镀金而已,这几年他的成绩在院里面总是名列前茅。几年的同学生活我们都没什么交集,我只记得和他有过一次短暂的交谈。一次我喊着他的名字把教授从前排递过来的资料递给后排的他,他礼貌的接过说了一声“谢谢”,客气中透着几万光年的距离,仅此而已。

我和他相比根本就是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的人,我来自那个依然保持自然生育传统和体力劳动创造财富习惯的小行星带贫民窟,他则出生于富饶、奢华,普及遗传优化的天堂般的火星世界。

他轻描淡写的努力着,如果他失败了,就会有价值万万亿的企业等着他继承。而我根本就是无名小卒,十多年苦读,九死一生毕业以后只能找份工作努力生存下去,呕心沥血、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关键是比你命好的人还比你聪明一万倍,宇宙中最大的不公平都是与生俱来的。

卡雷亚家族就是靠行星际货运飞船物流运输生意发迹于第一纪元中期,他们家族的发展史简直就是人类第一纪元的发展史。卡雷亚家族差不多就是星际物流的代名词,显然教授这番言论,让康泰乐感觉受到了轻视、侵犯和侮辱。

“虽然物流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可是人类的需求总伴随着扩张和繁衍不断的增加,就像哲学家说的那样人类的需求是无止境的,人类不灭,欲望不止。伴随着欲望就是实实在在的物质需求,有这些越来越增长的物资需求,物流的需求也会不断的产生,每一个新的殖民点的建立往往都意味着新的巨大的贸易和物流需求的产生。当然要跨越过几千个天文单位,把亿万吨的各类物资运输到太阳系的各个殖民点,肯定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而且随着人类的足迹迈出太阳系向外星系进发,物流碰到的困难也会越来越多,可这并不表示物流就会死亡。相反,我倒认为物流总会克服一个又一个的新问题,不断的成长发展下去。”

康泰乐越说越兴奋,声调越来越高昂。

“况且教授您自己不也是在,您自己所认为的快要沉默的‘物流’的这艘船上吗?您对我们没有信心,对物流没有信心,难道您对自己也没信心?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将要死亡的行业里面在从事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吗?”

“我并不认为我是在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宇宙中的事物都有寿命,如恒星一般的光芒也终有熄灭的一天,恒星死亡了并不是说恒星毫无意义,我说的物流已死只是说出我看到的事实而已。”

“那你看到的事实就是错误的。”康泰乐生硬的说了一句,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给教授。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样,每一个分子都挤压得冒出火花,透着火药味。

教授沉默了片刻。

“没有关系,那今天的最后一课让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希望能帮助到大家认清形势,找好位置,不至于毕业就失业,下课就下岗。这个游戏很简单,就是来一个头脑风暴,让我们理清一下星际物流的发展以及未来可能的走向,也许除了死亡,还有别的其他的光明大道可以走也说不定。”

”可以吗?“见大家都没有说话,教授补充问了一句。平时在佛沃丁教授的课上,大家都小心翼翼,何况今天的最后一课,教师还抛出一个这样石破天惊的理论。

“等一下,教授。”康泰乐说。

“你还有什么意见?”

“我很赞成头脑风暴,不过,我想我们的游戏应该更有趣一点。”

“哦。怎么个更有趣法?”

“教授,我只是想我们应该为这样一个有趣的游戏加上一个赌注。”

“嗯,很有趣的想法,那你说赌注是什么呢?”教授把手抱在胸前,微笑着回答。

“如果我们证明物流没有死,而是生机勃勃的发展,那就是您输了,我要求您发布一个公开的承认自己错误的声明,向全校师生和全部星际联邦公民广播。”康泰乐这样的要求是他的私心,在自己家族物流集团中的任职让他内心对物流产业发展有绝对的自信,让从未低过头的佛沃丁教授认错,不光能带给他自己相当大的成功满足感,也能变相的提高家族物流集团的知名度,这比任何的广告和推广都有效得多,绝对能让已经高在顶峰的他的家族企业的股价更上一层楼,带来万万亿的财富。同时也能为他在他家族企业的董事会占据一个不错的位置。

“好,我答应你。”教授回答。

“可如果我是对的呢?物流正在死亡呢?”

