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丨翻过东达山,顺势而下72拐【辞职西行·七】

一路上对比下来,如美镇的吃住算是hard模式的。毕竟只是川藏的落脚点,不算是一个旅游目的地,旅游服务设施都没这么齐全,权当西藏第一晚的体验吧。

可能是小范哥说过过了稻城亚丁,就不再这么困难了;可能是因为再下一个停留下来的地方,就是拉萨了。5月16号,旅途也过半,我便有一种旅程进入尾声的感觉。不过现在回想,才觉得进藏以后的路程,才是真正“on the way”的公路旅行。

318路碑

早餐在旅馆对面吃,藏区的早餐都是简单的馒头稀饭鸡蛋,也要人均十几块大洋,这是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藏区的物价;过早后,爸爸去旁边的小商铺看了下米价和水果,却发现这两个的价格跟成都差得也不多,当时从成都买了十斤苹果真是失算了。

堵车

早餐后,继续上车前行,走到昨晚太黑看不清的大桥边,才看清是“澜沧江竹卡大桥”。

因为听到其他朋友说出如美的路上塌方,有一段堵车,于是小范哥带我们转到镇上另一座桥,去看看澜沧江。两边是黄土山,但不是连绵的土山,而是很锋利的黄土峰,感觉像是想象中的埃及一样,但是颜色又没有那么单调,路边到桥栏杆上,连着很多的五色经幡,桥头还有很多很多柳树,长期生活在四季树常青的南方,有时候会注意不到柳树这个报春使者,它点缀的如美真好看啊~我猜所谓“西藏江南——林芝”的春天也不过如此了吧。


绿柳点缀的如美


上了国道,发现道路塌方依然没处理好。爸爸想去前面看看,拍几张照片发到家庭群里让大家看看神秘高原的小事也好。好像对于我们这一辈来说,藏区是一个不一样的目的地;但在上一辈来看,特别是有军人情结的,除了雪域高原令人敬畏的美景,还有更多家国尊敬在里面。

小范哥让爸爸注意一下,可能不让拍照。爸爸过了没一会也就回来了,说施工那边对于拍照这个请求,很严肃果断地拒绝掉了。于是他只拍了维修车,和后续补拍了抢修得差不多的公路景。第一次感受到了藏区的严格。

在停车休息的时候,我们在路上走走,拍了好些318的路碑。也跟旁边的驴友聊了会天,发现大家对西藏都是独爱一份。有人去年刚走过滇藏,今年又来走川藏,明年还想走青藏。站在路边的围栏旁,看到有人用马克笔在上面写着“这山真美。”是啊,与南方丘陵小家碧玉不同,跟五岳黄山的名山大川也不同,他们面为黄土,又是雪域上的神明。

东达山

塌方抢修完成后,我们顺利开始了进藏后第一天的旅程。“这往后才是真正风景美得地方,而且越来越美。”小范哥的安利终于准备揭晓了。当天天气很好,一路上人车倒也不多。但是到达东达山,发现有很多骑行者逗留,这是骑行成就达成的一个很重要记忆点吧。大家都拿着手机相机跟东达山的路牌和仿玛尼堆的地标拍照。5000米海拔的日光很强烈,但风很大温度很凉。

藏区的厕所环境都不怎么好,但东达山的卫生间特别一言难尽。真是不知道这种没有常住人口,没有公共驻扎点,但是游客很多的地方,应该要怎么做旅游设施建设啊~

阿彬给我们拍了全家福大合照,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爸爸给我拍的,豪气跨步指东达山路牌的照片哈哈,帅气潇洒。藏区所有地方都被点缀着五色经幡,觉得自己一程旅途都被保佑着。

怒江

下午来到了怒江七十二拐。来之前只是想象肯定很险,却没有想到我们能在观景台一览七十二拐全局。蜿蜒的七十二拐,像鱼刺、像粗布上精心的刺绣。

怒江七十二拐
忽晴忽阴的藏区 永远鲜艳的经幡

顺着七十二拐向下的时候,爸爸直感叹拐弯的弯度和连续下坡的驾驶难度。四个人叽叽喳喳地在车上按不同的规则数着一共有没有七十二拐。小范哥说,他开了这么久川藏线,认真数过三次,每次数出来拐的数量都不一样。

快要驶出七十二拐的时候,两边的柳树又多了起来,也有零星散布的房屋,温度也开始上来了。那时还没到林芝,但我想象中的林芝就是这样子的。

终于到了跟怒江最近的地方。我和爸妈在走来走去拍照,找更险的角度。姨妈看到心心念念的怒江,开心都在安静的和怒江的注视和对话中体现出来,peace。我在玛尼堆旁拍照的时候,碰到两个摩托骑行者,他们在我们之后到,分别给对方拍了照之后,又坐上了摩托车。我打了个招呼:“你们从哪里来的呀?”“济南。”后座的女子介绍说他们是夫妻,从济南出发骑摩托奔成都,然后开始走318。到这时已经30天了。然后他们要赶天黑前到落脚点,所以拍了照就得走了。

夕阳

这天,我看到了最美的夕阳。

在距离八宿白马镇不远的地方,小范哥给我们停了车。看着另一边的怒江,在两边的山间流淌。是的,流淌,比刚才见到的怒江还平缓一些,并不永远这么愤怒。一条笔直而长的公路顺江沿山盘亘,我们就在这里停了下来。

七点多,这是西藏日落的时刻。西边的山遮住了部分光线,山上有重重叠叠的影子。更大一部分是在夕阳的光辉下,泛着金光。真的真的真的太美了。

车上的黄昏


被美呆的我

上车后,夕阳依旧。我问小范哥是否可以连我的蓝牙放歌,于是我开了《平凡之路》《海阔天空》。有些歌,真的是要那时那景之中,才能找到最为其而生的时刻,那个会热泪盈眶的时刻。西藏,就是很多很多内地民谣、摇滚乐的灵感圣地吧。

晚上住在白马镇三江源宾馆,有大大的院子,舒适的房间。真正适应高原后,休息得最好的一晚。

安顿下来以后,九人慢慢在院门口的小镇主街道上觅食。在一个看起来装修和出品都看起来比较精致的饭馆坐下吃饭,依旧川菜口味,依然固定的几样菜品。大家都很放松地吃着聊着,越来越熟悉的人们啊,只还有三天我们共同的旅途就要结束了,一定会想念你们的。我这么想着。

吃饭间有点小插曲,发现我们比原定行程快了一天。才熟悉和珍惜的我,当然不愿意提前结束这趟旅行。还好小范哥建议了我们走墨脱去看看原始森林,扩展了一些了旅程,也算bonus了。

吃完饭散布回宾馆的路上,正是学校下晚自习的时间,爸爸说国家对西藏学龄儿童的政策是全免,只要藏民不闹事,上学的费用都是国家出。街边偶有一些身着制服的警察,国家警力最充足的地区,见识了什么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2018.12.2 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