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无物欲,秋空霁海

图片转自海钓神人赖帅哥

常常看到朋友在微信里晒海钓,景美鱼多,感觉在海里钓鱼是一件极有情调的高逼格嗜好,总想着有一天他能带我去高尚一把。

朋友却说,海钓很辛苦,你受得了吗?我执拗地反问,干过HR的,还有什么苦受不了?朋友听了,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笑声回应我才好,只好说海上没女同志方便的地方,你行吗?我说,我忍着,实在不行你背过脸去不就得了。至此,朋友确认我的确是个缺根弦的汉子,终于答应带我去体验一下。

凌晨3点半,我们驱车启程,从厦门去晋江的海边,我这才意识到朋友所说的辛苦。朋友说,海钓是他放松的最佳方式,又说每次海钓之前的那个晚上他都失眠,打酱油的我不明就里。

放松前会失眠,这道理太深奥。他是个做事较真,追求完美的人,或许在这类人的生活里,任何一件他们喜欢的、投入的事情,都想做到极致,包括娱乐。因而紧张、所以失眠。但对于我,打酱油就是打酱油,三点的闹钟带来的只是睡眠不足,我想象着,躺在鱼排上,遮阳帽盖着脸,暴晒太阳,睡去,那有多豪迈。

5点多,天有些阴,太阳应该已经升起来了,但云很厚,我没能看到朝阳跳出海面的欢悦,也没有看到东方海天相接之处溢满生机焕发的粉橙。朋友有些遗憾,说天气不好,景色不够美,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却不以为然。

镶着金边的阴青色的厚云之下,一只只被菱形格子网包裹着的白色、灰色或长满海苔的绿色浮漂,蔓延在微波荡漾的茫茫海面之上,随波起伏飘晃,凉爽的海风夹着海的腥鲜味道,轻抚在脸上。哪怕是一整天什么也不干,只漂在海上,满眼是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蓝,就足以让我这个初试海钓的闲人,清空一腔郁结,欢快起来。

海钓的讲究很多,我懵懂混沌,混到了十点多,挂了几只红虫,抛完几个长杆,才半猜半悟的搞明白什么是贡蛾,什么是沉底。

船很小,船老大蹲在我前面挖着海蛎,给朋友短杆贡蛾备鱼饵。被船老大掀开壳的大海蛎,飘散出新鲜海鲜的海腥味,有些海蛎肥得很,白嫩嫩的就像生蚝。我实在忍不住了,问船老大,这能吃吗?

“可以,很新鲜。要是有蒜蓉酱就好了。”船老大递给我一个大肚海蛎。

“没关系,海里刚捞出来的有咸味,直接吃就行。”我说着,一口吞了一只,鲜甜滑嫩,实在是天赐美味。我想,吃过海蛎的黄翅如果没被钓上来,应该不会再吃那恶心的红虫了。

海真是神奇的所在。海纳百川,虽川有清有浊,但海能清浊并蓄;海容万物,虽物有洁有污,但海能大而化之。对于接近她身边、投入她怀抱的东西,无论黑白,不管生死,她从不拒绝,也不嫌恶,就那样不惊不恐,不喜不悲地接纳着,用水的柔情慢慢溶化消解,回馈给人类的总是种类繁多的丰富资源,她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源于她与生俱来的自信与博大胸怀。

面朝大海,待不及春暖花开,我们就会因相形见绌掩面而去。我们在纷扰世间,寻寻觅觅,挑挑拣拣,总是期许身处清净之地,巧遇贤达之人。奢望自己投生在一处桃花源,涤清我们经历过活的境况,以此赢在人生起跑线上。这全是因了我们的胆怯和自疑,在我们短暂的生命里,我们的心境常常随环境的变迁起起伏伏,且不要说渡化他人,就是能做到自我救赎也算是仙人一枚了。

在我嚼着鲜美海蛎,想入非非的时候,朋友已经因为贡蛾收获有限开始有些烦躁了,各类小鱼取巧地蚕食着海蛎,与朋友斗智斗勇,不断地挑逗着他的耐性。他曾说喜欢钓鱼,是因为钓鱼可以让他专注、坚持,还说鱼儿很聪明,它们躲在海里,却能猜到手握钓竿的人们在想什么。