“那,什么样的条件你随便提。”康泰乐骄傲的说。

“那我需要你把你所持的家族集团的股票等价财富的一半无偿捐献给阳明大学,用于学校建设发展和设立一个奖学金。”

虽然不知道康泰乐的具体持股部分,但那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连康泰乐听到这样的要求都闻之变色,思考起来。

教授继续说:“奖学金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将死’奖学金。科学何止一次的绝处逢生,死亡一次,就能再一次的重生。这个奖学金是奖给那些有开创性思维,开拓性成就,扭转乾坤的学生。”

康泰乐思索再三,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输,心一横。咬紧的牙缝中蹦出一句。“好,我同意。”

“那好,康泰乐,那就由你来主导开启这场头脑风暴吧。”教授说。

他礼貌的回应了一下教授,站起身,用他那嘹亮、发音标准、声音性感的火星标准语说着。

“教授,各位同学,那就让我今天来开始我们的最后一次课堂讨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低调。

“为了更好的从头到尾理清‘物流’的命运,那我就自作主张的从原始‘物流’诞生的那个时候说起。”

“原始‘物流’开始于古代地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支持庞大的战争消耗,保障繁杂的各个团体个人的生活、战斗需要,大规模的物资运输开始兴起。这是人类社会第一次面对这么巨量,这样复杂的物资移动需求。点对点,点对多点,不同的物资运送要求的时间和运送距离都不一样,由此产生了一门学科来协调、规划、组织、实践这些战争后勤保障。战争还真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催化剂”。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这种军用科学就转入民用,战争中的巨轮也被改造成运输食物和战后重建物资的货轮,飞机也不再装载炸弹而是各种各样的生产原料。那时运输的能量都来自于化石燃料的燃烧,运输方式有地面的卡车、铁路运输,水面的船运河空中的空运,以及多种运输方式联合运送相结合。这个时候物流运输也和货物储存、配送,经济学和生产管理结合产生了综合的供应链管理学科。参与在整个产业中的集团和机构也很多,有船公司、航空公司、铁路公司、卡车公司、物流服务提供商、仓储服务运营商等等。”

我旁边来自木卫二的查克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长期低温环境下生活的他,脂肪肥厚,毛发旺盛,碍于教授的威名他只敢用我听得到声音细声说着:“这些东西连小学生都知道,需要他在这里堂而皇之的演讲吗?”语气中强烈的嫉妒味道都满满弥漫到整个阳明大学校园了。紧挨查克座位的是来自月球的威尔豪斯,也是个穷小子,跟着掩着嘴忍住笑。

星际物流学院里像查克一样看不惯康泰乐的大有人在,千方百计想攀附康泰乐的人也如过江之鲫,倒是像我这样对他无恨无爱的人凤毛麟角。

“物流的分类有很多种,不同的归类角度可以分为不同的物流范畴,例如按照运输方式可以分为‘空运’,‘海运’,‘多式联运’等;按照物流服务的对象不同又可分为‘供应物流’,‘生产物流’,‘销售物流’等;不过这些都是原始的物流形态,在这里我就不过多描述了。”

虽然都是书本上的知识,不过康泰乐并没有照本宣科,添加了很多他的个人理解。

“这是原始物流开始的形态,为了容易理解请允许我把原始物流称为‘行星内物流’,也就是在行星内部的物资交换。原始阶段物流的有三个特点,一是运输距离不长,是星际物流最末端的组成部分;二是运输行为一般是发生在行星大气和引力范围以内,运输速度一般都很低;三是早期的运输设施和排放对行星大气,地貌都有很大的影响。”

“查克•雷尔。”康泰乐突然叫了他的名字。“‘行星内物流’向‘行星际物流’的发展我想你应该最印象深刻,毕竟你的家乡土卫二就是这样从不毛之地发展成现在的太阳系重要殖民点的,教授让我主导今天的讨论,那我想让你来接着论述,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康泰乐望向教授。

教授略一点头,算是同意了。他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行家,自然也不会反对康泰乐的提议。

查克刚才还在和威尔豪斯交头接耳,讥笑着对康泰乐品头论足,根本没想到康泰乐来这么一手,让他措手不及。

康泰乐说完,不等查克答应,自顾自的恢复冰山一样的表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仿佛现场的一切和他无关一般。

查克圆润的脸上泛起一阵红一阵白,在大家的目光注视炙烤下,站起来向中间的空地走去。路过康泰乐的座位时狠狠瞪了他一眼。对方还是当他不存在一般,让他内心充满挫败感。康泰乐这么一闹,大家的注意力都高度的集中起来。

