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单

同学们都应该已经或者陆续收到成绩单了吧。

记得在加拿大的时候,我很热衷于在网上晒猫猫头的成绩单,因为我称之为“唯一让我可以得到安慰的东西”。猫猫头不是那种很乖巧的孩子,所以他在学校里会给我带了很多麻烦,一直受到老师的批评。这种批评是以每天给的颜色表示出来的。我有学生一上课就会告诉我:今天又得了蓝色或者绿色,总之都是好的颜色;我就会告诉他们:猫猫头从来都是警告得橙色和批评的红色,如果是有绿色的,我们就像“过年一样快乐”。这是事实,一点都不夸大。所以当初还有没学习成绩作为硬指标的时候,猫猫头的分数是很差的。

好在不看成绩脸色过日子的时光是很短暂的,很快猫猫头的成绩单就非常漂亮了。偶尔会在评语部分中会体会到老师对于记录的要求。当然了,还有一些和纪律直接挂钩的成绩就没法保证了,比如说音乐课,比如说体育课。

我晒成绩单的习惯嘎然止于来到美国以后。

我们是讲法语出身的,和本地说英语的孩子还是有差距的,和群里的牛娃更加不能比。虽然时隔了近三年,我再以此为借口好像说不过去,但是不要忘记了,人家可没有站在原地等我们哦。

成绩单还反应了学生的学习习惯。

美国和加拿大学校的区别是,加拿大需要考中学,美国就是直接门口包分配。除非你要去好的私立学校,那是无论哪个年级进去都需要考试的。我们如果还在加拿大,那么5年级要报名,6年级开始的时候就需要参加各所中学的考试。加拿大和美国学校还有一个区别是:美国的好学校更加难考。在加拿大的华人孩子基本上学习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即使不参加什么补习班也都可以进一些好的中学,很多家长为了保险一点,都在6年级之前的暑假给孩子报名上补习班,那排名前几位的私立中学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了。但是美国的学校没那么容易。所以文学城上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加拿大的家长到紫檀上报喜,说自己的孩子考上多大了,等待祝福的同时也等到了一位美国家长的留言“加拿大的大学不是不用学习都可以考上的吗?这有什么值得庆贺的?”

我说了这些话是为了说明,有些地方的成绩单不能说明学生的学习习惯。

但是我手头的猫猫头的成绩单可以。

我的一些学生进入小学毕业班或者升入中学,感觉明显学习开始吃力了,作业大把的。猫猫头也是,我明显觉得我布置的作业不能按时完成了,我开始比以往时候更加期待假期的出现。

不仅是我在课后为猫猫头布置的数学啊英语作业什么的,连学校里的作业有时候都要花费很长时间。其实从5年级开始就已经出现了有几次需要花一个多小时完成作业的情况了,这在猫猫头是很罕见的,因为他作业速度快,而且他会在学校里抓紧时间把作业做完。现在依旧保持这个习惯,但是很少可以在学校里把作业完成的。

我也看过猫猫头的一些作业,除了数学因为有练习册看上去比较正常之外,别的的作业,如英语的做单词卡片,做填字游戏这种,猫猫头做得很仔细很认真,认真得有时候我都想叫他可以敷衍了事算了,这时间可以做多少数学题啊?!而且也不能保证老师都认真看。但是我肯定没有这么说过,再怎样,学校的作业总归是最重要的。

一个人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不能兢兢业业地完成,就不要再做他想了。

猫猫头对于social study感到比较吃力,他甚至还要求我帮助辅导,其实我根本没做什么,只是很机械地拿着他给我的题纲纸,而他还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词地讲着些什么。历史地理这样的文科需要大量的阅读作为基础,如果一个孩子连书都不愿意读,或者看到大段的文字就头痛的,那是会有比较大的麻烦的。我们做家长的说的好听,什么“学历史就是看一个个历史故事”,什么“就像在听故事读故事书一样的”,你们大家学历史这么有心得,当初三加一的时候也没见多少考历史的好伐!

中学的作业中有很多是做一些项目,这样的作业通常给个几天的期限,我之前有个学生三天两头请假,说今天是什么项目的最后期限了,我就对他爸爸说,学校布置这些作业不可能今天布置今天要结果的,之前干嘛去了?

现在轮到猫猫头了。

还好,这样的问题基本上没有出现在他身上。我也没见他怎么赶过。有几次听他口中叨叨的分个几天,每天做些什么的,我觉得自己学会安排还是不错的。

真的,对于猫猫头学校的学习我已经帮不了什么忙了。我认为我们大多数家长都是有同感的,很多进入私校的学生家长告诉我孩子很辛苦,每天作业都要做到10点多,基本上大考三六九小考天天有。进入中学的就更多了。我手头的POWER SCHOOL的APP里每天都有猫猫头的成绩显示,短消息中也会收到一些明天要测验的通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猫猫头刚进学校的时候有些分数不理想,有不懂游戏规则的原因,有不重视的原因,也有本身就比较落后的原因,好在当第一季度结束的时候这些分数已经迎头赶上了,我们大家看着都比较满意。

但是没有休息不能停,后面的又来了。

如果你感觉很被动很吃力,那就说明学习习惯有问题。我的一些学生在我这里上课的时候我就能看到这些问题,比如作业不做,作业乱作。我是没有办法给你零分的,所以你不重视我,我除了对家长投诉之外也别无他法,投诉时间长了家长估计都要讨厌我了。但是这样的态度绝对不是针对我的,所以在孩子平时的学习中也会反应出来。只要没有压力的时候这些当然不会成问题,可是问题在于,就这么来了,于是大人跳小孩叫的。

我还有一个学生,拿着学校的作业来问我,他想要的其实就是一个答案,这样可以去应付学校。我却偏偏要告诉他方法,我在这里扯着嗓子喊了三五遍,这个学生楞是一遍一遍地问我“什么?这里该填什么?”我甚至还告诉孩子的父母应该做些什么相应的措施,可惜父母也没有听。

这个结果,我连成绩单都不想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