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借条

“听说张老千的工程款下来了。”这天王大婶急匆匆的赶回家给丈夫说。

“真的?你可没有听错?”王大婶丈夫有些意外的问道。

“千真万确,我遇到老李了,他已经去张老千那里要回了借款。”王大婶说道。

“那咱们可得快点去要钱,都2年了,咱也去要过好几次了,他总是说工程款还没有下,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耍滑头了,你赶快把那个借据找出来。”王大婶丈夫说道。

“是啊,这次可一定把钱要回来,咱们还有3万利息呢!”王大婶边说边去了里屋。

这个张老千是他们同村出来的,因为打牌的时候喜欢作弊,就被人称作张老千了。他一直在干些小工程,也发了些财。前年的时候,他承包的工程出了些问题,于是找了几个亲戚和同乡借钱最后才弄好,当时借钱说好的半年归还给15%的利息,但现在已经过去2年了。

“找到了没有啊,那上面可是白纸黑字的借据,还有双方按的手印。”王大婶丈夫说着也进了里屋。

“哎哟,我明明是放这个鞋盒子里面的,怎么不见了呢!”王大婶有些惊慌。

“什么?不见了!我的老天爷,这可是20万呐!”王大婶丈夫也急忙过去翻找。

夫妻俩从下午到晚上,翻遍了家里的各个角落,但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借条。

“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呜呜呜...”王大婶感到很绝望,坐到地上失声哭了出来。王大婶丈夫见状也很无奈就坐在她旁边安慰她。

“咱们明天还是去找张老千,我不信他就赖掉这些钱,大不了咱们不要利息了。”过了一阵王大婶缓过来后对丈夫说。

“哎,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但你也不是不知道张老千的为人,打牌都经常出老千的,如果咱们没有借据,万一他不承认怎么办。”王大婶丈夫说道。

“对了,你妹夫不是在镇上经常帮人处理邻里纠纷的吗,说不定他有什么办法。”王大婶对丈夫说。

“嗯,这倒也是个主意,我妹夫这个人倒是很活络的一个人。”王大婶丈夫说。

第二天,王大婶和丈夫就去了妹夫那里告诉了事情的经过。

“当时是给的现金还是银行转账?”妹夫问道。

“是现金”王大婶回答道。

“嗨,你们也真是的,如果是银行转账,都还可以从银行找到证据。现在你们什么也没有,万一张老千看你们没有借据抵赖,还真是不好办了。”妹夫说道。

“那可怎么办?”王大婶夫妇两面面相觑,难掩失望之情。

“我再想想,我再想想”妹夫低头沉思。

“有了,你们打一个电话过去,这样去说...”妹夫给王大婶夫妇说了自己的主意,并交代了一些细节,还让他们在自己面前演示了几遍。

“喂,张老千吗,我可听说你的工程款下来了啊,这次你再推脱,我就到你家住着不走了。”王大婶丈夫随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张老千。

“哟,老哥,您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昨天工程款刚下来,您就知道了?”张老千说道。

“啥也别说,明天准备好24万,我们上门来取。”王大婶丈夫大着嗓门说道。

“啥?24万?当初说好的是15%的利息,算下来一共23万,咱张某人说一是一,你可别敲诈我。”张老千说道。

“喂,张老千,当初不是说好的20%的利息吗,怎么着,你想抵赖吗?”王大婶在旁边拿过了电话,大声的质问张老千。

“我可有字据啊,咱们当时借款写的白纸黑字,还按了手印,你们两口子休想讹诈我。”张老千此时已是不快。

“明明说好的20%,你咱就耍赖了呢?”王大婶继续大声责问。

“你等着,你等着。”张老千挂了电话。

“叮”,过了一会儿,王大婶丈夫的手机来了一个微信消息,里面是一个图片,正是当时一式两份的借条,上面有签字,有按手印。

“叮”,王大婶丈夫的手机又来了一个消息,“我告诉你们,想讹我,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