“嗯,行星际活动是从地球为中心的太空探索活动开始,探索最早的目的地是月球。”

他边说边整理思路,目光无意间扫向来自月球的威尔豪斯,威尔豪斯心头一个念头闪过,害怕他也像康泰乐那样把发言的球踢给他,威尔豪斯慌乱的感觉把目光躲开,假装若有所思地望向别处。

能走到今天的毕业典礼,查克其实也不是不学无术之辈,最开始的措手不及过了之后,他也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由于技术限制和资金匮乏,早期的探索活动都是科学研究性质的,高昂的成本和复杂的技术实现把这种探索限制在很小的范围以内。虽然那个时候人类也在地球同步轨道、月球和火星上建立了实验室和半永久居留点,可天文数字资金的消耗让行星际的物流活动难以萌芽。转变是从技术的爆发开始的,天空电梯和无工质推进技术的出现,是太空活动产业化的开端,也让行星际间的运输成为可能。而后大型的星舰和新的推动技术层出不穷,推动着星际物流不断向前发展。我相信技术会永远发展下去,星舰会越来越快,终究会有一天人类会遍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查克的家在土卫二冰面之下最大的人工城市--匹克社仁,《星际地理》杂志在去年有一期《宇宙爱斯基摩人》的专题就描述那里是人类科学技术和艺术相结合最精妙的展现。在那边冰天雪地中,土卫二星人的日常生活和各种各样的仪器和装备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几乎所有的土卫二星人都是技术控。查克也不例外,他的博士论文的选题就是“科技和星际物流的发展”。

技术的爆发的确是行星际物流起源的爆点,从这个星星之火,星际大移民才直到今天成燎原之势燃烧了三百年,技术也成就了众多富豪家族,卡雷亚家族的创始祖先中就是一位拥有太空电梯主要专利技术的科学家。

查克生动地描述了第一次星际大移民的盛况以及物流在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和发展。

一艘艘在太空电梯顶端的地球同步轨道上建造的大型货运飞船,把原料、设备、技术人员、空气、食物和水源源不断运往太阳系内的各个殖民点。经过一两代人的艰苦开拓,各个殖民点渐渐发展成能生命自我维持的人类定居地,慢慢的很多殖民点还依托当地的资源形成矿产开发,设备制造,资源补给等大规模的产业集群。各类物资的流通造就了星际物流发展的黄金时代。

查克滔滔不绝的讲了十多分钟,最后做了一个结束姿势,大家都送给他热情的掌声。在掌声中,他得意样样的故意走到康泰乐的面前,做了邀请他的手势,意思把发言权又交回到他的手里,趾高气扬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康泰乐还是面无表情的站起来,也做着鼓掌的手势,却没有一点声音。说话时也是如雕塑一般。

“查克的介绍相当精彩,谢谢查克。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给到查克,行星内物流和行星际物流最大的不同就是联邦星关的申报和通关,查克能不能也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这个。”查克结结巴巴,他研究的方向偏向与星际物流运输相关的技术上,对于星关的法律法规的确是了解不多。

查克刚才还得意的脸现在灰头土脸的像火星沙漠上的尘土,涨得绯红。

打压了查克高昂的气焰,康泰乐话锋一转:“既然查克回答不出来,我们还是请波特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说完他向我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我也措不及防的吃了一惊,不过随即平静下来,这个的确是我的研究专长。

这样的课堂讨论对于我们是司空见惯了,我泰然自若的起身开始讲了起来。

“除了运输目的地、运输距离、运输方式和运输手段的不同,的确行星内物流和行星际物流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星关的申报和通关流程。第一部星关法典也是在长期的研究和实验论证以后,于第一纪元23年才正式颁布实施。原因就是在不同的殖民点有很多不同的原生生命体和物质,这些物质对于不同殖民点的生命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对于一部分是良性影响,对于另外一部分就有可能是恶性的影响。而且不同殖民点的自然环境、重力、宇宙射线等因素的长久作用,也会让同一种物种和物质发生天壤之别的改变。这些物种和物资离开本生殖民点前往另外的殖民点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第一纪元早期的物种灾难就是活生生的血的教训,星关法典就是通过申报和通关来对这些潜在风险进行规范和控制的总则,它详细规定了一类物质在不同殖民点之间运输必须要遵守的流程和处理措施。”

星关法典繁杂细致,只能做简单的介绍,深入细节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讲得清楚的了。

