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19)

96
傅青岩
2017.08.20 18:41* 字数 3259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 (18)毕业季来临的爱情



(19)浅浅欢畅的梦

大学四年,独来独往的我,因为没和谁攒下什么情谊,在那些校外餐馆喝得醉生梦死互诉离觞的同学,和校园里随处可见拥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过后,将各奔天涯的情侣们羡慕的目光下,拿了毕业证和学位证,毕业典礼一结束便转身离开,乘当天下午的航班回了深圳。

许尹正调休专门跑到深圳去接我,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他长久的紧紧拥抱着我,仿佛我是他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其实我们分开还不到三天,我有些难为情,却任由他抱着没动。

他给我带了一束钻石玫瑰,花束是在路边随手买来的,未修剪的花枝用淡紫色碎花图案的包装纸随意包扎着,拇指盖大小的玫粉色花朵玲珑可爱,密密匝匝的簇满枝头,花还没完全开,些许已开了的花露出一圈小小的黄色花蕊,看上去安静美好。

回东莞的大巴上,许尹正安静得出奇,他温柔地让我靠着他的肩膀睡觉,躺了一会儿觉得他肩膀上的肌肉太硬,硌得我脸疼,便又坐回了自己位置上睡。

听见许尹正笑了笑,将我拉进怀里,让我躺在他肚子上接着睡,我怕压着他胃难受,忙挣扎着要起来,许尹正一只手轻轻按住我的身子温柔的哄着说:“我没事,快睡吧,乖小鹿。”说完抚顺了盖在我脸上的头发,又用他另一只手稳稳的托着我的脸让我不滑下去。

我在许尹正干净略有些粗糙的手心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听话的睡着了。我睡得很香,后来醒了,还眯着眼赖在他身上懒得动,在他怀里拱了拱,想继续睡,却发觉他手指上有些湿湿黏黏的液体,衬衣上也是。

天哪!是我的口水,真丢脸!我尴尬极了,一点睡意也没了,赶紧坐起来把脑袋靠在前排的椅背上,让头发挡住我羞红的脸。

从垂下的发丝缝隙间,眼角的余光看到许尹正像没事一样将沾有我口水的手指在衬衣上随便擦擦,然后将手指抵在鼻子下,强忍着笑了,笑时眼角露出的鱼尾纹像水波一样好看的漾开来。

下车后,许尹正没让我回公司宿舍,拉着我去了他的公寓,其实那儿也是H公司的宿舍,不过只对高级管理人员及工程师提供。

许尹正打开公寓的门,我迟疑着站在门口没进,一室一厅简单精装修的房间,生活设施一应齐全,室内卫生比我想像中要干净整洁,该不会是因为要带我来参观刚收拾的吧。

“想什么呢,程小鹿,你以为每个理科男那么邋遢吗?”许尹正从我讶异的目光中看出了我的心思,将我一把拽进房间。

房间里有菠萝的酸甜芳香气味,厨房外的餐桌上放着一些水果,还有一只白色的大碗,碗里用盐水泡着切成小片的菠萝。

许尹正把我推到餐桌边坐下,“来先吃些水果,这些我都洗好了。”他用牙签扎起一片菠萝递给我。

因为怕酸,我接过菠萝没吃,往阳台外望去,看到远处一片有波光鳞鳞的水域,我跑到阳台上去看,“哇,你这儿可以看到松山湖!”

“这里风景不错,要过来住嘛?我很欢迎的。”许尹正跟着走过来,很自然的把手搭在我肩上你,可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我们同居吧”这样的话,就像聊着今天天气不错适合出去游玩一样自然。

碰到这种被调戏,如果是胖芸一定会用现在的一句流行语“……你妹的”给怼回去,而我从来都说不来这些网络上新潮的词儿,于是我只红着脸尴尬地笑笑, 说:“哪……有什么好看的,西湖的美景我还瞧不上眼呢!”

说完我轻轻绕过许尹正的胸膛,又溜回桌边去吃菠萝,奇怪,菠萝好像也没那么酸了。

许尹正跟着进来,倚在阳台门边,抿着嘴极力掩饰笑意,我知道自己被戏弄了,低头吃其它别的水果不理他。

许尹正笑完后,便去厨房煮饭了,让我又刷新了对他这个IT男的认识。回来路上,他就说去他家里吃饭,他要亲自给我做。

厨房面积不大,却锅碗瓢盆一应俱全,碗筷餐具都很雅致,就是不知道许尹正厨艺如何了。对于做饭,我什么也不会,跟去厨房小看了一会儿,就被许尹正赶了出去,理由是厨房太小,我站在里面反而碍事。

我在客厅里随便看看,所谓客厅其实集合了书房餐厅和过道一体的。

许尹正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又灭了,我看到锁屏壁纸是我在西湖边请别人帮我拍后发给他的照片。

