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千元征文|时盘上的拾荒者

文|夜猫症候群患者参赛编号:1156

毕业将近一年,慢慢涉猎入旌旗飞扬厮杀捶打的职场生活,我却始终克服不了直面生活的胆怯,也脱不掉学生腔的稚嫩。

马路上的车流翻涌,地铁上、公交车上、钢筋混凝土堆砌起来的大厦间人头攒动,夹杂着鼎沸的人声。

一整天面对电脑拟定完6份合同以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后脖颈的酸痛难忍,好似瞬间闲暇下来的空隙,身体便被拧开了某处开关,毛细血管将痛感传达到脑袋里,抗议着因为忙碌而被忽视弱化的感官机能。

这个时候,我看到屏幕右下角微信头像闪烁不停,点开来看,发现好友发送过来的结婚请帖。

在温柔女声浅唱的背景音乐声中,我看到了闺蜜身着婚纱面露温柔,含情脉脉注视着眼前的那个人,瞬间喜悦袭满心头,为她即将大婚而感动得热泪盈眶。

一路兜兜转转,她等了他7年。这期间,我和她一起品尝着感情心事历程中的酸楚往事。直到此刻,我才看到她那看得见的幸福。

擦了一下眼泪,我连忙恭喜她和他最终战胜了7年的爱情长跑,步入婚姻殿堂。从此以后,他们终于可以安度平和的生活。风声浪花,夜空繁星,现在,再也不会有什么能引诱他再到浩渺的太古天地去流浪了。

不过,唯一感到气馁的是,当年我们曾预言30岁之前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我还信誓旦旦地坚定自己不婚主义的立场。当自己身边的伙伴们一个个都顺利地结婚生子的时候,我也一语成谶,成为了流水婚宴席上铁打的独身者。

时光刻盘上的指针滴答不歇,我们被推着往前走。曾经那些蹦跶欢脱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姑娘们,如今一个个都心甘情愿地为他人洗手做了羹汤。我们不再天真的畅谈理想,而是沉浸在柴米油盐的饭桌旁闲话家常。

生活的一地鸡零狗碎终于战胜了白衣胜雪的梦想。

曾经成群结伴而行的队伍在时盘上散失零落,捡拾回忆的人终将成为孤独症患者。

我望着身旁的伙伴们铿锵有力地去奋斗,直到事业有成,直到家庭圆满,直到终成长为期许中的人生赢家模样,然后又看着自己在原地蹒跚逗留,不想奋进而上,如鸵鸟般将头埋进羽毛里,拒绝成长,瞬间悲凉和自我怀疑溢满心头,抑郁因子增发,时时刻刻在脑海里提醒着自己是一事无成的失败者。

到头来,我终成为了岁月里拾荒的人-----清贫不堪,身无长物。

一路捡拾着那些爱而不得,得而复失的往事,那些生离死别,孤身一人的过往。怅然低闷的情绪反反复复,在时盘上即便翻身打盹也会见缝插针地无孔不入,提醒着被不如意的人生羁绊难捱。

直到我下楼扔垃圾时邂逅了一位生活里真正的拾荒者。

那是怎样的一位形同枯槁的瘦弱身躯啊。她在垃圾桶里认真翻检着,身旁是一辆破旧生锈的三轮车,车兜里堆满了人们废弃的报纸,塑料瓶,纸箱子,塑料泡沫......

“姑娘,请把你手里的纸箱子给我吧。”

我看到老人满脸褶皱的挤出来意思祈求的目光,赶紧把杂物扔进垃圾桶,空出纸箱递给了她。

她如获珍宝般将废品整齐的放在车上面,又继续在难闻的垃圾堆上翻检着。

我看着这位老人拾荒的背影,不禁鼻酸,开始反思和审视着自己不足为人道的失落情绪,才发现了,被生活刻薄对待的,又何止我一个人呢?

那些身处水深火热中被煎熬着的人比比皆是,我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失落着怨天尤人?我们都在匆忙赶路,包括我怀着嫉妒心理另眼相看的那些人生的风生水起,其实是他们努力生活的印证,只是有些人看起来举重若轻罢了。

如果岁月承平未曾被风吹起波澜,那么只是经历还不丰厚。从来没有平平坦坦的生活路径,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是自己所能承受的还不够重。所有表面上看起来略显跌宕浮沉的过程,其实都是命运为自己所补的功课。它们让我看见了,自己在生活面前真实的模样,以及深陷的这个世界。

寸铁千元征文大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睡不着,谈个恋爱不开森。要不要早点断呢!果然不适合谈情说爱(⑉°з°)- 男票太小,不会哄人!而且还特别坑!最重要...
    七月鬼灯檠阅读 170评论 1 0