“星关法典也是一直在更新和发展,目前已经发展到第三千五百六十二个版本了,而且随着联邦领域的不断扩大,法典还会越来越厚并继续更新下去,不过几百年的实操经验证明,星关法典给星际物流的货物流通安全提供了最关键的保证,它也是星际物流必须要遵守的基本规范。”

佛沃丁教授翘着腿坐在旁边,任由我们各自论述,不置可否。

我坐回到我的位置,康泰乐又站到中间。

“讲了这么久,下面是自由讨论时间,我们来讨论一下什么是星际物流发展的关键。”

教室内响起了一片议论声,大家都没有反对。

康泰乐的确非常聪明,他看似漫无边际和主题的讨论,实际上已经把物流的发展从古到今做了很好的梳理,同时也给大家展示了星际物流当前如火如荼,生机勃勃的发展。谁要说这样活力四射的行业会死亡真的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匪夷所思。

等大家讨论了一会儿,他又继续说道。

“大家对于的星际贸易的盛况肯定都有各自的想法了,那我们就各自畅所欲言吧。”

话音刚落,查克就说:“运输技术最关键,运输技术决定了星际物流的成本,虽然技术在不断的进步,每‘吨后羿’(‘后羿’是星际运输距离单位,一后羿=地球到月球的平均距离,38.4万公里,‘吨后羿’就是在太空中把一吨的商品运输38.4万公里所需要的成本)的运输成本在不断下降,但是运输的成本直接决定了商品流通的可能性,你不可能运输一星舰的普通岩石吧,运输成本都远远高于货物本身的价值了,谁会做这种亏本生意啊?!”

“这个也不能绝对吧,岩石在月球是一钱不值,可到了土卫二那样的地方就是很稀缺的建筑材料啊。”威尔豪斯反驳说。“我觉得市场需求才是星际贸易商人要考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找到市场需求点,才能实现货物最大的价值转化。”

大家有的赞同,有的反对,三俩一团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我觉得星际物流最大的成本不是星舰运营成本,而是时间。”一个小个子女孩发言说,艾尔克拉芙,来自土卫六。“我印象深刻的是小时候五岁生日时,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来自地球的原住人面具,妈妈一时粗心,没有定特快星舰,等我收到那个礼物时,我六岁生日都过完了。

这样的经历很多人都有,司空见惯了。引发了一部分人的共鸣,赞同的声音颇多。

而后和我一样来自小行星带的斯基从星际物流网络规划上来论述了行星间贸易的发展,他认为多层的物流网络能让资源和能源利用率最大化,星际物流网络汇聚的节点一点是星际贸易的重镇。他的分析的确是当前的现实。

三百多年的星际大移民让人类活动遍布了整个太阳系,造就了今天联邦的繁荣景象。而星际物流是这片兴盛荣光的基础,支撑着几万亿联邦公民日常的生活必须和产业发展,以及人类文明的延续和持续进步。阳明大学就是星际物流活动结出最璀璨的明珠。在这里求学的每一个学子都感同身受,感慨良多。

在今天的最后一课里,每一个人都想把自己所学,连同自己的感激、不舍、委屈等个人情绪一起发泄了出来。各种观点和论据交织碰撞,闪耀着人类知识文明的光芒。

连来自冥王星卫星卡戎,平时沉默少言寡语的兰德布雷基都开口发言了。他的家乡阴暗极寒,环境极其恶劣。没有固定殖民者,只有一些盗采的小矿主和从事非法走私生意的黑帮人员在那里短暂停留。他的观点是今天太阳系内星际贸易已经发展成熟,联邦也开始了向邻近星系出发开始了移民远征,以后星际贸易发展的机会一定在像卡戎这样的边缘地带,他毕业以后一定会回到卡戎去开创他自己的事业,这样的理想真让人钦佩。

教室内响起了急促的声音,闪起了灯光。这是教授发出的,这是让大家停止发言,让繁杂吵闹的讨论环境恢复到安静的状态的信号。

也许是意识到康泰乐的想法,也许是觉得这样冗长的讨论太费时间。

教授从角落的位置上站起来,一边走向讲台一边说:“很好,很好。”他鼓着掌。“这也许是你们表现得最好的一堂课了,不过我没有办法给你们评优了,因为今天是最后一课。”

“今天的讨论能证明大家能最后毕业的确是实至名归,大家四年所学没有白费,不过。”

“不过”后的话一般才是重点,我心想。

“不过,刚才讲得再漂亮,那也是前人的智慧。为了节约时间,干脆我们就来进行我们今天头脑风波游戏的最后一个命题,这个命题的胜负就可以决出我和康泰乐赌约的胜负。这是一项开拓性的工作,这项工作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我就不得而知了。我也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这项工作当中能表现得和刚才一样出色。”

佛沃丁教授要放大招了。

“康泰乐,你带领大家来一起准备这样一份方案吧。题目很简单,‘银河系总体星际物流规划’。有问题吗?”