照片中的我站在古朴的曲桥上,身后是一池风姿摇曳的荷花,与远处烟霞里西湖的湖光山色,我穿着皱皱的纯棉布白裙,脸上笑容僵硬,手还不自然的捏着裙边,于西湖的美景显得有点违和,许尹正竟把它作了壁纸,而且后来一直用着。

许尹正的手机牌子和我一样,也是H公司生产的,不只是手机,他还有很多东西,比如平板电脑,路由器,小到蓝牙音响摄像头运动手环和各式耳机都H公司的产品,用他的话说是支持自家货。

许尹正在劝我不要辞职时和我提起过,进入H公司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他和薛向宇一样从基层车间做起,也上过夜班,后来进入研发部后更是经常加班,有时连续熬夜几个通宵,工作压力很大,但还是一步步坚持做到了现在的高级工程师。

他和我讲这些经历时,没有半点抱怨在H公司初期时过得艰苦,更无成为H公司高层后得意炫耀的意思,相反流露出一种奋斗拼搏的豪迈之情以及对以H公司为骄傲的自豪感。

我想他一定是把H公司当成自己的家了,所以才会以这个家为荣,并为了让这荣光继续闪耀更璀璨的光芒而不息的奋斗着。

正拿着一个精致的蘑菇形状的微型音响出神的时候,许尹正从厨房出来了,他去冰箱拿东西,“小鹿,还困吗,要不去我房间再睡一会儿。”

本想说不困,可嘴巴却打着哈欠出卖了我,但一想到他的房间,睡他的床上,连忙下意识的摆手拒绝。

许尹正不顾我反对,手里拿着块五花肉走了过来,用胳膊把我带到卧室门边,说:“空调遥控在床头柜上,自己打开。”说完转身又去了厨房。

卧室的陈设简单干净,一张清水漆原木材质的床和同色系的中型衣柜,床头的墙上挂了一幅由很多个黑自方格组成的抽象画,画里的黑白方格像是组成了一条有很多个门却永无止尽的婉延长廊。

看了一小会儿,我觉得头晕眼花,便不再去看它,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知许尹正的大脑是怎么构造的,挂这么一幅怪异的影响睡眠质量的画在卧房里朝夕对着,看来学理科的他应该是个怪胎。

虽然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但我还是有点可笑地嗫手嗫脚爬到许尹正清爽平整的床铺上,床单和枕套是蓝白格纹相间的冷色调,很符合许尹正IT男工作时严谨内敛的的性格和审美标准。

躺在这深蓝色的床上,床单和枕巾上都散发着许尹正的气息——在他身上闻到的青草清新味道混合男性体味的气息,我害羞的将脸埋在枕头里偷偷乐着。

卧室有一点不好,没有窗户,有些闷。开了空调,将遥控重新放回右边的床头柜时发现床头柜的抽屉没有关闭严实,想重新把它关好,向里面却推不动,我拉出来打算调整好位置再重新关上,却看到一只藏青色的帽子被揉的皱巴巴的躺在角落里。

看着有些眼熟,把帽子拿出来恢复原形,竟是第一次和许尹正从深圳回东莞时,他在天桥上买的情侣棒球帽其中的一只,而另一只粉色的我一直以为他应该是给韩娜娜的,却硬要塞给我,被我一吃醋生气给扔了,好在它现在还在胖芸那里。

很多事情豁然明白了,我心里还有那么一丢丢的疑虑和忐忑等幽暗情绪也没有了,我捂着脸偷笑,原来他说在木棉花树下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上我了是真的,呵呵,这就是一见钟情!

我为新发现的秘密兴奋了一阵后,在这陌生却感觉安心的床上睡着了,还做了个浅浅的欢快的梦。

梦里下了一场大雨,电闪雷鸣,很是热闹,我却没有一丝害怕,甚至有些欢欣雀跃。梦里撑着许尹正买给我的淡紫色雨伞,独自从马路上走过,或明或暗的光照在已有积水的路面上,密集的雨滴落入水面激起一片片白色的小光亮,像很多活泼的小鱼儿在跳跃着。我置身在这雨的海洋里,看着这无数的小鱼儿在我脚边跳过,转眼又湮没于海洋之中。

醒来时吓了一跳,许尹正侧躺在我旁边,身上的绿格纹围裙已取下来扔在了一边,此时正用手撑着脑袋用一双温柔迷离的眼睛望着我,另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我腰间,这可是在他床上,我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在向我靠近。

看到许尹正性感的薄唇微微翕动着时,我赶紧翻身下床,却因动作过猛掉了下去,而许尹正也在床上扑了个空。

未完待续……


近来关注木棉花树的简友多了很多,谢谢大家!其实现在这些章节发布出来时,我觉得特别难为情,谈恋爱的情节显得有些傻乎乎的,第一人称弄得青岩自己很尴尬,写时不觉得,现在倒是难为情见人啦,哈哈……

作品目录

下一节(20)你洗碗的样子都这样好看,很虔诚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