这朋友在我众多朋友之中,算是坚韧且聪明之辈了,然而,和生于大海之中的生灵比起来,仿佛还是略逊一筹,这也足见貌似平静的海面之下隐藏着多么险恶的汹涌暗流和生存危机,我们所处的光怪陆离的世道与其相比,或许不过尔尔。

船老大不断提醒朋友,不要急不要急,线再送一下再送一下,但才玩儿贡蛾不久的朋友好像还未能精通此道,在与鱼儿的博弈之中,总是急了一些。到最后,对朋友而言,赶紧用完海蛎饵换沉底钓反而成了比多钓些鱼更首要的任务,船老大也开始一边悠闲地砸着海蛎,一边善意地调侃朋友。我倒觉得这很有趣,朋友的毛躁,至少说明40岁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还是年轻的,离无欲无求、稳若磐石还有些时日。

图片转自海钓神人赖帅哥

船老大很贴心,在朋友改换沉底的时候,也给我们改选了另一片水域。大海就像是一个魔幻世界,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深度,不同的流向、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清浊,孕育的鱼儿是不同的,对垂钓人的机会也是不同的。这不同,或许是从杆杆空挂到次次满钩,鼓舞着你的斗志,也或许是从盆满钵满到颗粒无收,磨折着你的“灵魂”。

朋友算是幸运的,换了钓法和水域之后时来运转,两根长杆母线轮番抖动,加之沉底是他的拿手好活,抬手提竿之间,大鱼小鱼接连不断。上钩率一提高,朋友的情绪也开始大好,双杆齐下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但劳有所得的喜悦还是能让一天的疲乏消消释然。朋友开始自我解嘲,说不该浪费一上午的时间和贡蛾较劲,早应该换沉底下虫虫。

其实海还是那片海,环境、技术、运气、心情,谁又说得清到底是哪个起了根本作用。一大早,斗志昂扬、心气高远,就算是杆杆有鱼,或许还会挑三拣四,嫌瘦嫌小,心浮气躁之下也未必能有多少收获。到了傍晚,人困杆乏,顺其自然,想着有鱼就行,不求肥美,心无旁骛了,反倒可能撞上鱼窝。

已是下午4点时分,海上开始有了凉风,海水和着风微微荡漾,在我这个门外汉看来,和早上比好像没有什么明显变化,至少,相比于垂钓人的情绪波动,今天的海算是平静无波了。

朋友说钓鱼是唯一能让他静一静的事情,这让我想起他的几条微信。在一年之初,他思量之久的愿望,就是在这一年多些时间钓鱼,哪怕是坐在船上架着鱼竿看海鸟。对于一个奔命于生活和事业的40岁男人而言,“浮生偷得半日钓”算是奢望了。船老大却说,都是钓鱼,休闲和谋营生心情是不一样的。

有人说海是“上波下静”,海面随风起伏,碧波荡漾之时,海面之下仍是空灵沉静。人却常常相反,沉着泠静的假面之下常常有个躁动不安的纠结灵魂。我想,垂钓之人,尤其是海钓之人,应该多少都是有些定力的,虽然做不到出世禅定的虚空,但终是能在入世之中做到短时的专注与坚守。这一定是常常亲近大海,受了海的折射和恩赐,才能有这样一种精神,怀着纯净的思想,努力地、扎实地做一件事。

但若想更近一步,像海一样,虽然偶尔波涛翻滚,但更多的时间是愁乐自静,确是难之又难的。海之所以能微波起伏,却心安神定,是因为她广袤而深沉,阅尽了日出日落,看透了风起云涌,习惯了鸟飞鱼跃,历经了千万年的天地变迁,隐逸起于沧桑,安闲源于无欲。

而人,长不过百年,短则数十载,大多“抽刀断水”之徒,钱财仕途、儿女情长,牵绊思虑何止一二,十有八九是欲望超过现实,又怎么轻言“心如止水”。就像今天,和朋友相比,我更安然愉悦一些,只是因为就钓鱼而言,我是玩客,而他更多期许。

船老大启动了马达,要收工了,刺耳的哒哒声打破了海的平静,也搅了多事之人的胡思乱想。“云自无心水自闲”,不为杂然所扰的境界,可望不可即。

有一天不思考
2016.9.4 厦门

上一篇:秋日闲逛 http://www.jianshu.com/p/f8c0d340acd1
下一篇:年近不惑,哼唱一首适合的歌 http://www.jianshu.com/p/03fd6d50544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