“没问题啊。”在卡雷亚集团中康泰乐何止见过几千种不同的太阳系星际物流规划方案,举一反三,由一生二推广到全银河系应该是易如反掌,他想。

“你们交出规划方案,我认输。当然,如果你拿不出这个方案,就是你输了,可以吗?”

说完,教授又回到他先前角落的空位上坐下休息,等着康泰乐的回答。

康泰乐爽快的答应了。

他很是兴奋,仿佛决胜的箭已经射向了对方,他大声叫着大家聚集到一起,打开一个立体显示工作平台,几下子就和兰德布雷基按照工程计划的方法,把这个题目任务进行了分解和分发。

他把同学按照各自特长和专业分成几个组,每个组长带着自己的组员负责各自分任务的讨论。

兰德布雷基负责物流网络规划;威尔豪斯负责成本核算,运营收入等经济相关的预算制定;艾尔克拉芙负责银河系内商品的分类统计,商品流向估计,和项目进展汇总,规定任务和时间点;让我负责星关法典的更新来支持银河系的物流规划方案;他和查克负责技术相关的发展评估和计算;还有分派了另外几个小组负责市场推广,销售计划等。

发号施令完毕,大家都分头带着各自组员忙碌起来。

教室里都是讨论声,众多电脑显示终端闪耀着,教授还是悠闲的静静坐着。

半个小时以后,威尔豪斯苦着脸找到了康泰乐。

“康泰乐,这个预算我做不了啊。”

康泰乐也是满面愁容的思考着,没有抬头看威尔豪斯一眼。

“你看,第二纪元开始了近半个世纪,联邦政府科技发展局探索部才从柯伊伯带向奥尔特云进发,目前才刚刚在奥尔特云建立了前哨和一些彗星上建立了小型的临时殖民点。我们说的是离太阳5万到10万天文单位的范围内,最大半径在一光年左右。就目前我们用最快的达到十分之一光速的星舰航行,单程也要十八年左右。现在太阳系离银河系中心2.6万光年,离银河系边缘最近处约2.4万光年,最远处有7.6万光年。即使我们能造出光速的星际货运飞船,那也需要单程几万年的运输时间,你是让我在做一个超越人类历史十几倍时间跨度的预算,用我前几天看的古代连续剧中的台词说就是,‘臣妾做不到啊。’你得把你的新的星舰航行速度,建造运营成本等这些数据给我,我才能继续下去啊。要不然我们就只能幻想了,用虫洞来旅行,可天知道开辟一个虫洞需要多少天文计量的能量才能办到,荷载和随舰能源肯定会超过最优经济比值。即使不考虑经济性,能源从哪里来也是很大的问题啊。”

威尔豪斯话音刚落,艾尔克拉芙又跑了过来。

“康泰乐,我们组碰到了问题,进行不下去了。”

康泰乐这次抬起了头,脸上带着“你又怎么啦?”的表情看着艾尔卡拉芙。

看着他的表情,艾尔克拉芙也瞪大了眼睛,扔给他一个满是数据的显示终端。

“不信你自己看嘛。除了人类生存必须的水和空气,在光年跨度上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来规划商品产地,几乎所有的商品运输成本都会超过商品本身价值的很多倍,当然我们也可以不考虑成本。可能源和物质是有限的,最终人类活动范围都会变成一个一个孤立漂浮的肥皂泡,所有的商品交易,开拓发展都会在各自的肥皂泡里面进行,除非这个肥皂泡里的物质和资源消耗殆尽。从目前的初步计算看来,最优化的肥皂泡半径差不多是5万到10万天文单位,也就是一光年范围以内。超出这个范围,人类就只能像自由飘飞的蒲公英种子,飞到哪里就在哪里发芽,和母体文明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了。”

康泰乐泄气的把数据显示终端扔到一边,一言不发。

“更可怕的是我们还没有引入基因改造和进化选择的数学因子进入计算,这个都是人类为了适应各自殖民地的环境做出的生存适应性改变,你看才几百年,火星人和原生地球人都有了很大的区别,在光年跨度上这种进化带来的基因变化只会加快,如果人类散步到整个银河系,恐怕要不了多久,都会各自进化成完全不同的智慧生物。他们之间的文明观、价值观都会截然不同,甚至连维持生命的物质都会截然不同,这样的物种之间恐怕难以有规律的贸易行为发生。”

兰德布雷基看到这边人聚集在一起讨论,很是热闹,也凑了过来,他的工作到不是完全碰壁,可也差不多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他没有听到之前大家的发言,只是来到康泰乐身边,堆着笑说:“康泰乐,麻烦一下,你能不能向大学管理委员会申请,把学校最强的超级量子计算机借给我们做做数学建模和运算?”

“什么?你疯了,你要借它干什么?”,康泰乐心烦得已经顾不上仪态了。

“银河系有1500到4000亿颗恒星。每颗恒星星系内又有数量不等的行星,行星还有卫星,我们已经进行了详细的物流网络规划,不过在最后一次线路分布计算时,我们的电脑死机了。后来我们又调整小了规模,缩小到距银心1.5万光年的范围以内,结果还是死机了,该死的电脑。哎,所以麻烦你申请一下,把学校的超级量子计算机借给我们十天半个月的,让我们完成我们的物流网络规划数学建模。”

阳明大学的超级量子计算机差不多是目前全太阳系最强大的计算机,平时都是运算的联邦政府最顶尖的项目,每个项目占用的计算时间都规划到以毫秒计,即使这样也需要层层申请审批,哪有兰德布雷基这样轻描淡写就想借用十天半个月的。

我一直坐在离他们三四个位置的地方,听到了他们所有的讨论,没有说话,其实我面对分派给我的工作也是一筹莫展。全银河系的殖民点带给星关法典的是巨量的定义和计算,就是用目前最先进的计算机来运行也是一件不轻松的任务。就算计算量能用技术的进步来解决,星关法典考虑的不光是货物的移动,还有生命种族的迁徙。曾几何时,地球南极的几千万年的细菌解冻后就引发了大面积的地球生物危机,而甄别全银河不同种族、不同环境下的微生物迁徙完全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艾尔克拉芙说的那样,全银河系范围的生命种族迁徙带来的将会一场宇宙生命灾难。

思虑再三,康泰乐也最后不得不低下了头。

大家各自返回了自己的座位,佛沃丁教授走向台前,目光炯炯有神的望向大家。

“生命就是一场战斗,拼着获得能量和物质,拼着生存和繁衍,人类历史就是一场战争史。原始物流脱胎于战争,星际物流同样和战争密切相关。那我们也可以这样来推论:‘如果战争存在,物流也必将存在’。”

教授的这番理论挺有意思,不过也不无道理。

“看跨银河系的物流会不会存在,那我们可以看跨银河系的战争会不会存在。战争的物资运输级别高于一切,而且不计成本。如果战争物资都不能运输,民用物资那就更不可能运输了。借用艾尔克拉芙的‘肥皂泡’理论,从刚才你们自己的分析讨论中,我想你们已经得出了答案。跨‘肥皂泡’的战争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迫切需要的物质,对于另外的生命种族也许一文不值,双方没有争斗的必要,即使碰巧物质都是双方急需的,那最后获得这些物质的损耗和风险都会远远大于获得他的那部分利益。技术会发展,生命会演变,这些只会改变‘肥皂泡’的直径大小。在银河系甚至更广阔的宇宙跨度上,生命都会像漂浮的蒲公英,落地生根,远离母体自生自灭。最终时间漫长和空间的遥远都是矗立在这些肥皂泡之间的巨大厚重的墙,坚不可摧。”

教授的定论让大家沉思良久。

“科学和生命又何止一次的绝处逢生,死亡也是为了迎接生命。联邦第二纪元指挥部已经成立了先锋探索队,他们将在半年以后达乘目前最先进的星舰,跨越奥尔特云,一路深入蛮荒宇宙,永不回头。我已经替你们所有的人都报了名,希望通过今天的讨论你们已经置于死地而后获得新生。愿意去的,请一个月以内到海王星基地报道。感谢你们今天精彩的讨论表现,特别要感谢康泰乐捐献的股份为科学绝处逢生做出的贡献。谢谢大家!现在下课。”

佛沃丁教授面对大家鞠了一躬,抱起他的讲义走出了教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